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预见 八

章二十 预见 八

  ‘惟一’的产生震动了联邦,虽然整个有资格知道这一消息的人还不到一百人,但是他们却是控制着权利机构的真正大人物。罗切斯特博士也不仅仅是在生物基因领域方面有天赋,在演讲方面也堪称大师。博士在联邦各州进行了几十场巡回路演,每场如果不是一对一,在场的听众最多也不超过三个人。博士讲述了生物基质的研究进程,描述了‘惟一’的性质,并且重点讲述了项目研究最具诱惑的突破领域:利用‘惟一’的基因改造人体,将有可能使人类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而在改造过程中会产生的一个副作用,就是延长受改造的人的生命。

  就如旧时代最著名的药物万艾可,对投资者来说,博士项目的副作用所产生的吸引力,要远远超过项目原本的目的。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年中,罗切斯特博士又得到了超过千亿的联邦临时拨款,当然是隐藏在各种名目的临时预算下。而为了掩饰突然增加的预算,联邦政府甚至想办法发动了一场小型的海外战争。从私人途径流向博士的款项,则是政府拨款的两倍左右。依靠新得到的资金,博士的研究进度也大大加快。按照联邦的惯例,拿到巨额投资的罗切斯特,自然而然地成为整个项目的最高领导者。

  ‘惟一’自从诞生之日起,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能量和养分,但是它本身却没有更多的变化,变成了由几个不同细胞聚合而成的生命体后,就不再成长,可是吸收的能量和养分却以几何级数在增加着。任由博士用尽一切手段,也无法从微结构上找出‘惟一’和以往有何不同。在‘惟一’诞生后,其它生命基质中又依次有生命产生,经过漫长的培养,在吸收了海量的能量和营养物质后,博士终于收获了五个完整的‘器官’。

  五个器官从产生到稳固,整个过程完全隐藏在黑暗之中,且不可探测。它们功能不明,但当放在一起时,五个器官之间却又会产生某种程度上的共鸣,并且有共同发育的征兆。就在这一关键时候,博士感觉到了一种从内心最深处泛上的恐惧,立刻下意识地切断了五个超级器官之间的联系,并且将它们彻底冰冻,并且分开放置。

  罗切斯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做,但是他有种感觉,如果真的让五个器官融合成一体,那么诞生出的超级生命绝不可能是人类现有科技所能控制的,那时将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可是仅仅冷冻和分开存放并不能让博士安,于是他利用手中的资源开始构建五个相隔遥远的新基地,专门用于放置五个超级器官,并加以研究。当基地落成,超级器官放置到位后,罗切斯特才稍稍的安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惟一’突然活跃,飞速成长,并且变得极具进攻性。盛放着‘惟一’的容器是用航天材料制成,厚达二十厘米的多层复合玻璃钢强度甚至超过战车的装甲。然而仅仅是由几十个细胞组成的惟一仅仅用了几个小时,就在复合玻璃上打出了一个孔洞,释放出一种极为强烈的生物毒素。当警报在基地中响起时,内层实验室中还在工作的十几名科研人员已经变成了尸体。

  在最近的一个月中,罗切斯特博士每天只能睡着不到两个小时,莫名的焦虑和不安让他彻夜难眠。所以当警报响起时,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到是惟一突破了束缚,然后,本能让他做出了一个极为重大的选择,他按下了控制台上一个不起眼的红色按钮。

  内层实验室在几秒钟内就被完全封闭,随后炽热白亮的火流就从数十个隐藏的喷口吹出,高达上万度的烈焰熔化了内层实验室的一切,也包括‘惟一’。

  惟一是可以毁灭的,只要环境温度超过了一千度,惟一就会焚化。这是罗切斯特研究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博士也有些不明白,‘惟一’体现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生物特性,怎么在耐高温方面还不如生物基质?不管怎么说,他预先布置的安全措施终于起了作用,虽然毁灭了惟一非常可惜,和惟一一起被毁灭的还有四个试验体,他们是博士‘伊甸园’计划的第一批产品,是未来完美人类的先行者。虽然损失巨大,但也比让惟一脱离控制要好得多。

  这次事故让罗切斯特意识到了‘惟一’的危险,因此所有基地的安全设施都得到了全面加强。然而当改造工程进入尾声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某份生物基质产生了异变,在里面诞生出了新的‘惟一’!

  新的惟一同样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但这一次博士作出了充足的准备,限制了对惟一的营养和能量供应,并用接近绝对零度的温度封锁了它的活性。然而,整个基地的生物基质开始接二连三的活化,不断产生各式各样拥有强大攻击力的生物,这些生物生长速度极快,攻击力也相当强大,要不是博士早就有所准备,在这些生物刚刚完成生长就启动了摧毁装置,恐怕整个基地都会陷入一场灾难。但这是一场永无止尽的消耗战,只要惟一存在,新的攻击性生物就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甚至生物基质消耗完,从普通的培养液中也能产生攻击性生物!不得以之下,罗切斯特再次毁灭了惟一,所有生物基质即刻停上了活化。

  数年之后,惟一第三次出现。迎接它的是早就准备好的容器和接近绝对零度的低温。在同一年,博士的‘伊甸园’计划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三份超级实验体开始呈现出无穷的进化潜力,已经具备了完美人类的雏形。

  从博士得到第二次启动资金到制造出三个超级实验体,已经整整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中,和各种类型超级生命打交道的博士,就象周旋在无数猛兽中的孩子,危险程度已不仅仅是玩火或是悬崖边跳舞可以形容。但是一个个难关、一次次危险却都安然度过,完全就是一个奇迹。

  在这个大厅中,正将博士十年的经历以浓缩的方式完整呈现出来,其中的紧张程度,足以让人呼吸停滞。但是奇迹可以持续十年吗?

