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二

章二十 预见 二

  巨大而恢宏的玛雅城是太阳帝国的首都  但是整个帝国的精神支柱却是修建在大陆最高峰峰顶的太阳大神殿  即使在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旧时代  太阳大神殿的规模也堪称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  巨大的建筑群矗立在终年积雪的山顶  盘山而上的公路长年经受强风与飞雪的考验  高达百米的主殿更是由每块体积近十立方米的红色巨岩筑成  远远望去  就象在群山之巅燃烧着的不灭火焰  而一年中有很多时候  太阳大神殿是高高耸立在云层之上的

  第一次看到太阳大神殿时  苏也有刹那间的恍惚  宛若看到人间神迹

  在这座占地数十万平方米的巨大建筑群中  苏整整潜伏了七天  才探索了一半左右的地方  整座神殿中驻扎着数百名红袍武士  更是有数道极为庞大的气息  隐约笼罩着整座大神殿  让现在的苏也为之凛然  不敢造次  不过苏自身已是感知域的超级强者  当然懂得如何躲过其它人的感知  因此隐藏探查了七天也未被任何人发觉  只不过进展会慢些而已

  七天中  苏见过两次太阳主祭

  那是一个老人  身材不高  头顶已经谢光  只在周围留着一圈白发  长长的眉毛和胡子让他看起來神秘、庄严而且神圣  作为整个帝国最高的精神象征  太阳主祭大多数时候只穿着一件粗麻制成的长袍  朴素到了极致  苏第一次看到他时  主祭正在主持一个规模宏大的祈祷仪式  出席的高阶教会成员近百人  更有一倍的红袍武士守护着神圣的仪式  即使在这个仪式上  太阳主祭也只在粗麻外袍上加挂了一条金色的丝带

  第二次看到太阳主祭  是他在向后殿走去  后殿防卫非常严密  苏几乎找不到任何空隙可以潜入  不过在与本能的融合度达到35%之后  苏完全把自己变成了一名红袍武士首领的模样  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后殿

  在前后殿之间有着无形的屏障  就连苏的感知也无法穿透  但是进入后殿后  对感知的屏蔽就完全消失  凭藉着全景图  几分钟后  整个后殿的立体建筑结构图就在苏的意识中浮现  后殿只有十几名高阶的红袍武士在游荡着  但是防卫力量却比前殿要高出数倍  这些高阶红袍武士都已十分苍老  行动迟缓  偶尔还会发生些磕绊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数项九阶能力  战斗力还要强过希罗尔城的红袍武士首领  如此强大的能力气息根本瞒不了苏  不过这批高阶武士中很多人已经过于苍老  生命之火不断飘摇  哪怕胜了一场生死决战  也有可能让他们从此走到人生的尽头

  在后殿深处  苏很快感应到了太阳主祭的存在  太阳主祭自身的力量并不出众  八阶的神秘学和八阶的灵能域如果放在外面自然算是高阶能力者  但是在太阳大神殿中根本闪耀不出光辉  但是不论是武士  还是教会高层  哪怕是那些已经拥有十阶能力的强者  面对主祭时也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他们有时会跪下  恳求主祭触摸他们的头顶  而当愿望满足时  便会真心欢喜  倒退着离去

  经过七天的暗中观察  苏发现太阳主祭的活动很规律  也很简单  主持仪式  祈祷  和阅读  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苏有些难以理解为何这个老人会如此的受拥戴  在血腥议会  蜘蛛女皇和贝布拉兹的高高在上  是建立在绝对强大的武力基础上  人们对蜘蛛女皇更多的是畏惧  而不会是发自内心的影仰  各大家族情况也是如此  族长不必是最睿智的  但一定得是最强大的能力者之一  或者至少得是最有潜质的  不然的话  族人随时都有可能以武力进行反抗  从解决问題的角度  暴力比智力要更加容易和简单

  进入后殿  苏就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太阳大神殿的守卫看起來并不严密  但是高阶能力者都有着数倍乃至数十倍于普通人的智力  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根本是不值一提、人人都有的本事  很快  守卫通道的红袍武士就会发现出现了两个武士首领  从而推断出有入侵者潜入了神殿

  苏开始奔跑  每一步落下都无声无息  而且最充分地利用了所有的地形  他的气息全部收束在体内  只以强悍有力的肉体力量飞奔着  因此有时仅与高阶红袍武士是一墙之隔  高阶武士们却是一无所觉

