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碰撞 六

章十九 碰撞 六

  祭坛中的火焰依然在熊熊燃烧  中心高台上的金色太阳散发着恒久不变的光芒和炽热  祭坛前站着枯瘦的红袍大祭祀  他显得很虚弱  要依靠黄金权杖的支撑才能保持站立不倒  当苏从通道中走出时  默默祈祷着的红袍大祭祀沒有回头  却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你终于來了  ”

  苏有些惊讶  微眯起眼睛  冷然观察着红袍大祭祀  大祭祀本身的力量并不出众  身体内也沒隐藏着大量能量  相反  在全景图内他的生命反应十分微弱  而且起伏不定  似乎随时有可能死去  天顶祭坛上沒有陷阱  沒有埋伏  只有祭坛熊熊燃烧的火焰内有团十分明显的生命反应  但是也沒有强大到对现在的苏构成威胁的地步

  全景图  相当于九阶的力量和速度  强化后的极速突进  十阶感知  强悍复生能力  完全不同于人类的身体结构  超过三百的思维中枢  对身体的细胞级控制  同时对数百个敌对目标的监控  这就是现在的苏  即使沒有数量庞大生物兵器辅助  他也有了正面对抗且击败潘多拉的能力  而在面对海量低阶敌人时  苏已无敌

  面对着红袍大祭祀  在这个距离上  苏有把握在对方刚刚调动身体能量  或者才吐出第一个咒语音节时  就把他一刀斩杀  所以苏不介意听听对方说些什么  特别是神庙中明显摆出了一幅正等着自己的架势

  红袍大祭祀缓慢地转身  他的左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圣典  他把权杖靠在祭坛边沿  翻动圣典  打开其中一页  面向苏  说:“不要怀疑伟大的太阳神  是它降下了旨意  告诉我你将到來的消息  我想  你应该能够读得出这句话吧  ”

  在圣典打开的书页中  用同样的符号文书写着一句话  翻译成人类所能理解的意思就是:“力量将因我的意志而凝聚  ”

  看到了这句话  苏就知道了它的含义  并且用最纯正的音节把它读了出來  在颂读时  苏立刻感觉到其中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仿佛将他自身和世界深处的某个地方联系到了一起  而在这一刻  整个世界似乎苏醒过來  庞然无匹的意志悄然展现  苏知道这只是某种错觉  因为世界意志是真实存在  始终不曾消失过  只是绝大多数的人根本无从察觉这种意志的存在  而是茫然无知地活着  现在  这句话语中蕴含着的力量瞬间强化了苏对整个世界的感知  同时接触到了世界的意志

  然而  在这一刹那  苏从整个世界感受到的是无尽的憎恨和厌恶  并且巨大的力量以某种法则开始凝聚  准备以雷霆般的手段把苏的意识驱除出去  而另一方面  苏本体的能量也产生了波动  对世界意志的感知迅速削减  念出那句话所产生的效果  正在快速退去  如落入火堆的一点冰雪转眼间就完全消融

  这是因为苏自身的能力域不足以支撑这种联系的缘故  维系与世界意志联系的能量來自于神秘学  由于和直接战斗无关  苏现在的神秘学能力域完全是一片空白  而即便是神秘学中带有威力加成的能力  比如说真实幸运  致命一击等等  对已经实现细胞级控制、并且拥有三百多个思维中枢处理能力的苏來说也全无用处  他现在每一击都能打出致命一击的效果  因此  按照实用规则发展起來的能力序列中连一个神秘学的技能也沒有

  听到了苏的颂读  红袍大祭祀眼神即刻亮了起來  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果然  果然是最纯正的神语  那些我思考和探索了几十年的音节  居然如此清晰  太阳神啊  感谢您  让我在生命终结的前夕听到了真正的神语  ”

  苏嘴角微扬  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红袍大祭祀  等待着下文

  在一大篇对太阳神的赞美之后  红袍大祭祀终于平静下來  凝望着苏  说:“感谢你的耐心  不过懂得神语并不说明你是太阳神的信徒  恰恰相反  你是太阳神最危险的敌人  但是  你终将进入太阳大神殿  这是不可阻挡的  而太阳神在人间的使徒  大神殿的太阳主祭  也准备和你见上一面  不过  听过真正的神语之后  使我对神圣力量的领悟有了新的跨越  你是否愿意给我时间和机会  让我施展出真正的神秘召唤呢  ”

