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四

章二十 预见 四

  苏安静地站着  在赢得这场微型战争后  他的身上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种所向披靡的气势  等待着老人的答案

  老人面色复杂  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二十年  我做了二十年的研究  连对贝萨因都语的研究都取得了决定性的突破  在生命形态的研究上却还是无法达到战争爆发前的水准  也许完美的造物真的是神一时兴起的恩赐  在神恩耗尽后就再也无法恢复了吧  经过几十年的研究  我本以为又造出了完美的生命体  却沒想到  在真正可以称得上完美生命的你面前  它却是如此脆弱  脆弱得不堪一击  ”

  老人的感叹带着历史的沧桑  巨大的时间跨度更是让人震惊  苏忽然想起在哪里看到过老人了  不是在意识深处  也不是在过往被刻意遗忘的梦境里  而是在某张保存完好的旧时代报纸上  老人的大幅头像就印在那张报纸的第一版

  即使是和本能融合度达到35%  苏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根本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你是罗切斯特  能力之父  ”

  老人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苦涩和无奈的笑容:“如果时间真的能够回流  我一定不会去打开能力的大门  可是命运是无法逆流的  如果不是我  也一定会是其它人打开这扇灾祸之门  这是无法改变的必然  ”

  沒有理会老人的感叹  苏只是盯着老人的影像  追问着:“你还活着  ”

  这个问題很关键  到目前为止苏看到的仅仅是一个投影而已  并不是真正的罗切斯特  而且以太阳帝国生化技术之发达  别说整容  就是克隆都根本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再造几个罗切斯特都完全可能  不过  结合所有的信息  所有思维中枢全力解析的结果却是  苏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老人显然陷入了昔日的回忆中  叹道:“我是罗切斯特  但你也可以说罗切斯特已经死了  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当天  我就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所以已经提早做出了安排  把包含着我完整基因和记忆的大脑备份分别放到了几处秘密备用基地中  然后才去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我本來以为在发布会上会遇到政府或者是其它国家派出來的杀手  沒想到  等來的居然是一枚从天而降的核弹  ”

  突出其來的核战争几乎摧毁了人类的文明  但文明的种子却散落着遍布各个大陆的秘密基地、地下掩体  以及为数众多的私人防护所里  冲击波和烈焰摧毁了刚刚向全世界公布了划时代发现的罗切斯特博士  也摧毁了博士植入体内的一枚信号发生器  而当一个星期接收不到信号后  一个又一个秘密基地开始按照事先制定好的程序对大脑备份进行解冻  并且重新克隆博士的躯体  最终则是复制大脑和记忆

  这个过程复杂而漫长

  战争摧毁了博士设置的七座秘密基地中的五座  而苏面前的这位老人则是來自于编号三的秘密基地的备份  备份和原本的罗切斯特沒有任何不同  甚至也继承了博士拥有的近乎于神奇的预见能力  在能力体系整理完善之后  新时代的能力者都知道预知是源自于神秘学的一种能力  只是它非常罕见  而且位阶极高  哪怕不完整预知也是九阶的能力  而罗切斯特博士在新闻发布会前一刻  就几乎完整预见到了自己的命运: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然后又在黑暗中醒來  毁灭与重生之间  即是旧时代与新时代的分水岭

  这种预见的准确  已经直追不完整预知

  其实博士早就具备了不完整预知这一能力  还在新闻发布会召开前  这个能力就以天赋觉醒能力的方式出现在了罗切斯特的身上  直到战争爆发前  博士仍然是人类当时第一个  也是惟一一个能力者  但他真正的能力并非一阶类法术域的火焰  而是高达六阶的神秘学  以及天赋得到的不完整预知

  博士所有备份之间  都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七处秘密基地中  第三与第七两座基地的备份进化同时进行着  而三号备份的发育速度要快于七号  因此在某一个时刻  七号备份就停止了复制克隆的过程  而是进入了沉睡  当三号备份完成了整个复制过程  走出秘密基地后  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七号基地  将备份完全吸收  所有的备份  都象罗切斯特博士本身一样  具备在神秘学领域惊人的天赋

