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一 飞翔 二

章二十一 飞翔 二

  当夜幕降临时  老式飞机已轰鸣着掠过大海  海岸礁石嶙峋  夜幕下的大海掀起一波波黑色浊浪  狠狠地拍在礁石上  发出阵阵轰鸣  夜色笼罩下的大海咆哮着  然而在高高的海岸边缘出现了一个黑影  从剪影看去  那是一头狼形的生物  它仰头发出一声长长号叫  然后一跃起而  身躯在夜天中划过一道苍劲有力的轨迹  跃落百米  扑入深深的大海

  更多的霍尔奎拉出现在海岸上  它们绝无停留  一头接一头跃入大海  向根本看不见的彼岸游去  随后是黑云一样的雷古纳  它们的体型比霍尔奎拉要小得多  持久力也要差得多  到这里已不断有雷古纳体力耗尽  坠入海中  但余下的雷古纳却还在拼命振动翼翅  顶着海上的狂风  向北方飞去

  所有的霍尔奎拉集结成整齐的阵型  在海中破浪前进  从高空俯瞰  尤如庞大无匹的海兽  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掠过

  此时此刻  北大陆的战火非旦沒有平息  反而越燃越烈  战争所带來的恶果已经充分显示  就连曾是一方净土的龙城也不能完全避免波及

  在龙城南方  座落着一座规模宏大的工厂  工厂守卫并不算十分严密  近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虽已是不小的力量  但和工厂的价值相比  威慑力却显得有些不足  工厂占地达数万平方米  如此大的面积  仅由百名士兵防守  稍稍显得单薄了些  不过工厂外竖立着的指示牌上那醒目的摩根家族徽记  却可以使任何垂涎此地的人三思  这是人工合成食品的工厂  座落在交通要冲  直接处于交战双方战线中心地带  由于摩根家族秉持中立立场  在如此要地布置重兵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因此只有象征性的守卫兵力

  夜很黑  在辐射云层的笼罩下  入夜之后  几乎就是绝对的黑暗了  但黑暗并不会对能力者构成太大阻碍  夜视几乎是普及了  两名卫兵站在哨位上  有些百无聊赖地活动着手脚  在这个时代  夜晚总是有些寒冷的  这里从无战火波及  和平日子过得久了  让这些卫兵们早已失去了警觉心  在他们内心中  仍是深信不会有谁会愚蠢到与摩根家族开战  而且这座合成食品工厂并不完全是摩根家族的产业  血腥议会才是幕后的大股东

  然而  他们并不知道  黑暗中已经有超过十个瞄准镜将他们套进准星内

  沉闷的枪声几乎在同一时刻响起  各个哨位的哨兵身上或是头上纷纷爆出大团血花  黑暗之中  数以百计的身影从藏身之处跃出  向工厂扑去  刺耳的警报声旋即响起  还在睡梦中的守卫们立刻从床上跳起  抓起武器就冲出宿舍  可是他们刚刚出门  就被迎面一阵密集弹雨象割草一样放倒  少数幸存守卫则退回宿舍  借助地形拼命抵抗  一边把遇袭消息传递出去

  激烈的枪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进攻者数量众多  但是衣着武器五花八门  战术素养更远不及守卫  指挥也显得混乱  尽管偷袭成功  又占据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入侵者仍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完全占领整座食品工厂  而且还未能阻止绝望的守卫们引爆一个人工食品合成车间

  龙骑总部依旧一片安宁  老式的大楼上  从几扇窗户中不断流溢出温暖的灯光  总部的工作人员已经越來越少了  随着战争的进行  暗黑龙骑的存在意义正在消失  大部分龙骑都分别加入了交战两方  归属摩根麾下的暗黑龙骑也越來越少  除了家族成员之外  就只有少数类似于胡里奥中校这样平民出身的龙骑还呆在暗黑龙骑

  夜已经深了  摩根将军仍然沒有休息  他坐在沙发中  正翻阅着一本关于旧时代历史的书  茶几上的咖啡不断飘出缕缕醇香  在现在这种时刻  可绝对是过度奢侈享受  在办公室外  性感美艳兼而有之的女秘书正坐在办公桌后  很是无聊地玩着钢笔  明显有了些睡意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吓了她一跳  甚至失手打翻了一杯咖啡  她一边忙乱地擦着泼洒的咖啡  一边急忙抓起电话听筒

  才听了两句  她的脸色就骤然变了  撕下一张便签  快速记录要点后  就走进摩根将军的办公室  把便签放在将军面前

  飞速扫了一眼便签  摩根将军的手竟微微一抖  说:“埃提亚的食品合成工厂遭到袭击  已经陷落了  很好  他们终于走出这一步了  ”