  苏即刻想起了过往曾经看到过的一些资料  神秘召唤  是只在理论上存在的一种能力  属于神秘学的九阶能力  成功施展后可以召唤來自异世界的盟军  并且打击敌人  这一能力处于九阶时成功发动的概率很低  据说大多数时候召唤到的并不是所谓的异世界盟军  而是附近游荡的野兽  另外一些时候  则是会把附近的能力者甚至是人类暂时置于自己意志的控制之下  以此达到‘召唤’的效果

  一本专门研究神秘学的著作认为  神秘召唤的真实形态应该在十阶  甚至是十一阶都有可能  九阶神秘学根本支撑不了这一能力所产生的庞大需求  从而使九阶形态下的神秘召唤只是一个近乎于完全无用的废物能力  但是写下这本著作的作者自身也仅仅是神秘学九阶而已  对于十阶以上的能力完全只能靠理论上的推测  不过  所谓的理论推导只是在其它四个领域中才会有效  对于本來就沒有理论基础的神秘学  任何所谓的理论推导都和空想差不多

  苏当然不会认为红袍大祭祀说的只是九阶的神秘召唤  但是他也很想看看真正的神秘召唤究竟都能召唤出点什么  不管召唤出什么  总不会比他那张发展路线图上具有各式各样生物聚能武器的生物兵器强  特别是那些战役级别的兵器

  红袍大祭祀看到苏点了头  于是转身面对祭坛  开始专心颂念对太阳神的赞美祷文  在这个过程中  庞大的能量居然真的被祭祀瘦弱的身体调动起來  并且牵动了祭坛上积蓄多年的能量  赞美诗结束后  红袍大祭祀猛然站直了身体  用和苏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大声吼叫着:“力量  将因我的意志而凝聚  ”

  这句话中隐含的力量规则被瞬间启动  能量从祭祀身体中涌出  联结了世界后  从各个角落里抽取力量  汇聚到祭坛中的熊熊烈火内  苏感应到的那团生命气息迅速变得浓郁  并且开始雄劲有力的脉动  然而  这种气息却带给苏非常熟悉的感觉  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异

  而红袍大祭祀瘦得象骷髅般的脸正在迅速地变得更为苍老  当他耗尽了力量而倒下时  祭坛的火焰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咆哮  随后一头周身燃烧着火焰的巨兽从烈火中跃出  落在苏的面前

  苏脸色奇特  仔细地看着这头巨兽  沒有想到红袍大祭祀的十阶神秘召唤居然真的召來了异世界的盟军

  只是  忽略四米多的高度以及周身燃烧着的火焰  这头巨兽不论是外形还是内部结构  都明明是一头放大了几十倍的完整版霍尔奎拉

  战斗沒有太大压力  仅仅几次攻防  苏的双刀就深深插入火焰霍尔奎拉的后肩  一米半长的刀锋尖端刚好可以接触到内部最核心的器官  也即是控制动作的思维中枢  刀锋上发出的高频震动瞬间引起共震  并让它彻底报废  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四肢抽搐  再也站不起來  苏拔出双刀  再次从另一个角度刺入  破坏了控制智能的思维中枢  彻底宣判了这头霍尔奎拉的命运

  完整版  巨大化  附带火焰天赋能力  几种特质叠加在一起  使这只霍尔奎拉的实力是真正生物兵器版本的十倍以上  但是再怎么强大  它也仍是一只霍尔奎拉  不要说实力只增加了十倍  就是再加十倍  苏也可以轻松屠戮

  作为调制出的第一种生物兵器  特别还是在原版基础上修改过的缩减版  苏对霍尔奎拉的结构了如指掌  甚至那庞大的基因结构都刻印在心中  不过让苏意外的是  这头霍尔奎拉竟然是真正的生命体  而不是类似于使徒那样的投影  这让苏对神秘召唤有些好奇  可是为什么红袍大祭祀召唤出的会是一头霍尔奎拉  难道异世界并非仅仅是臆想出來的东西  而且里面还爬满了霍尔奎拉

  尽管看起來威力十足的火焰霍尔奎拉被苏干脆利落的几刀切倒  红袍大祭祀依旧兴奋得满脸通红  他深切感受到了这头霍尔奎拉的威力  作为召唤來的盟友  它甚至可以和九阶能力者抗衡  之所以被打倒  只能说明苏的实力太强而已

  苏绕过了还在垂死挣扎的霍尔奎拉  蹲在红袍大祭祀身前  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已经看出大祭祀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成功施放出神秘召唤更是抽干了他身体中最后一点能量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