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一

章二十 预见 一

  “原來  十阶的神秘召唤依然是残缺的  要十一阶、不  有可能是十二阶时  才是真正完美的神秘召唤  真想知道完美能力会召唤來什么  会是太阳神的近侍吗  ”大祭祀呢喃着  双眼中依旧绽放着火热的光芒  他动了动身体  然后吃力地把圣典交给了苏  说:“把这个……带到太阳大神殿去  你可以随意翻阅  里面的神语应该对你有所帮助  这应该是不错的报酬  ”

  苏接过圣典  随手翻了翻  里面果然有许多用神语书写的段落  在看到时  苏就自然而然地明白了它的意义  不过对苏來说  所谓的神语完全沒有任何吸引力  他更不是给太阳神庙跑腿的

  似乎看到了苏讥讽的笑容  红袍大祭祀伸出颤抖的手  抓住了苏的裤角  说:“太阳大神殿有使徒的消息和……飞机  ”

  苏的眼中骤然闪过一缕冰寒的光芒  问:“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找什么  ”

  “神无所不知  太阳主祭是神在人间的使徒  他知道你  也知道你想要什么  并且将这些信息通过祭坛传递给了我  而我  生命中最后的使命  就是等你的到來  ”红袍大祭祀喘息着  咳嗽着  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不过还是奇迹般地支撑到把这段话说完  他突然向苏一指  从身体最深处涌上一种神秘的能量  沿着某种路径击中了苏  一刹那间  大量的负面能量侵袭到苏的身上  但只是浅浅地侵入皮肤就不再深入  而大量负面能量的聚集又让苏和世界意志产生了联结  并且再次体会到了世界意志完全不会被误解的深深憎恶

  红袍大祭祀笑了起來  长年练习神语让他的声音变得象半死的公鸭:“哈哈  我知道你不想办这些事  所以对你施放了‘命运断裂’  我想  你已经体会到它所带來的变化了吧  ”

  “命运断裂  ”苏皱着眉  有些难以理解红袍大祭祀的作法

  “是的  命运断裂  十阶神秘学才可能拥有的可怕能力  与真实幸运相对  却要超越真实幸运  它是属于月之暗面的能力  被它命中  你将被整个世界厌弃  厄运将与你一直相伴  除非……咳咳  除非去太阳大神殿  主祭的赐福拥有驱逐厄运的能力……”

  苏不耐烦地打断了红袍大祭祀的话  说:“就这些  ”

  红袍大祭祀吃惊地张大了眼睛:“难道你不怕命运断裂  ”

  “你觉得  那会对我有用吗  ”苏淡淡地说

  “怎么可能  明明命运断裂已经生效了……”红袍大祭祀在极度惊讶之下撑起了身体  向苏伸出了手  看样子是想要施放第二次命运断裂  只是他残余的生命根本不足以施放这个能力  就是在他的全盛时期  施放一次命运断裂的代价也会是半年左右不能使用任何能力

  直到意识消散  红袍大祭祀也沒有弄清楚苏的真正意思  命运断裂的确成功  并且发挥了效果  只是世界意志已经不可能再多憎恶苏一点了  所以这个诅咒  有或沒有  对苏根本沒有区别

  不理会身体已渐渐失去温度的红袍大祭祀  苏轻轻抚摸着圣典  圣典封面上神文温度明显比周围要高出一截  而它散发出的能量波动在扩散到一米左右的范围时突然消失了  而在祭坛中央的金色太阳上  还有一层隐晦的能量波动  和圣典的波动维持着同步  苏若有所思  随即发动了十阶感知域能力  平行空间探测

  祭坛上空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了无数细小的闪电  火焰骤然大了几倍  笔直冲上高空  然后在某个高度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同被虚空吞噬  苏闷哼一声  脸色即刻变得惨白  鼻中垂下两道鲜血  这血是深灰色的  里面完全沒有任何生机  就连强悍的入侵者也都变成了死去的细胞  仅仅是一秒不到的能力施放  就让苏身体中积聚的能量消耗了大半  更是被平行空间中能量风暴的冲受下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而祭坛上方的异相  则是多持续了一会  才逐渐消去

  但在这短暂瞬间  苏已觉察到祭坛其实构成了一个整体的能量场  并且和多个空间的能量有着联系  而祭坛中央的终年被烈火焚烧着的金色太阳并不仅仅是个图腾符号  而是直接通过一道肉眼根本看不见的能量线与辐射云外的太阳相连

  苏严肃起來  事实已经说明  太阳神教是真的与太阳有所关联

  宗教、能量、神语、祭祀、预言  还有使徒  所有的一切都混合在一起  让熟知的世界再次变得陌生  正如旧时代的学者所说  当你知道得越多  你就越发现自己的无知  苏隐隐感觉到  自己未來的道路以及过去失落的记忆  或许都与这一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要想真正弄懂这些不符合旧时代科学常识的现象  还不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  除非……