  看着苏质询的目光,罗切斯特叹息一声,说:“其实在第二次得到启动资金之前,我就觉醒了不完整预知的能力。十年中,每当有重大事件发生,我都会在事前有模糊的预感,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判断。而到了后期,当我在神秘学上的能力有所发展,预见就更加准确,就好象……好象有一个声音,总会在冥冥之中给我以提示。直到我在神秘学领域的能力达到了十一阶,拥有了预见后,我才明白,当初我听到的声音其实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在那十年中,我没有预见到的只有两件事,战争的爆发和试验体的逃脱。”

  画面一转,在苏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培养槽,里面又嵌套着一个一米见方的全封闭培养皿。在培养皿的中央部位,则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培养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下降。而外面的显示屏上,代表着电力消耗的数据始终维持在高位,核心处的小培养皿所消耗的电力,居然已经相当于一个小型的炼钢电炉。

  画面放大,焦点对准了中央的小培养皿,这时可以清晰地看到培养液不断向中央的漩涡中心涌去,又诡异地凭空消失,根本找不出它们去了哪里。

  苏好看的双眉慢慢锁到了一起,虽然看到的只是一些影像,但是他知道,这就是事实真相。而且从看到这个小培养皿的第一眼起,他就感觉到非常不舒服,莫名的恐惧,以及无法压抑的敌意混杂在一起,让他几乎要当场爆发。单纯的影像可不会引起他如此强烈的悸动,虚假的影像更不可能。

  画面再次放大,这次深入到漩涡中心,一直放大到细胞层级才停了下来。培养液已经变成了滔天巨浪,几乎占满了整个视界。在漩涡中心处,飘浮着一个不大的物体,它是由数根长条型的结构体搭建而成,那些长方体就是构成核心的细胞,每个细胞上都有固定的凹凸接口,可以互相嵌合在一起。此刻所有的细胞构建出一个十六面体,那些细胞就是立方体的各条边。十六面体中心处飘浮着一团无形的黑暗,所有的培养液一旦触及黑暗的边缘,就会彻底消失。看起来,那团黑暗就象是通向另一个空间的出口。

  画面中的‘惟一’似乎感应到有人在注视着它,忽然加快了吞噬营养液的速度,阵阵清晰冰寒的毁灭气息居然穿透了重重影像,直接投射在苏身上!苏双眼中碧绿火焰猛然闪亮,竟然喷出两条淡淡的光芒,淡金色的碎发也无风自起,身体调整震颤起来,周围空气受到震荡,发出噼噼啪啪的爆鸣声。一刹那间,苏已进入最高等级的临战状态!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差点就施放出极速突进,闪进到惟一面前,用最猛烈的手段毁灭它。

  理智提醒着苏,他所见到的惟一只是影像而已。惟一的本体并不在这个大厅中,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无所察觉。但是苏看到的又不仅仅是影像,他已经知道,所看到的影像不只是有纪录的资料,其中有许多是罗切斯特使用神秘学的能力还原出来的。比如某种能力可以把当前地点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重现出来。当初议长之子死在苏手下之后,贝布拉兹就应该是利用这一能力察觉到了真相。

  罗切斯特在神秘学上造诣之高,是苏前所未见的。他不仅还原了当时的场景,甚至在纪录影像时还做到了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阻碍,将惟一与苏有限度地联接到了一起。这就是苏能够从惟一的影像上感觉到毁灭气息的原因。

  从放大的画面看,‘惟一’完全不象一个生命体,而是一栋架构精美的建筑,它的每个细胞都是棱角分明,外表光滑得象是经过工艺精湛的打磨,而且嵌合部结合紧密得如同一点误差都没有。要知道这可不是高大的建筑,而是细胞层面的显微图像。

  ‘惟一’第二次重生后很快就被毁灭了,这次早有准备的博士在它突破囚笼之前就启动了销毁程度。很快,惟一就再一次重生。两次重新出现的惟一微观形态截然不同,甚至在同一个重生周期内它的结构也会有极大的变化。看到这里,苏终于明白了罗切斯特所说的根本不清楚惟一的真实形态是什么这句话的含义。

  当‘惟一’再次重生时,博士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再次出现了意外,意外不是发生在惟一身上,而是超级实验体的逃跑!当时的一号和二号还只是游离在培养液中的分散细胞,只有三号有类似于小狗一样大小的身体。而当装有一号与二号的培养槽离奇破裂后,博士就知道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超级实验体某种程度上已经拥有‘惟一’的部分特性,它们可以从任何一个单一细胞成长到完整体。而在细胞阶段,它们又有超级细菌的一切特征:耐药、存活能力惊人、繁殖迅速、可以通过多种途径传播。在超级实险体出现泄露的当晚,罗切斯特博士就做出决定,牺牲在实验区的所有研究人员,封闭实验区,他自己则带着惟一提前离开了实验区。

  这个时候,大厅中重新亮起了灯光,浓缩着历史积压的沉郁的影像到此告一段落。

  “现在,我想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惟一’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从超级实验体取得初步成功的时候,我就发现它们之间有着天然的敌意,就象是一对天敌。它们会在一切场合、利用一切机会战斗,这一点从未有所改变。所以,你和‘惟一’之间,最终只会有一方存活。”罗切斯特博士宁定地说。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