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一 飞翔 五

章二十一 飞翔 五

  “如果你再这么胡乱说话的话  我可保证你的预言很快会变成现实  ”海伦冷冷地说  手一挥  把一大堆装备狠狠地砸在拉菲身上

  拉菲嘴里嘟囔着什么  却不敢真的让海伦听见  只得把音量控制在让她听不到的程度  一边埋头检视着海伦扔过來的装备  科提斯显然是听得见拉菲在说什么的  不过他只是闷坐着  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突然换了身装束的海伦  谁敢沒有想到的是  突然想起了一个中性且有磁性的声音:“他在说:一点女人味都沒有的家伙  我看谁敢娶你  ”

  这个声音石破天惊  象是在拉菲屁股下面点了一把火  让他直接弹了起來  一道凌厉的波纹瞬间布满整间餐厅  所有瓷制餐具顷刻间多了许多裂纹  甚至几个钢制托盘也出现明显的扭曲  他沒有找到任何潜藏着的敌人  稍稍冷静一下后  拉菲忽然盯住了雪  一脸掩饰不住的震惊

  海伦将另一只手拎着装备扔到科提斯面前  随后取出双多功能战术手套  戴在手上  然后仔细调试着各种电子设备  她显得专心  似乎完全沒有听到雪刚才在说些什么  可是雪的声音那么大  海伦越是这样  拉菲就越是清楚  她不禁听到  而且认真地记住了

  科提斯咧开大嘴  向拉菲无声地一笑  开始整理海伦扔过來的装备  并且一一穿戴装佩上  不过拉菲很快又是一声怪叫  拎着一套小巧的由耳机、通话器和腕表式中央处理器组成的系统  叫了起來:“这是什么  别告诉我这是单兵作战指挥系统  ”

  海伦已经完成了调试  把所有设备都已备好  听到拉菲的叫说  淡漠地回应着:“就是单兵作战指挥系统  不过我已经作了改进  性能增强大约几倍吧  ”

  拉菲又叫了起來:“可这不是龙骑们配给扈从步兵的标准装备吗  连正式的龙骑列兵都不会用这玩意儿的  ”

  “为了方便我指挥  ”海伦说得天经地义

  拉菲脸色变了几次  终于小心翼翼地提议着:“这个……海伦  你看  你只要告诉我们到哪里  去杀谁就可以了  其它事情我们都可以自己搞定的  这样你也可以轻松些  不是吗  那边那个黑大个也是这样想的吧……”

  科提斯已经装备完单兵作战系统  用行动给了拉菲一个耳光

  片刻之后  一行三人离开了私人医院  虽然形象各异  单是整齐的单兵作战系统却显示这是一支注重整体的队伍  一身作战服的海伦尽显平时掩藏在白衣下的好身材  她身材匀称欣长  曲线并非特别突出  似乎沒有什么特点  但也找不出任何缺点  她的腿很直很长  臀部翘得恰到好处  胸也诱惑得恰到好处  这样的身材  配上冷冽美丽的脸  以及充满暴力美感的作战服  本该构成极度的诱惑  可不知是怎么回事  就连拉菲这样的人  看到那梦寐以求的身体轮廓时  却总会想起海伦那机械般精致的侧脸  每当这时  他就象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  所有的都会彻底消退

  在离开前  海伦将医院大门关好  锁上  然后立了块牌子  上面用醒目的字体写着:“警告  内部极度危险  擅入者后果自负  海伦  ”

  在战争时代  再坚固的锁和门都只有象征意义  不过海伦相信  在那些了解自己的人眼中  自己的签名已经有足够的警告意义了  谅他们也不敢把这警告当成空气  而那些不知道‘海伦’这个名字含义的人  应该会和他们众多前辈一样  在医院内深沉的黑暗中永远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当然  如果傻瓜们数量多到可以用尸体推平所有的机关陷阱  那海伦也就沒有办法了

  越野车被抛在车库里  已经沒有任何燃烧可以让它启动了  所以三个人排成一列  慢慢向龙城外走去  在黑暗中  废墟的缝隙里不时透出炽热、贪婪或者阴狠的目光  在三个人身上扫來扫去  然而拉菲那头银发始终飞舞飘扬  而且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在黑暗中显得无比醒目  现在无论是议长还是女皇方的人  只要对价值连城的私立医院感兴趣的  都记住了拉菲那头燃烧般的银发  他出手的次数并不多  杀的人也远不及黑钢上尉  可是对敌人的震慑却比科提斯还要强烈  凡是落到拉菲手里的人  从來沒有可以顺利地死去的  最多一次  拉菲将一伙二十多个袭击者一网打尽  就在医院外的空地上慢条斯理地杀起來  惨叫声一个接一个  从黄昏直到第二天凌明  才把二十多人全部杀死

  在拉菲的辞典中  从來沒有仁慈这个词  只要是敌人  只要想他死的人  他就可以保证让对方死得比自己想象中的结局更惨  而那些曾经憎恨、指责过他的人  大多也在他的手下享受到了一个永生难忘的死亡盛宴

  所以  在科提斯负责守卫私立医院的时候  不知死活的人还时有出现  可是当拉菲接手了几次防务后  世界立刻变得清静了许多

  黑暗中  一双眼睛盯着远处那燃烧着的银发  喉节上下滚动了一下  不过他可不敢用瞄准镜去套拉菲  天知道他会不会感觉到敌意  从而做点什么出來  那些高阶能力者都不能用常识來揣测  而拉菲更是高阶能力者中的疯子  完全不是他一个只有五阶的小人物能够抗衡的

  就在这个时候  黑暗中忽然探出一条细而长的刺  无声无息地刺穿了钢制的护颈  截断了颈椎  然后顺着椎腔而上  将他的大脑彻底搅烂

  雪落在仍然抽搐着的身体上  收回了舌头  细而长的舌头上粘了鲜血和脑浆  味道让它也有点心动  在它的评价体系中  这些都是热量高、容易吸收的食物  倒下的那具身体  仅仅是单纯的体格就意味着大量的食物  更何况能力者身体中储存的能量更是远远超过普通生物  对它的诱惑大得异乎寻常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