  全力运转的思维中枢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  或者说是推论  除非苏能够发展出十一阶的感知域能力  才有可能洞悉世界的本质

  苏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去一次太阳大神殿  但是现在回到北大陆似乎又不是时机  首先就是他的实力依旧不够强大  他完全沒有手段去攻击能够在断层空间中潜行的使徒  也依然不是瑟瑞德拉的对手  甚至冰洋之主普利德克拉表现出來的力量也能够轻而易举地碾压他  而在血腥议会中  蜘蛛女皇依旧神秘  深红城堡的黑暗散播者也让苏看不透他的实力  还有潘多拉  她总给苏以一种异样的感觉  身上还不知藏着多少秘密

  使徒……一想到使徒  苏就从本能深处升起不可抵制的敌意  他与使徒间似乎是天生的敌人  除了一方彻底毁灭  再无其它可能  问題是苏自己都不清楚这敌意从何而來  难道真如本能所表明的那样  属于超级生命的本能  苏觉得这实在是无聊  但内心深处很清楚  一旦真的面对使徒  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敌意很有可能操控他的行动

  在苏决定不再等待后  本能给出了构建生化帝国之外的第二种选择  与它尽可能高的融合  如此才有可能对抗使徒

  圣典翻到了最后一页  显示出一幅地图  上面标注着从希罗尔到太阳大神殿的路线  苏默默地看了一会地图  把圣典合拢  正当他想要离开祭坛时  腰后忽然响起女人的声音:“给我个身体……我……我坚持不住了  ”

  如果不是女人开口说话  苏几乎把她给忘了  不过看在她已经吐露出所有知道的黑暗圣殿的秘密份上  苏并不介意给她一个身体  他一直很看重自己的承诺

  苏的目光落在死去的巨大霍尔奎拉尸体上  随着死后能量散失  它身上燃烧着的火焰已经熄灭  但是身躯依然炽热  苏想了想  将女人的头颅放在霍尔奎拉的尸体上  然后切开手腕  洒下一片血液

  血一落到霍尔奎拉的伤口上  即刻沸腾起來  将血肉化为原始的营养物质  同时女人颈部被封住的创口也重新打开  大量缠绕着血丝的肉芽疯狂生长  深深插入霍尔奎拉的尸体中  女人尖声叫着  似乎极度痛苦  又象夹杂着无尽快乐  就这样一点点向霍尔奎拉的身体中沉下去  一会功夫就完全沒入

  霍尔奎拉的尸体表面剧烈起伏着  象是里面拥挤着成千上万的虫子  苏站在祭坛边  俯视着乱成一团的希罗尔城  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支烟  默默地抽着

  希罗尔城中一片混乱  不时有能力强大的自由民战士升上天空  找寻入侵者  只是一时半会  他们还不敢搜到太阳神庙來  这里是神圣场所  沒有贵族身份的人  一年中也只有两次机会踏入神庙

  在苏的身后  不断传出各种细微的声音  女人拥有类似于生物兵器的复生速度  而且这一能力又被苏以自身分泌的特殊催化剂千百倍地加强了  所以苏用不着等多久

  烟很快燃到了尽头  苏深深吸了口气  将烟蒂远远弹飞  同时在心底暗暗地下了决心

  就在这时  他的身后传來哗啦一声  霍尔奎拉的身体表面突然裂开了一条大缝  一双纤美的手从里面伸了出來  然后抓住裂缝两端  用力一撕  将裂口撕大  一个窈窕完美的胴体从霍尔奎拉的残骸中站了起來

  她全身一丝不挂  全身上下湿漉漉的  粘满了营养液  那头浅蓝色的长发也紧紧贴在头上、颈上  她容貌依然美丽  而且充满了妖异疯狂的诱惑  紫黑色薄薄的唇昭示了源自于黑暗的艺术喜好  当两条纤长的腿从巨兽躯体中迈出时  显示出的不止是和苏相同的身高  就连女人的私密部位都一丝不漏的展示出來

  是的  她不仅是完全变成了人类女性的形体  而且完全复制了人类女性的一切性征

  女人走到苏身后  用旧时代中世纪宫廷礼仪行了一礼  用沙哑却性感的声音说:“法尔缇娜见过主人  ”

  苏转身  目光如冰寒射线在她全身上下扫过  冷冷地说:“你很无聊  ”

  女人微微一笑  丝毫不以为意  反而走了上來  说:“只要能够取悦主人  我可以付出一切  ”

  然而苏冰冷的目光让她停在原地  沒敢再向前走一步

  “但你对我全无用处  ”苏说  说完  他蹬上了祭坛边缘  一跃而出  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下落数十米后  隐沒在森林中  隐约可以看到林间有一道波浪  正笔直向南方而去

  法尔缇娜跟了两步  却最终沒敢真的跟上去  她回身走到霍尔奎拉的尸体旁  弹出锋利指甲  将它的外皮大块切割下來  然后负在背后  然后身体逐渐隐沒  化为虚无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