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碰撞 一

章十九 碰撞 一

  雨林深处  库比雷忽然一抬手  身后跟着的几十名战士立刻停了下來  刹那间已找好了掩护  过了片刻  前方传來刷刷声  显然有整队的人正在雨林中移动  转眼间  一个满身彪悍之气的男人就拨开灌木  走了出來  他皮肤黝黑  鼓胀的肌肉几乎撑爆了战术背心  脸上涂着油彩  头上包着迷彩头巾

  一走出灌木丛  他立刻停下  警惕地看着周围  并且向身后打了个手势  于是雨林中人影闪动  十几个矫健的身影闪到树后

  为首的这个男人拔出腰后的短刀  慢慢蹲下  手拨了拨地面的杂草  拿起一片破碎的布片  仔细看着  他猛然抬头  刚张嘴想要叫喊  一根长鞭已无声无息地袭來  如毒蛇般绕在他的脖子上  喀嚓一声绞断了颈骨

  雨林中即刻枪声大作  更多的战士矫捷地在丛林间穿行  短刀匕首交击的声响更要多过枪声  战斗激烈而短暂  几分钟后厮杀的声音就逐渐平息  库比雷在雨林中如黑熊般穿行  将几个逃跑的敌人一一击杀  这场战斗  他付出了一条生命和四人重伤的代价  全歼了对方二十人的战斗小队  但这种战绩并不能让库比雷满意  因为在人数两倍于对手、队伍中还有三名副官的情况下居然会有死伤  伤亡來自于对手默契的配合以及出众的战术素养  而非强力的能力

  下属的战士把战死对手的尸体都拖到了一起  并且清缴了他们身上的武器和弹药  库比雷在一名身体魁梧战士的尸体旁蹲下  徒手撕开了他的战术背心  看到了锁骨下烙印着的交叉掷矛图案  轻轻地出了口气

  是高地猎手  德巴约元帅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之一  难怪这么难对付  只不过这片雨林在希罗尔城西  距离德巴约元帅驻地还有好几百公里  库比雷沒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元帅的军队  脸色显得十分阴沉  作为曾经的领主  他可不认为自己带着这些松散的边疆战士们能够和德巴约的精锐战士相提并论  而且元帅手下那些高阶武士如果出现的话  库比雷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苏的命令非常清楚  库比雷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违抗或者折扣  他很明白  作为换取强大能力的代价  苏已经成为他不可违抗的主人  只要他有不臣的想法  那么立刻就将面临基因崩解的危险  不止是库比雷  凡是接受过苏以自身血液强化过的能力的人  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題  接受苏的血液后  他们的身体内都有了细微的改变  库比雷毫不怀疑苏有这个能力给自己种下点什么  和德巴约元帅的部队战斗起码还有希望活下去  背叛苏的下场肯定是死亡  而且很可能过程很漫长

  这时一名副官來到库比雷身边  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库比雷转头一看  见远处一块空地上躺着三个重伤员  他们不断呻吟着  巨大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包扎  可是鲜血很快就浸透了白布  显然  他们已经无法战斗  甚至连行军都做不到  即使治好  也很可能会留下残疾

  库比雷脸色阴沉  用大拇指作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这个时候  他不需要累赘

  这时  远方突然远远传來阵阵爆炸声  相隔很远都能看到一道熊熊火柱升上天空  密集的枪声隐约传來  但很快就淡了下去

  库比雷脸色有些奇特  呸的一声吐出一口浓痰  喃喃地说:“他妈的  那个玩火的小娘们能力又增强了  ”

  雨林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不时有野兽凄厉的长号响起  在树梢林间不断回荡着  库比雷对这些号叫并不陌生  知道是苏身边曾经出现过的那些狼一样的奇异生物发出号叫  他更知道它们有着可怕的智力  甚至库比雷都在怀疑这些狼比自己都要聪明些  库比雷当然知道生物兵器是太阳神庙最重要的秘密  但是他从沒听说过哪种生物兵器会比人还要聪明  雨林中迟早会成为这些狼的天下  现在不确定的只是时间  而时间由它们的生殖周期而定

  它们是两年还是三年成熟  一胎产几只  这种数学问題不是库比雷的长项  但是哪怕生育力和普通的变异狼差不多  那也足够惊人了

  听着声声狼号  库比雷又多了些面对德巴约元帅精锐部队的信心  只要不出这片雨林

  在雨林深处  烈火生生在密林中烧出一块死地  上百株大树都被烧焦  地面上的灌木和树藤更是无从幸免  几十只小动物的尸体已成焦炭  但更多的则是十几具姿态各异  显得极为痛苦的尸体  地面上有些地方仍是余焰未尽  不断冒着缕缕青色烟气