  他站了起來  在办公室中來回走了几圈  然后在落地窗前停下  凝望着夜幕下深黑色的大海  吩咐着:“告诉帕尼娅  让她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袭击了我们的食品工厂  还有  不管对方是谁  都把工厂给我夺回來  她有24个小时时间  至于战斗要求……我不希望让哪怕是一个入侵者逃跑  也不需要任何俘虏  她会明白我的意思  另外  通知洛克  让他开始动员家族部队  他有3天时间  ”

  女秘书快速记下命令后  就离开了办公室  摩根将军缓缓转身  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  他似乎苍老了十几岁  将军走到办公桌前  沉吟片刻  提起电话  拨通了一个号码  等了片刻  说:“老朋友  你那里情况如何  ”

  电话里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很好  很安静  也沒什么小虫子來打扰我  不过就是有些太安静了  让人有些心慌  我们那些老朋友们可不是什么安分的家伙  他们到现在还沒有动作  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事  ”

  摩根将军叹了口气  说:“或许他们在谋划着些什么  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做点什么了  战争打到这个时候  也该到翻底牌的时间了  但是你那里非常重要  你可要看好了  千万别让那个家伙趁乱从里面逃出來  ”

  “放心  几十年了  我这里可从沒出过错  牢里的那几个家伙  就等着烂在地底下吧  不过二号已经放出來很久了  他沒惹什么乱子吧  这可是我为了你私自放出來的  要是出了什么事  我可有些不好交待  ”

  摩根将军笑了笑  说:“他和海伦在一起  还能弄出什么花样來  ”

  电话中传出一阵豪放的大笑:“那倒也是  海伦那个小家伙几岁的时候就非常难缠了  我还沒见过能够让她吃亏的人呢  不过  海伦身体毕竟很虚弱  这可是个硬伤  二号那家伙有时候可是会发疯的  你还是当心一点的好  ”

  “沒关系  还有科提斯在呢  ”

  “那块狡猾的黑钢  ”

  “就是他  ”

  “我怎么记得那个愣小子似乎很不喜欢你  ”

  “是海伦叫他來的  ”

  “嗯  那还差不多  嘿嘿  我就觉得你办事沒那么周到  好了  我该去查查牢房了  你知道那些家伙有多麻烦  稍微不注意就会弄些事情出來  不过你放心  我会盯紧一号的  ”

  放下电话  摩根将军想了想  忽然又觉得不是那么放心了  于是再次拨了个号码  片刻后  办公桌的光屏上出现了海伦的头像  她显得有些憔悴  但脸上依旧是冰冷机械的表情  冷冷地说:“摩根将军  现在能源非常紧缺  我的很多实验设备都被迫关机了  所以远程无线通讯是件非常奢侈的举动  我希望您要说的事足够重要  至少对得起消耗掉的这些能源  ”

  摩根将军张了张嘴  想要说什么  却又沒说出來  过了好一阵  才问:“最近……缺什么吗  ”

  海伦冰冻的脸上显出一丝诧异  她也停顿了一下  才说:“电  燃料  弹药  原料  药品还有食物  什么都缺  特别是食物  那两个家伙很能吃  ”

  摩根将军小心翼翼地问:“那我明天一早就让人送些东西过去  ”

  “不必了  我付不起钱  ”海伦直接拒绝  她一向如此  帕瑟芬妮被取消将军头衔后  也沒能给私立医院留下多少预算  前次依靠计谋获取的资金很快就已消耗一空  现在海伦已经和赤贫无异  根本无力购买战争状态下这些极为紧缺的物资

  “这样吧  我可以给你提供贷款  专门用于购买这些东西  利率就按现在市场通行的计算  ”摩根将军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海伦再次拒绝  说:“抱歉  我现在不再需要这些东西  如果您沒有其它事情  我想能源已经消耗得足够多了  ”

  “他对我已经死心了  ”

  摩根吃了一惊:“什么  这可不象他的作风  ”

  “我在他最引以为傲的地方狠狠践踏了他的自尊心  他就知难而退了  这沒什么难的  ”海伦轻描淡写地说  然后切断了通讯

  “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践踏自尊……嗯  有些奇怪  拉菲那家伙  不是一向以自己的战力为傲吗  ”摩根将军皱眉苦思  这时的他  脸上全是好奇与关切  全沒了下令家族武力动员时的峥嵘杀伐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