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三

章二十 预见 三

  太阳主祭似乎洞悉了苏的想法  缓缓地说:“杀了我对你來说沒有任何好处  即使神殿中所有的人都杀光  也不会对你有所帮助  跟我來吧  伟大的使徒正在等待着你  他是你手上这本预言书的作者  你可以称呼他为使徒、主宰或是掌火者  而我  只是主宰在人间行走的傀儡而已  ”

  苏明白  太阳主祭只是因为精通人心而猜出了他的想法  并且他所说的使徒也应该与苏曾经打过交道的使徒毫无关系

  太阳主祭从苏手中收回了预言书  重新放回到了书架上  虽然第三条预言实现后这本书已经完成了全部使命  但是价值并未因此而稍有消减  也许在多年之后  它会成为无可替代的圣物  放好预言书  太阳主祭打开房门  领着苏走了出去

  这是一条幽深绵长的通道  两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油灯  用跳跃的光芒照亮一小块区域  通道连接着许多通向其它地点的通道  一起构成了迷宫般的神殿底层  在通道中  不时会有一个动作迟缓、目光呆滞的高阶武士  但苏知道这只是他们的伪装  那些干瘦身体中如火炬般熊熊燃烧的能量光芒可不是仅仅好看的  高阶武士们看到跟在太阳主祭身后的苏时  眼中都掠过奇怪的神色  不过他们都选择性地忽视了苏的存在  而是向太阳主祭恭敬地行过礼后  就转身离开

  通道盘曲向下  估计至少走了几公里  才显露出尽头  而根据苏的计算  这里早已深入雪山山腹了  通道尽头陡然开阔起來  出现一个数百平方米  高二十米的天然大厅  大厅尽头  是两扇高十五米的铜制巨门  门上镌刻着几行闪耀着淡淡红光的神语  在锁孔周围同样有神语镌刻  只是锁孔相对于铜门來说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即使以苏的敏锐感知都差点忽略过去

  太阳主祭走到铜门前  从颈上摘下一条项链  插入锁孔  拧动了几圈  随后传出卡的一声轻响  似乎锁已经打开了

  下一刻  铜门上数以百计的神语符号以神秘的顺序逐一亮起  门内不断响起齿轮转动时发出的生涩且巨大的轰鸣  数十根半米粗细、由高强度合金铸成的锁栓在机件的拉动下  缓缓缩回  打开了铜门的封锁  大厅震动着  不时有碎石灰尘从厅顶掉落

  面对如此壮丽景象  苏也不禁感叹构建这座神殿之人的伟大构思  闭锁铜门的是齿轮传动结构  本身并不包含动力系统  当神语符号启动时  会产生巨大的磁力场  从而推动齿轮旋转  带动锁栓开启闭合  而要启动神语符号  除了太阳主祭脖子上挂着的老式黄铜钥匙  还需要精通神语才有可能  也就意味着只有太阳神殿的高阶祭祀才有可能打开这两扇大门

  太阳主祭向后退了几步  指了指大门  微笑着说:“我可沒有力气拉开大  或许你可以试试  小心些  它虽然有减重结构  但净重也要超过五十吨  ”

  苏依言走上  握住了把手  调整了几下姿势  全身上下的肌肉骤然崩紧

  巨大的铜门发出一声呻吟  缓缓打开  露出门后深沉的黑暗  那是一个奇异的空间  充斥着黑暗  沒有任何一丝光透出  但是黑暗仿佛有质感  浓厚、粘稠  并且不断缓缓流动着  黑暗中好象沒有物理边界  只怕踏足进去  就会在黑暗中无休止地坠落

  “主宰就在里面等着你  过去见他吧  那里已经不再是我能够踏足的区域  ”太阳主祭说

  苏看着巨门后露出一线的神秘世界  感知能力早已延伸出去  而加载了断层探测和平行位面感知两大圣阶能力后  全景图的功能和渗透力都大为增强  黑暗是某种断层空间的产物  并沒有过多的危险  但是却可以有效阻挡普通感知能力的渗透  把后面的空间保护起來  不使秘密外泄  黑暗掩盖着的是一条宏伟的长廊  里面并无埋伏或是机关  其实这里已是太阳大神殿的最深处  完全沒有必要增加过多的保护  几百名红袍武士以及为数众多的高阶红袍比什么机关陷阱都要可靠

  而苏  不光具备真正圣阶的感知能力  拥有细胞级控制力的他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自己的身体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不为人知地潜入到这个地方  但是对于苏这样的人來说  所谓的机关陷阱早已成为小孩子的闹剧

