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碰撞 四

章十九 碰撞 四

  苏静立着  血正顺着双腿流下  在岩面上积成了一滩浅浅的水洼  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壁画有些异样  似乎画上的那些勇士们正在看着他  诡异的感觉出现瞬间  苏已将看到的壁画和记忆中的影像作了对比  居然发现画中果然有十几个勇士转了头  正盯着自己  苏心中一惊之际  虚无中那要命的短刀再次出现  这次刀锋所向居然是苏的屁股

  袭击者的手段不光阴狠  而且越來越下流  面对这样的敌人  绝大多数能力者都难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短刀如愿刺到了目标  但切入的感觉却和袭击者的预期有非常大的不同  而苏的身上骤然散发出一团炽热气息  他的动作频率更是加快了三成以上  双刀如狂风骤雨般向虚空中斩去

  这一次苏斩击了整整二十刀才停手  双刀刀锋上都挂上了淋漓的鲜血  而在这期间短刀还不得不再次浮现  挡去了其中的一记斩击

  苏恢复了安静站立的姿势  仿佛不曾受伤也不曾出手过  脸上沒有任何痛苦、愤怒或者是屈辱的表情  只有双刀刀锋一前一后点在地上  刃锋不断震颤着  发出低微的啸叫

  大厅内更加炽热了  温度已经上升到了八十度  硫磺味道已经浓到可以让低阶能力者中毒的地步  壁画上的画面一变再变  那些勇士们已纷纷活化  摆出各种冲锋斩杀的起手势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  他们还只是些画中的人物  但这诡异的一幕让人不得不怀疑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彪悍的战士就会从壁画中冲杀下來  就算他们出不來  上百道恍若真实存在的饱含敌意和杀气的目光也足以让人心慌意乱  至少也要提高戒备

  滚滚热浪正从苏的身体内部毫不停歇地涌出  向四面散溢开去  如果以红外视觉观察  会发现即使在大厅这么炎热的地方  苏的身边依然是一片耀眼的白光  苏的大脑中  所有思维中枢都在全速运转  而由此产生的大量热量则被高效的散热体系排出体外  整个大厅的空间都已建立起座标系  以厘米为单位  海量的数据正在被高速运算着  当初在安息之地时燃烧自己、掌控一切的感觉又有部分回归

  对于这个对手  苏已有所了解

  “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应该激怒我的  ”苏平淡而冰冷地说着

  他的声音依旧富于磁性  悦耳动听  但是结合了那种仿如非人般冰冷的语气  却只会让人觉得心底暗生寒意  自进入神庙以來  这还是苏第一次开口说话

  仿佛是对苏挑衅的回应  短刀又出现了  这次袭击的目标是苏左腿的膝关节  如果命中  基本上可以废掉苏的移动能力  至少袭击者应该是这么想的

  和前面几次一样  短刀浮现后是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切向目标  直到碰到苏的宽脚裤之前  它都无法被察觉  而等苏察觉到时  已经完全來不及闪避了  除非他有十阶以上的速度和敏捷  才能够在刀锋及体后及时完成闪避动作  刀锋上附加的高频震荡可以在瞬间造成恐怖的伤口  所以看起來只是轻轻巧巧沒多大力道的一划  运气好点的话完全能切掉苏的小腿

  然而  短刀刚刚出现  苏左手反握的长刀已骤然飞起  苏的正前方亮起闪电般耀眼的刀光  然后是大蓬血光

  大厅中响起凄厉的惨叫  一颗头颅从虚空中浮现  跌落在地上  不停滚动着  直到被苏一脚踩住

  这是一个女人的头  有着奇特的淡蓝色长发  此时精致的脸孔已经因为痛苦和恐惧而变得扭曲  她的唇是刺眼的猩红  仿佛涂了鲜血  而瞳孔深处也是翻涌的血意  即使被踩住  她也沒有放弃  凄厉的叫声中  嘴里突然伸出四根长长的犬牙  狠狠向苏的脚咬去

  这一口咬了个结结实实  犬齿几乎齐根沒入  滚热的鲜血不住顺着中空的犬齿被吸入  而她的血液也顺利注入到苏的身体中  总而言之  一切非常顺利  顺利得超出她最乐观疯狂的想象

  短刀再次出现  斩向苏踩着头颅的右腿  然而双刀在同一时刻飞起  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绕着面前的虚空闪移一圈  不知同时挥出了多少记斩击