  一层层向下  苏对后殿的结构分布此时已了如指掌  后殿逐渐向下  越向深处越是重要  上层是一间间石室  属于高阶武士和教会人员的居处  下面几层则是摆放着众多的宗教典藉  并且分布着祈祷室、静思室、祭坛、神位等等宗教建筑  不过看起來更象是旧时代中世纪的宗教教堂  沒有一点现代设施的痕迹  就连照明都是依靠蜡烛火把  消防则是靠着墙边放着的木桶以及水渠中流淌着的山间水  整个后殿  居然沒有电力供应

  太阳主祭正坐在自己的书房内  在木桌上写着什么  书房的风格装饰非常简陋  和希罗尔的红袍大祭祀居室如出一辄  不过一路看过來  苏已知道所有太神教会的高层生活都朴素到了极致  与讲究奢华富丽的帝国世俗贵族完全是两个极端

  太阳主祭的桌上摆放着一只需要手工拧发条的闹钟  这是整个书房中惟一带着一点近现代气息的东西

  苏站在书房外  手抚上了厚实的木门  刹那间  手上传递过去的超高频震动就让木门无声无息地碎成了一地木粉  苏走进了书房  同样沒有任何声音  也沒有引起任何高阶武士的注意  在主祭居处外面的小房间内  就躺着一位高阶武士  苏从他门前走过时  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应

  苏默默地看着太阳主祭  主祭刚好写完了一段笔记  抬头看了看时间  站了起來  沒有回头即说:“抱歉  年纪大了忘了看时间  让你等了几分钟  ”

  太阳主祭转过身  看到了苏  一点都沒有吃惊的表情  而是向椅子里指了指  请苏坐下

  “你是怎么感知到我的  ”苏问着  在他看來  太阳主祭应该沒有任何手段侦测到他的存在  哪怕是暴力破门而入时  连近在咫尺的高阶武士都一无所觉  肉身力量并不出众的太阳主祭更不可能感觉得到

  太阳主祭看着苏坐下  倒了杯水放到了苏的面前  水是清水  杯子和水罐都是粗陶制成  从做工到材质都是再普通不过  苏端起水杯  一饮而尽  毫不担心有它  想要毒死苏  还不如直接用暴力手段砍杀更简单些

  只是普通的清水  纯净中含有少许高山特有的矿物质  很是有益  至少对普通人是如此

  看着苏喝完了水  太阳主祭微笑着  从靠墙的书架上取下一本显然历史悠久的书  打开  放在苏的面前  说:“我并不是觉察到你的到來  而是因为预言  你的到來已经在预言之内清楚说明了  ”

  苏面无表情地接过厚书  发现厚厚的一本书中其实只有三页  每页厚达二厘米  前面两页已经翻过  打开的这页上用神语写着时间和地点座标  然后如是写着:“在这一刻  持剑者将带着疑惑而來  抚清迷雾后  他将远赴世界另一端  点燃毁灭与净化之火  ”

  又是含糊不清的预言  苏皱起了眉  感觉到些许的烦燥  在和太阳神庙打交道之后  他已经被众多的预言弄得很不耐烦了  可是  在烦燥之后还有隐隐的不安  至少这句话似乎是真的

  苏看了看书页上标注的时间  不用抬头看钟  就知道预言的时间刚好是自己触到太阳主祭书房房门的时间  误差不超过一分钟  而地点座标  并非旧时代所用的经纬度  那几个神语符号中包含了这个星球的全息图像  因此座标还包括了高度等信息  误差不超过一米  从座标看  预言发生的地点就是太阳主祭的书房

  和其它神语一样  构成预言的神语符号是有温度的  厚达两厘米的书页中大部分是类似于电解质的溶液  为神语符号提供能量  从书页中剩余能量测算  这本只包括了三条预言的预言集的历史  至少有二十年之久

  苏心底不舒服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在拥有强大力量和快速进化的能力后  他越來越不喜欢无法掌控的感觉  不过苏还不知道  这是一切上位者共有的问題  并不仅仅出现在他身上  但不管怎么说  在二十年前就被写入预言这个事实  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  似乎整个世界将要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已经安排好了  就象是排练好的剧本  而他只是舞台上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而且过度入戏  他努力地演出着  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切其实都在剧本中被定下

  “如果杀了这里所有的家伙  会不会打破所谓的‘预言’  ……”苏冰冷地想着  并且感觉有很大的可能性  和本能的融合度越高  他就越会从绝对冷静客观的角度分析问題  而现在  打破所谓的‘预言’似乎并不是一件沒有意义的事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