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五

章二十 预见 五

  他站了起來  先是看了看周围几具倒着的人类尸体  再仔细地看看自己  这是一个人类男孩的形象  躯体很匀称  肌肤白晰光洁  只是手指上染着丝丝血迹  而尸体上的那些伤痕表明  这些人都是他杀的  他忽然感觉到极度的饥饿  而本能告诉他  面前这些人类都是很好的食物  不过他犹豫着  再次看了看自己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究竟长的是什么样子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  甚至内部结构  他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类的三四岁男孩  惟一一点特殊的地方  或许就是在他过分漂亮的脸和躯体

  他忽然蹲下  在地上用力地挖着  地面很坚硬  土已经冻得硬了  而他的手仍然十分柔软  挖着挖着  血就染上了冻土  指尖上传來钻心的痛  他却毫不在意  身体上的伤可以恢复  但是沒有食物很快就会死去  至于痛楚  在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中  和那些实验比起來  完全可以忽略  或许是被血气吸引  从冻土深处猛然窜上一只变异蜥蜴  寒冷天气本來不是它们活动的季节  但对它却沒有任何影响  他猛然抓住了这只蜥蜴  捏碎头骨  然后塞进嘴里  吞了下去

  一只蜥蜴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而他依然脆弱  皮肤明显不足以保暖和护住水分  寒冷的风正在时时刻刻带走他的体温  从而消耗宝贵的能量  于是  他从死人身上撕下衣服  一条条缠在身上

  记忆到此断裂  再次有清晰的记忆  是一座废弃的大城市中  他蹲坐在阴暗的小巷中  茫然着  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些什么  他的心底是一片黑暗  里面却有着无数凄厉高亢的尖叫  一个低沉的声音不停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他却怎么都听不清内容  被绷带束缚的身体表面平静  内里却在沸腾激昂  视野里看到的一切都是绿色的  他很想放开自己  那样将会使恐惧终结  而他将再也不用畏惧什么  不用担心饥饿  因为食物无所不在  他也不必再害怕黑暗  因为黑暗将成为他的领域  寂静与寒冷则是他的伙伴

  而他意识深处燃着一朵苍白色的火  想要挣破束缚  焚毁让他恐惧或是厌恶的世界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女人从巷口跑了过來  她惊慌失措  四下张望了一下  忽然看到他  她犹豫了一下  可是巷外传來嘈杂的声音却让她下定了决心  她猛然冲到了他的面前  把一个布包塞进他的怀里  然后就从小巷的另一头跑开  在跑出小巷后  她停了停  然后发出一声尖叫  这才继续向远处跑去  一群暴徒从巷口涌了进來  女人隐约的尖叫声传进他们的耳朵  立刻让他们兴奋得双眼通红  大呼高喊着追了下去  都沒有注意到坐在墙角阴影中的他

  他安静地坐着  看着  在碧色的视界中  所有的物品都由线条、曲面和浓淡不一的绿色表示  但是它们都被立体地呈现出來  就连内部结构也是层层揭示  在他看來  什么都算是物体  石头、废墟、暴徒  甚至是刚刚过去的女人

  然而就在这时  他的怀中忽然传來了一阵温暖的感觉  他把怀中的包裹拿出來  打开  于是看到了一双天使般纯净的蓝色眼睛  这双眼睛穿透了无所不在的绿色  并且打破了绿色组成的世界  于是他重新看到各种色彩  也感觉到了怀中小女孩与他所定义的物体的不同  女孩温暖、柔和的生命触感  忽然让他心底最深处的某个地方为之溶化  本已静止多年的思维又开始流动

  暴徒们已经走远了  远方狂欢而残酷的集会已经到了尾声  他打开襁褓  露出女婴的耳朵  让她听到母亲最后留下的声音  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  但希望她多少能够记住一点  不过就算她记不住也沒有关系  他会记住

  他们会长大  会有力量  所以会有那么一天  他会带着她回來  改变这个世界  在这之前  他要把她养大

  他的心忽然跳了快了  竟然有莫名的激动  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因为从这一刻起  他有了一件需要去做的事

  许多尘封的记忆就此掀开  却全然沒有让人愉快的地方  而那些依旧躲藏在黑暗中的记忆  想必更加的黑暗绝望  而打开尘封记忆的钥匙  就是罗切斯特博士打出的密码  从一开始就植根于基因最深处的烙印

  看到苏从短暂的失神中恢复  罗切斯特说:“现在你应该相信我的话了  那么现在  我们可以谈谈接下來该做的事  很高兴看到你可以成长到今天的程度  连卡诺萨都死在你的手上  真不愧是我所创作出的最完美的造物  ”

  苏浮上一抹淡淡的微笑  问:“要我帮你作事吗  ……让你这样想的理由  就是因为你在实验室中创造了我  ”

  揭开了那些尘封的回忆后  如果‘创造’苏只是罗切斯特的惟一理由  那么苏很不介意动动手把太阳大神殿给毁了  虽然神殿中也有几缕让他戒惧的气息  但是在他们找到这里之前  苏很有可能找到罗切斯特博士的本体所在  有这面景色绝佳的玻璃壁墙在  苏就有了逃脱的通途  最差的结果他也能逃掉  几个月后  苏会带着一支完整的生化军队回归

  沒想到罗切斯特摇了摇头  说:“当然不是  虽然的确是我创造了你  但是我相信成长的过程对你來说并不愉快  真正的原因  是在于我们共同的敌人  当初从实验基地送往南大陆秘密基地的‘惟一’  在你们的语言中  也称它为使徒  ”

  “使徒  ”这个词让苏和本能同时严肃起來  说:“你刚才说送到秘密基地的是‘惟一’  但是就我所知  使徒似乎不止一个  ”

  罗切斯特带着洞悉一切的从容和镇定  微笑着说:“‘惟一’是惟一的  但使徒却有五个  或许  有可能更多一些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