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一 飞翔 六

章二十一 飞翔 六

  不过  犹豫之后  雪还是抖了抖舌头  将上面粘着所有血肉都震落  它不准备将人类当成食物  虽然在本能中认为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东西都可以作为食物  但雪就是不准备这样做  虽然人类真的很好吃

  它有些焦虑不安地挥了挥尾巴  锋利的尖端轻而易举地拍碎了几块石头  借着这个动作  它才能压下身体内的饥饿感  雪的饥饿感  是由现有能量储备和储能上限的差距决定的  现在在私立医院时它的能量储备还是在缓慢增加的  可是上限却上涨得太快  几乎每次改造身体都会翻上几倍

  雪又恋恋不舍地向地上的尸体看了看  才拖着饥饿不堪的身体  跃入黑暗  一分钟后  又是一个身体渐渐冰冷

  小小的身体在黑暗中舞动着  掠走一条又一条生命  每次都会留恋地在尸体周围转上几圈  有时甚至会深深地嗅一下  然后带着难耐的饥饿继续奔向下一个目标  雪判定目标的方法很简单  选择有敌意的  同时实力强的  可是它也有些不理解这些人类  明明只有四阶五阶的能力  怎么却敢对海伦的队伍探头探脑  疑惑之际  它抽出武器备箱中一枚棱刺  含在嘴里  用力喷了出去

  以三倍音速飞行的棱刺瞬息间沒入一个夜行人的侧面  再从另一侧飞出  然后打穿了几堵混凝土墙  不知去向  当棱刺飞行带起的尖锐啸声姗姗來迟时  夜行人的身体两侧骤然爆出两团血雾  伤口扩大了几倍  他喉咙中咯咯作响  一脸恐惧和不可思议  却连站起來都做不到  挣扎了两下  后背更是整个裂开  身体几乎断成两截

  雪无声无息从他身边掠过  找到了那枚失落的棱刺  虽然已经严重变形  但仍重新装回到武器备箱中  棱刺的杀伤力已经比得上电磁动能步枪了  雪已经在考虑下次要减小出力了  至少杀个六阶能力者还用不着这么大的威力

  小小的死神在暗夜中不停地收割着生命  自然瞒不过拉菲和科提斯  上尉依旧沉默  拉菲却有些许的不安  想到过去和雪的大大小小摩擦  拉菲就觉得自己那漂亮的头发有些危险了

  和思维跳跃不定的拉菲不同  科提斯却要沉稳得多  他看了看始终沉默走在队伍中间的海伦  开口问:“我们这次要去哪  不可能只是为了抢些东西吧  看你准备的这些东西  我们是要打大仗了  ”

  “我们可能需要杀很多人  ”海伦回答

  “为什么  我知道你肯定有理由  可是我还是喜欢弄得明白些  ”科提斯皱眉问着

  海伦拢了拢额前的一丝乱发  继续坚定向前走着  只是带着淡淡杀机说:“帕瑟芬妮伤了  而且很重  ”

  科提斯的小眼睛骤然眯成了一条缝  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词:“是吗  很好  在哪  ”

  “跟着我就可以了  ”

  科提斯走快一步  和海伦并行着  说:“要我帮你一把吗  ”

  海伦摇了摇头  说:“不用  我们还有些时间  不管面对什么人  芬妮都会是最难对付的那类人  而且  我也需要让自己逐渐适应高强度的战斗  ”

  看着海伦额头流下的汗水  科提斯想要说什么  却沒有开口  而是默默地和她并肩走着  拉菲从始至终都沒有说什么  只是收起了慵懒的笑容  银发上的光芒也渐渐熄灭  黑暗再次笼罩了一切  在前方几公里处  一名满脸横肉的男人放下了望远镜  显得有些犹豫不定  不过回头看看身后纷纷跃入选定战斗位置的下属  他又有了些信心  凭借着超过五十名精锐的特殊部队成员  他不相信还对付不了对面的三个人  他的手上有着对方详细的资料  海伦沒有能力  科提斯多项七阶  而最危险的银发男人叫做拉菲  有着十阶灵能域的能力  至少从理论上讲  他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是超过对手的  难对付的只是拉菲一个而已  他咬了咬牙  下了最终的决心  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晚的机会  如果能杀了这三个家伙  那他在议长面前的地位恐怕会直线上升

  这时他身后一名助手走过來  压低声音请示着  男人咬了咬牙  重重地做了个挥斩的手势  助手立刻把手臂在空中摇了几圈  向前方一指  左右两翼各有七八个人脱离队伍  逐渐向前推进

  几公里外  三个人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  不过这速度慢得有些让人心焦  惟一的变化  就是海伦把背在身后的突击步枪取了下來  并且装上了一根长得出奇的枪管

  十分钟后  一声沉闷的枪声打破了夜的沉静  随后此起彼伏的火光更是撕裂了黑暗  一个个矫捷得可怕的身影从黑暗中闪出  凶猛扑來  那如风雷般简洁威猛的战术动作  赫然是议长麾下特种部队的招牌动作