  探知过了门后的世界  苏向太阳祭祀点了点头  举步踏入门后的黑暗  黑暗宛如实质  翻涌着  转眼间将苏完全吞沒

  苏的意识经过轻微的眩晕  重新清晰过來  这是精神力量穿透断层空间时引起的不适  不过正如他想象的那样  穿过了断层空间构成的迷雾  后面就是一片通途  在苏面前  一条巨大而恢宏的巷道逐渐展开  两壁每隔几米就有一具永燃的火把  高达十米的巨大通道完全是在山腹中开凿而成  并且以打磨光滑的黑色大理石砌出表面  通道宽十五米  走在中央的苏渺小得就象一只老鼠  风从通道深处吹來  带着寒冷与清新气息  显示着通风系统的完备

  通道尽头又是两扇金属滑门  但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就可以拉开  门后的光线变得明亮  设计精巧的照明系统将柔和的光芒铺到了每一个角落  呈现在苏眼前的  是一个完整而且具备规模的地下建筑群  上下合计四层的结构  共计一万多平方米

  这时一个沧桑中透着威严的声音响起:“你终于來了  ”

  苏的目光瞬间落在天花板的一角  虽然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來  但是其实都是从那一点启始  然后和整个建筑产生共鸣  才造成这种造物主俯瞰众生的声音效果  不动声色之间  苏的指尖滴落一滴鲜血  这颗血珠灵活之极地弹动着  转眼间弹到墙角隐蔽的角落  渐渐消失

  见苏沒有回答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用担心  这里沒有对你有威胁的人  我就在楼上等着你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  我沒有办法亲自來迎接你  不过  你应该可以迁就一个老人的要求吧  沿着你面前的通道走下去  就可以看到一座向上的扶梯……”

  按照声音的指引  苏很快站在一间让人惊叹的大房间中

  这是一间书房  数百平方米的空间内只放着几排书架  更惹人注目是众多却布置得恰到好处的绿色植物  身处在其中  宛如在林间读书  而最瑰丽的景象  却是那面高三米、宽十几米的落地窗

  是的  在山腹之中  却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  透过窗户  可以看到外面覆盖着皑皑白雪的群山  原來  这里已经挖穿了山腹

  在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老人  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衣服  满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  苏走进房间后  立刻双眉微皱  因为窗前的老人并不是真的人  而只是一个全息的投影而已  不过在这座地下神宫中  有着晦涩的能量波动  苏的全景图也很难突破墙壁  渗透到更深入的地方  因此找不到老人的本体在哪里

  这时老人转过身  看着苏  微笑着说:“你让我等了整整二十年  ”

  “二十年  ”

  二十年前  在苏的记忆中还是一片空白  然后他就忽然出现在荒野  仿佛自己从一开始就属于那个野蛮、残酷而贫瘠的世界  而老人的容貌看起來是如此熟悉  苏一时却又想不起來自己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张脸

  看到苏思索的样子  老人微微一笑  说:“是的  整整二十年了  不介意的话  我想先作个小小的实验  以验证一下你是否是我一直所等待的  虽然我的直觉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

  老人打了个响指  地板随即裂开  浮上一个银色的工作台  工作台上放着一只透明的玻璃皿  机械臂在台上升起  把一个试管拿到玻璃皿上方  打开  白色的低温气体从试管中泻出  随后一颗冰结的血液掉落在玻璃皿中  片刻之后  这滴血液已经化开  立刻展示出极为恐怖的特性  竟然象有生命一样在玻璃皿中滚來滚去  甚至还会跃起  只是玻璃皿够高  才沒有让它逃出去

  看到那滴血液的瞬间  苏立刻明白了老人的意思  血滴中的细胞拥有恐怖的活力  和自己身体中的入侵者十分类似  而且那滴血液在隐隐咆哮着  居然在向他发起挑战  苏手指一弹  一滴属于自己的血从指尖飞出  掉落在玻璃皿中

  两滴血液立刻象两名凶悍的骑士般对冲  狠狠地冲撞在一起  居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细胞层级的绞杀极为凶残  血珠象沸腾了一样  但激战转眼间就已结束  一颗变大了一倍的血珠从玻璃皿中高高弹起  在空中变幻形态  如针般弹射而出  瞬间回到苏的指尖  钻入体内

  这场厮杀根本谈不上势均力敌  來自苏身体的入侵者干脆利落地斩杀吞噬了全部对手  并且把对方变得壮大自身的养分  然后全胜而归  胜得完全沒有一点悬念  观察了整个过程的老人也明白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战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