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碰撞 三

章十九 碰撞 三

  苏奔跑的绝对速度并不是很快  但从未停息  沿着笔直的路线一路奔向希罗尔  不惧任何地势险阻

  他穿过雨林  渡过大河  又经过在陡峭的山壁上攀爬  进入高原  视野中终于出现了希罗尔城

  在接近希罗尔城时  苏也遇到过小小的阻碍  那是两个达到八阶的强悍武士率领的五十名精锐战士  整齐的军服和高超的战术素养说明他们出自帝国某支王牌部队或者是某位大贵族的精锐私军  然而苏却并不关心他们的出身來历  而是直接投入了战斗  因为他们正好挡住了苏的路

  三百六十个思维中枢让苏在战斗中能够同时处理更多的信息  在监视每一个敌人和实现在自身细胞级控制的同时  甚至还可以无聊地考虑一下风向和温度对战局的影响  而极限发动距离被压缩到十米的极速突进威力更是大到不可思议  当苏从队伍正中穿过时  一瞬间拉出十几个残像  每个残像姿势各异  全是各种斩杀的瞬间  而且清晰地凝停在空中  当残像破碎时  整整二十名战士就失去了生命  只有两名高阶武士勉强看清苏以不可思议的高速连续变向十几次  从队伍的一端凿穿到了另一侧  当苏穿过队伍时  所有的战士根本沒有任何反应  他们还都在看着苏起步的方向

  接下來连续两次穿凿  整支队伍包括两名高阶武士都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而对苏來说则是又得到了二十个进化点  他现在多了一个十分特殊的能力:完整利用  通过充分的数据运算分析  可以最大限度从战斗与杀戮中得到进化点

  屠灭这支队伍并沒有放缓苏的脚步  却意外地救了雨林中奋战的队伍和叶莉婕  拥有高端武力的小分队本來是被派入雨林去剿杀在希罗尔城周围作乱的叛军

  苏并沒把路上的小小插曲放在心上  重新开始了奔跑  强劲有力的蹬踏让他看起來象奔驰的骏马  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不过在他腰间挂上了两把长达一米半的斩刀  那是两名高阶武士的专用佩刀  重合金铸就的弯刀每把都有着五十公斤的重量  挥斩时威力无穷  虽然重量太轻  不是很合手  但却比重斧更加能够发挥出苏的战斗力

  奔跑中  苏的视线已盯上了盘踞在半山腰上的太阳神庙

  首先要突击太阳神庙  从那里很有可能得到关于使徒的线索  这是本能提供给苏的第一个建议  或者说命令  因为苏无从选择

  使徒是什么  其实本能也不是很清楚  只认为是某种类似超级生命体的存在  苏已经发觉自己对使徒有着一种神秘且天然的敌意  而且完全说不清來源  不过在本能看來  这却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因为在这个星球上  最终所有的超级生命都会是苏的敌人  至于原因  则是因为超级生命的本能

  希罗尔城很大  规模是玛卡的一倍多  要进入太阳神庙得穿城而过  不然就要绕上几十公里的大圈  苏并未减慢自己的速度  也不打算绕路  而是笔直对着希罗尔的城门冲去  守门的武士远远的就看到了苏  一边高声警告一边敲响了警钟  然而苏骤然加速  如一阵风般从武士中掠过  当他在百米之外出现时  几名守门武士才缓缓倒下

  血在绽放

  希罗尔城很快沸腾起來  大半个城市都知道了有人入侵  而且是一名超级强者  少数自由民战士恰好挡在苏的前进路线上  出手试图拦截的下场就是变得和守门武士一样  那些离得比较远的自由民根本追不上苏的速度  等到大半个城市都开始骚乱时  苏已经走入神庙的大门  在他身后  两名肌肉分明的神殿武士正捂着自己的咽喉  一脸的惊恐  慢慢软倒  血很快从他们的指缝中汩汩流出  顺着胸膛流下  在地面上积出一个红色的水洼

  依山而建的太阳神庙是层层阶梯型的金字塔建筑  在正门之后  是一座上千平方米的巨大空间  整个空间居然沒有一根支柱  显示了建筑上的高超技艺  门内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步入大门后  苏立刻就被炽热的气息包裹着  如同被几堆大火同时炙烤  神庙内的空气中透着一股浓重的硫磺味道  如果闭上眼睛  还会错以为站在某个火山口上