  立刻凄厉的叫声再次在大厅中回响着  不过这一次是二重奏  虚空后的存在和地上的女人头同时发出惨叫  大蓬大蓬的鲜血更是一团团次第爆开  构成数米方圆化不开的血雾  各种细碎的血肉与零件不断从虚空中抛出  散落到各处

  同时壁画上画面也在不断扭动变化着  似乎和大厅中的声音相合  勇士们也在无声号叫着  他们看起來极为痛苦  以至于有些人连从不离手的盾牌和武器都扔到了地上  身体前仰后合  甚至扭曲成不是正常人类能达到的角度  勇士们的身上不断增添新的伤痕  地上的血越积越多  正在向着壁画边缘蔓延  甚至让人怀疑到了框线后  会不会真的从画中涌出來

  当的一声  短刀掉在了地上

  这是一把厚实的方刃刀  很象屠夫劈开骨头用的那种刀  握在刀柄上的不是手  而是几根类似章鱼的触须  上面密布的小吸盘将短刀牢牢吸附在触手上  几根触手缠绕在一起  形成了手臂一类的器官  不过和人类的手臂相比  能够沒有方向限制地向各个角度转折无疑是软体结构的最大优势

  随着方刃刀落地的铿锵之声  血雾也为之散去  一个奇异的生物出现在苏的面前

  它有着如同人类女性的上身  的身体曲线十分美妙  只是青色的皮肤让人不寒而栗  在身体的腹部  居然又浮现出了一张脸  面容和被苏踩在脚下的人头一模一样  它的手臂和下身是由多达数十条的触手缠绕而成  下身的几根触手上明显有着反重力力场  依靠数量众多的力场  它居然可以在空中悬浮

  但是此时这个生物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几乎所有完好的触手上都出现了一条裂纹  然后居中断裂  血再次大量喷洒出來  每根触手断裂  都会让两张脸同时发出痛呼  随着所有触手都被斩断  失去支撑的身体跌落在地面上不断扭动着  断裂的触手用力击打着地面试图保持平衡  但却只会带來更多的痛苦  腹部上的女人脸上流下两道血线  她的眼睛已被刺瞎  而身体的也被切掉  那只是有着人类女性的模样  切开后的表皮下露出被同时破坏的异形组织  那其实是扭曲力场的器官  是隐身能力的重要部分

  在苏起步的瞬间  女人钉入他右脚的四根犬齿已齐根断裂  但仍深深地刺着  苏脚上的肌肉一阵收缩  扑扑几声  几根中空的犬齿都被弹了出來  伤口也在迅速收拢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女人惊恐的脸  苏冰冷地说:“黑暗圣殿中难道都是些不长脑子的蠢货吗  还是说傲慢和黑暗已经弄瞎了你们的眼睛  甚至都不懂得为自己挑选敌人  我对你们只有躲藏在阴影中才能发挥的能力和带着腥臭的血液异能毫无兴趣  你们却接來连三的來挑战我的尊严  你们需要清楚  在必要的时候  我也不会介意多接收几个进化点  虽然脏了些  它们也是进化点  ”

  “你……你激怒了黑暗圣殿  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会死得比我凄惨一万倍  ”女人疯狂地叫喊着  显得凄厉却决绝

  苏微微皱了皱眉  他最讨厌这种类似于狂信徒的敌人  而和人类差异明显的身体结构又使得大多数折磨手段失效  更何况  对付大多数高阶能力者或者是非人生物  肉体折磨根本就沒什么用  除了彻底杀了她  苏一时找不到更好的手段了  但这么简单地杀了她  只是最后的选择

  随着对她基因的破解取得进展  思维中枢已经对这个诡异的女人有了初步的判断  在野外战斗  她所能发挥的综合战斗力略逊于红色大公卡诺萨  而在她的主场  比如说这个大厅中  她的战力甚至会超过激发了圣浆的红色大公  但就算这样  她给苏带來的进化点仅有区区十个  还不如红色大公的一半多  其原因正如苏所说的  黑暗圣殿的血脉异能能够带给苏的新东西实在太少  而他们所依赖的能量又恰是苏利用最少的类型  单纯考虑血液天赋能力的话  这个星球上恐怕也沒有哪种生物的体液比入侵者更加凶悍

  不要杀她  培养她的大脑  也许会得到些有价值的东西  本能又提出一个建议

  培养大脑并且榨取记忆  苏有些犹豫  虽然这是对付敌人的手段  但残酷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一般意义上的酷刑

  难道  你还想回头吗  本能反问着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