  乍遇强敌  海伦这边三个人的反应却是很怪异  科提斯咧开了大嘴  呵呵地笑着  拉菲则用力用手梳理着银色的头发  笑得很有些神经质  只有海伦正常些  她在地上立了个支架  然后把突击步枪架了上去  就这样以站姿瞄准着敌人  虽然是在黑夜中  她这样也是一个极为醒目的靶子

  一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  另一方则是疯子和战场菜鸟的组合  看起來完全是一场不平衡的战争

  激战甫一爆发  特种部队留守后方的队伍就忽然乱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如闪电般飞驰着  一声声尖锐之极的啸声则完全掩盖了人们临死前的惨呼  而冲在前方的战士刚开始全速冲锋  就纷纷怔了怔  因为他们的目标  科提斯和拉菲不知何时竟已消失  这是他们此生最后的疑惑

  海伦就站在战场中央  却奇迹般地沒有一个人把她当成目标  特殊部队的战士都至少有着四阶战力  因此沒有能力的海伦属于被自动忽视之列

  沒有人知道在短短几分钟之内  海伦究竟通过单兵战术系统给科提斯和拉菲发出了多少条指令  只是战斗结束时  科提斯和拉菲都难以置信地互望一眼  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而那名满脸横肉的指挥官  手忙脚乱地闪过了三枚棱刺  却沒能闪过第四枚  腹部立刻被洞穿  就在他强忍伤势想要逃跑时  头突然向后一仰  眉心上冲出一缕鲜血  他艰难地摆正头部  向子弹射來的方向看了一眼  正看到了远处站着的海伦  她仍保持着瞄准的姿势  只是枪口已微抬向上  显然是觉得不需要再补第二枪了  雪的棱刺是致命一击  不过海伦这一枪却是直接毙命

  这是整晚她开的第一枪  也是整场的最后一枪

  指挥官仰天倒下  喘息着  眼神逐渐焕散  只是在想:“怎么会死在她的手上  我……我可有八阶……”

  三人队伍再次变成拉菲在前  海伦居中  科提斯殿后的队列  穿过倒伏的尸体  踏着还温热的鲜血  于夜幕中继续前行

  北方  一辆越野车吼叫着  拖着破烂不堪的身躯穿过崎岖不平的荒野  向一座颇有些规模的聚居地驶去  聚居地建在一座小镇的废墟上  灯火辉煌  酒气冲天  显得热闹而且繁华  充斥着只要今朝的颓废味道

  刚刚冲到聚居地大门  越野车就颤抖了几下  发动机艰难地转了最后几圈  就喷出一团黑烟  再也不动了

  布满弹孔的车门开了几下  却始终未能打开  然后咣当一声  整个车门都被踹了下來  然后一双套着长筒皮鞋的长腿从车内伸出  然后是细而挺拔的腰身  再后是陡然而起的胸部  最后才是帕瑟芬妮那张让男人疯狂颠倒的脸  她跳出越野车  落地时身体却晃了晃

  “妈的  ”她咒骂了一句  一手撑在发动机盖上  这才支撑着沒有倒下  她把手伸进驾驶室  居然又从里面拖出一个人來

  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  有暗红色的短发  发丝柔顺  她的身体同样诱惑  皮制短上衣几乎包裹不住过于饱满的胸部  不过她满脸全是血污  侧脸上更是有一道翻开的可怕伤口  血虽已干涸  但是翻开的皮肉却显得更加恐怖

  帕瑟芬妮是抓着头发把她拖出來的  然后松了手  她就直接栽到在地上  这个女人双手双脚都软软地垂着  几乎失去了全部功能  除了脸上的血污外  她全身几乎被鲜血浸透  手脚关节上更是可以看到明显的枪伤  她的脸抽动着  显得极为痛苦  不过双眼中却是机械般的冰冷  冷冷地看着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又从驾驭室中摸出一支金色玛格纳姆  握在手里  然后弯腰抓着女人的头发  拖着她向聚居地内走去  帕瑟芬妮每迈一步都显得很吃力  拖着女人的手指节因为过于用力而泛着青白色

  在帕瑟芬妮的前方  有一间喧嚣的酒吧  而在她走过的地方  都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线  女人的身体也在地面上拖出一道粗大的血迹

  几十个形态凶猛的男人站在道路两旁  冷眼看着两个突兀的女人  一个喝得半醉的大汉忽然拦住帕瑟芬妮  指了指被拖着的女人  又伸手去摸帕瑟芬妮的脸蛋  含糊地说:“她很漂亮  不过  小妞  你更有味  ”

  帕瑟芬妮嫣然一笑  骤然爆发的美丽顿时让那男人看得呆住  她笑着  说:“谢谢  不过……还是去你妈的  ”

  不等男人反应过來  金色的玛格纳姆就插进他的嘴里  然后发出一声闷响

  血溅上了她的脸  她却沒有去擦  而是一手拖着女人  一手拖着玛格纳姆  一步步挪进乌烟瘴气、群魔乱舞的酒吧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