  叶莉婕倒在一棵树下  脸色惨白  艰难地喘息着  她用手紧紧捂着腹部  但血仍不断从指缝中涌出來  她的裙子完全烂成了碎布条  露出两条修长的腿  只是左腿上多了几个弹孔  其中一个正好在膝盖上  所以小腿翻转了一个很不自然的角度  每一下呼吸都会带來难以承受的痛苦  但是她就这样静静坐着

  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突击步枪声  接着是一声清脆的手枪声  然后就安静下來  片刻后  老人拖着一具尸体走了过來  手中的银色小手枪枪口还有余热

  “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了  ”老人说着  从怀中取出一幅地图看了看  又说:“我们可以有两天时间休息养伤  周围几十公里内应该沒有其它的猎狗了  ”

  叶莉婕已经说不出话  只能勉强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  双眼中泛起一丝碧绿光芒  口唇微动  无声地说了些什么  几分钟后  两人头顶的枝叶一阵响动  一头霍尔奎拉从树顶跃了下來  这是最早一批霍尔奎拉之一  身体结构和后几代同伴沒有什么不同  不过眼中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虽然霍尔奎拉的智慧可以和人类相比  但知识也是需要时间学习的  它走到叶莉婕身前  仔细看着她  再用力嗅了嗅  抬头发出一声长嗥

  雨林中传出嗡嗡声  上百只雷古纳飞了出來  和正常雷古纳稍有不同的是  中央十几只雷古纳的腹部要大得多  飞行也显得很不灵活  和周围那些杀气腾腾的雷古纳大为不同  这十几只雷古纳落到叶莉婕身上  一只只自动寻找伤口  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她腹部恐怖的伤口更是一次性钻进去四五只雷古纳  沒过多久  几只雷古纳就爬了出來  口器中钳着一颗颗弹头  它们把弹头吐掉  然后咬住伤口上的血肉  不断注入包含着人体所需所有营养物质以及极高能量的体液  腹部迅速干瘪下去  当它们吐空腹液后  就晃晃悠悠地飞起  消失在雨林深处

  叶莉婕伤口已不再流血  血肉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生长  她的脸色也变得红润得多  霍尔奎拉看到这些  才低吼一声  一跃而起  转眼消失  老人这时才走过來  把叶莉婕的小腿扶正  然后用从敌人士兵军服上切下來的布条将她身上的伤口缠紧  这个过程很痛  其实众多雷古纳为她治疗和修补身体的时候更痛  不过从始至终  叶莉婕都沒有呻吟过一声  殊死战斗得到的是大量进化点  而她身体的潜力早已开发到八阶  进化点数量足够  一个个新能力就会自行生成  这些天  除了必要治疗的时间  她几乎是毫不止歇地寻找德巴约的部队加以袭击  而她战斗时的疯狂  就连库比雷都为胆寒

  她身上或多或和沾染了苏的气息  因此进化点获取的速度也要比普通能力者要快得多  只是成长的过程过于痛苦  非人能够忍受  直到现在  见惯无数风雨的老人为她处理伤口时  偶尔双手也会颤抖

  殊死的搏杀  时时在希罗尔城周围上演  而玛卡城则象陷入了迷雾  再也沒有一点消息传來  希罗尔城派出的大军就象凭空消失了一样  至此  帝国高层都知道卡诺萨大公恐怕已经出事了

  在迷雾般的玛卡城  一连几天  苏都坐在金字塔的最顶端  不说也不动  在天色好的时候  玛卡城的居民只要走出家门  都可以看到金字塔顶端的身影

  不知怎么  苏在的这几天  玛卡城居民人人都心神不宁  似乎有什么极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除了那些得到明确命令的人外  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边的工作  躲在家里  他们不是无所事事  而是惶惶不可终日  苏并沒有让人专门守卫出城的道路  玛卡城也沒有城墙  居民想要出城的话非常方便  可是却沒有一个人敢出城一步  似乎距离不远的丛林中隐藏着什么非常恐怖的怪物  夜晚很安静  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无法入眠  在人们眼中  每个阴影中似乎躲着什么东西  正在用力挣扎着  想要爬出來  只有累到极处  人们才能够睡上一小会  却又往往会在恶梦中尖叫着醒來

  夜里是有士兵巡逻的  在城民眼中  巡逻兵们的动作也变得非常诡异僵硬  而且落在地上的影子往往和他们本身对不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