  三号与七号基地中同时保存着大量资料  而作为旧时代联邦最高项目的负责人  博士掌握着十几个秘密研究基地的最高权限  而在决心举行新闻发布会  把‘能力’公之于众之前  深处北方森林区域的中央基地发生了泄露灾难  博士成功逃离  并且封闭了基地  然后安排心腹把‘惟一’送往了位于南大陆的秘密基地

  而博士自己  则是匆匆赶往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历史在这一刻停顿了刹那  然后继续前行

  随着罗切斯特博士的话  隐秘的历史在此揭开  但是更多的秘密依旧掩盖在重重黑雾之下  比如说  战争是如何发生的

  苏淡淡地说:“很传奇的经历  但是  这一切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

  老人丝毫不介意苏的冷漠  说:“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也因为你是我最伟大的造物  我的孩子  ”

  苏沒有回答  而是等待着下文

  “首先  让我们先來完成一个验证的步骤  ”罗切斯特面前浮现出一面光屏  他伸手在光屏上点了点  然后从天花板上射下几束光  共同投映出一个长达数千位的数字

  指着这个数字  罗切斯特说:“这就是当初在创造你时  植入基因的密码  它沒有其它的用途  只是一个标记  一个不管你如何进化  也可以辩认的标记  现在  可以再提供一滴你的血吗  经过特殊频段激光的照射  基因上的密码应该会显示出來  ”

  苏看着罗切斯特  过了一会才走到玻璃皿前  在里面滴下一滴鲜血  几根机械手臂灵活地处理着血液  把它涂在切片上  并且用特殊的溶液浸泡了一分钟  一束强劲的激光从天花板上射下  照射在切片上  在高能激光的作用下  可以看到血液正在迅速变色  随即被激光穿过  经过折射与放大  激光束在空中打出一组密密麻麻的数据  苏只扫了一眼  就知道它和罗切斯特预先给出的密码完全相同

  想到从小到大  那些不断困扰着他的绿色梦境  以及梦境中必不可少的难以形容的痛苦  苏实在无法对眼前风度优雅的智者  一手开启了一个新时代的先驱  以及自己的创造者  罗切斯特博士  产生任何好感

  在地下基地时  苏就已明白  自己那些梦境中的记忆必然是发生在培养槽中  而且绝对不止一年  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实验  每次实验都会带來无法承受的痛苦  可是他却完全无法反抗  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抗议  只有茫然地接受一切  接受培养槽外的人物用看怪物的目光注视着他  冰冷地谈论着关于他的一切细节  包括基因深处的细节  而在实验过程中  很多时候他会发现自己的一切感知都被切断了  但是自己的意识还在  那时包裹着苏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寂静  沒有一点声音  沒有光  也沒有触感  什么都沒有  只有清醒的意识

  他几乎要疯了  可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经历过第一次黑暗空间后  他发现  原來实验带來的痛苦是如此值得珍惜  但是一切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实验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他也一次次被抛入黑暗空间  清醒着进去  清醒着出來  惟一无法衡量的  只是对时间的感觉  有时候似乎只在黑暗中过了一瞬  有时却似已有世代变迁的感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他已经不再害怕黑暗空间了  不论是进是出  他都只是看着  沒有任何思绪或者是情感上的波动  不害怕  不恐惧  不欢喜  他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看客  冰冷地观察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就象是看着别人的演出  只不过  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记了下來  包括视线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

  在又一次进入黑暗空间后  记忆就此中断  当他的意识恢复时  才发现周围的世界已然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头顶前所未有的开阔  要到上千米的高处还会有厚重的云层遮挡  而周围更是一望无际  简单看看就知道面积是以平方公里算的  和过去身处的上万平方米的大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仅仅是视线的延伸  就让他感觉到无比喜悦  那是一只鹰第一次从狭小的牢笼中走出的感觉  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腐臭味道  辐射更是激打在身上  感觉异常的清晰  风吹过时  如同无形的手在触摸着他  就连一望无际的荒野  破败的废弃房屋  以及孤零高耸的输电铁塔  也让他看得津津有味  但是好奇仅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他就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恐惧  他不知道在畏惧着什么  然而这恐惧唤起了他关于过往的一些回忆  仅仅回想到黑暗空间后  他的意识就立刻是一片空白  所有的记忆在这一刻均被遗忘  淡漠、冰冷的感觉重新占据了他的意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