  苏反握着双刀  一步步向大厅中心走去  脚步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着  刀锋则拖在地面上  与粗糙的岩面不断摩擦  发出沙哑刺耳的声音  大厅空无一人  在全景图中  散发着强大生命能量气息的十名红袍武士此时都集中在神庙顶层  而几百名各类武士和神职人员也在上层集中  杂役和奴隶们则都呆在地下一层的几个大房间中  苏所在的神庙一层  竟是除了两个守门神殿武士外  一个人都沒有  太阳神庙内部一切井井有条  显然已经作出周密安排  就等着苏來的样子

  然而  在这个大厅中真的沒有人吗

  苏忽然停下了脚步  凝视着前方  在他的视线中乃至全景图内  沒有看到任何异常  可是却有一滴水珠就在几米外的地方凭空出现  下坠  然后掉落在岩石地面上  绽放出一朵皇冠般的水花  再被干燥的岩石完全吸收  看到水珠的瞬间  苏已经得到了它的成分信息  并且知道那是人类流下的汗水

  苏想起了具备隐形能力的黑袍  可是所遇到的两个黑袍武士在全景图中气息虽然比普通人要微弱模糊  却也逃不出追踪  但是此时此刻  全景图中却是一片空旷  根本沒有感知到任何生命气息  在整个一层大厅  不要说大点的变异生物  甚至连昆虫都沒有几只  然而  那滴汗水  却是真真实实地凭空突然出现  如同从另一个平行空间直接穿行到这个世界

  一把长刀在苏的右手中旋转了半圈  从反握变成正握  苏停下脚步  环视着空旷的大厅  似乎四壁上那些风格粗犷原始的壁画都活了过來  一个个厮杀或者狩猎中的勇士正在冷冷地看着他

  苏的身后空间突然扭曲  一把朴实无华的短刀就此出现  刀身暗淡无光  甚至还可以看到斑驳的锈迹  似乎已经很久沒用了  刀无声无息地插向苏的后腰  刀锋则包围着一层无形的波动  让它的影像变得有些模糊

  直到刀尖触到后腰的肌肤前  苏都是一无所觉

  坚固的齿轮骨骼、强韧的皮肤和有力的肌肉都沒能阻止短刀  短刀在破入瞬间  所有的阻碍都被刀身上附着的高频震动破坏粉碎  就连半金属化的骨片都不例外  刀身刺入大半后  刀锋上附加的力量骤然爆发  凶猛的能量冲击可以将九阶以下任何能力者的内脏全部摧毁

  但是苏的体内  百分之九十的空间仍然是消化腔  食物经过喉部时被粉碎成细小颗粒  喷射进消化腔中  再在高温下燃烧  以热能的方式供应身体必须的热量  所以爆烈的能量一冲入消化腔  就与空腔中旋转燃烧着的焰团混合在一起  至多对腔壁隔热和吸收能量的组织产生了一点压力

  “咦  ”大厅中响起了一声低微的惊讶  袭击者显然发现刀锋上传來的感觉完全不对

  一双长弯刀突然动了  闪电般劈入短刀后方的虚空  而苏腰部的肌肉骨片收缩  试图锁死这把短刀

  短刀毫无阻碍地收了回去  高频震荡的破坏力强到了瞬间粉碎骨片的地步  一离开苏的身体  刀锋就彻底消失  再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苏弓身向前  保持着反臂劈斩的姿势  直到短刀的气息彻底消失  才缓缓收回长刀  看到左手刀锋上的一抹鲜血  苏笑了起來  将长刀拿近  舔去了刃锋上的鲜血

  依然无法找到袭击者的位置  这还是全景图第一次失效  也是苏第一次在战场上处于信息劣势  神庙中的硫磺味道越來越重  隐约的沉重压力层层袭來  让苏的额头也渗出了汗水  厅壁上的壁画真实感更加强烈了  甚至可以让人感觉到勇士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和血腥味道

  就在苏晃了晃头  甩掉从眉毛上滚落的一滴汗珠时  旁边突然出现了一声轻响  用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  那是一枚碎石  正在地面上滚动着  问題是  它是从哪來的

  苏的注意力移过去的瞬间  短刀再次在虚空中出现  这一次竟然是斩向苏双腿之间  和第一刀一样  这次也是直到刀锋快要触到身体时苏才有所察觉  然后长刀发出凄厉的呼啸  向短刀后方发起疯狂的攻击  苏连斩五刀  才停了下來

  短刀将苏下身所有男性器官彻底粉碎  在能力者身上  这种伤不致命  但会削弱战斗力  而且被彻底粉碎后  除非是有着极为强力的肌体再生能力  负责将不可恢复  因此对大多数男人來说  这是致命的一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