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一 飞翔 八

章二十一 飞翔 八

  或许是多年压抑  或许是骤然得到过大的权利  或许只是扭曲的性格终于可以尽情展现  加德勒几乎绝大多数清醒时间都处于神经质的状态  几个月  光是被他亲手虐杀的男人女人就不下十个  只要有可能  沒有人愿意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是不得不承认  处在神经质状态下的加德勒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总会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并且都能付诸实施

  不过这个夜晚  敏锐的人会感觉到加德勒有了些不同  可是不同在哪里  却沒人说得出來

  加德勒双眼通红  正死盯着面前的一个培养皿  培养皿中飘浮着一个的女人  她很美丽  身体也健康有力  闭着眼睛  在培养液中载沉载浮

  从哪个角度看  她都是一个不错的女人  除了五十厘米的身高

  她看上去就像一个等比例缩小的模型  但不光有细节  而且还能够呼吸  如同有着自己的生命  但是现在  她光洁健美的身体上却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血正从伤口中渗透出來  甚至脸上痛苦的表情都栩栩如生  如果仔细看  就会发现她和帕瑟芬妮拖着女人长得完全一样

  就在加德勒眼前  女人的身体猛然一颤  下半边脸居然整个炸开  培养液中立刻泛起一团血雾  看着女人美丽容貌尽毁于一旦  加德勒猛然泣号起來  一头撞在培养皿上  泛着油光的头彻底砸烂了培养皿  也被破片划破  当加德勒抬起头时  血混合着培养液不断从脑门上流下

  “八阶  八阶啊  八阶怎么会死  怎么会  艾琳  你可是有好多个八阶  怎么会这样  是谁杀了你  是谁  是谁  ”加德勒捧着微型女人的身体  号叫声在整座大楼中回荡着

  基于康纳博士留下的前三号选民身体  加德勒用光了得自苏的基因材料  终于创造出了艾琳  艾琳拥有多项八阶格斗域能力  超卓的智慧和超过三十年的生命  而且十分美丽  是‘伊甸园’计划最后也是最完美的产品  更是加德勒几十年被压抑的智慧之火的总爆发  而艾琳最具价值的是  她仍然可以通过战斗提升实力  和普通人类完全一样  只有从这个意义上  她才能够被视为完整的生命体  而此前的那些选民  更可以看成是有着人类外表的畸形

  从她的心脏开始强劲搏动的一刻起  加德勒就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爱上了自己的造物  而艾琳刚刚走出培养槽  他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作为造物  艾琳无法  也不知道反抗自己的创造者

  接下來的半个月  加德勒一步都沒有出过房门  他只是和艾琳在一起  生活  休息的时间则不停地给她讲解着这个世界  间中还穿插着大量自己的生平  当然  所有的观点都是从他自己的视角出发  大多数时候  加德勒都是语无伦次  艾琳只是静静地听着  用她超常的智力理解着他所说的一切  直到某一天  加德勒才猛然醒悟  想起应该将艾琳记作失败品  并在档案中注明已销毁  想到这个的时候  汗水立刻浸透了他的衣服

  可是已经晚了  当加德勒冲出房门时  带着议长命令的军官已经走进了中央实验室大门

  作为迄今为止最强大的选民  艾琳毫无悬念地被征召  沒有商量余地  在加德勒的苦苦要求下  特殊部队的总长终于答应让她多留一天  并且在正式出战前安排一个为期三天的战前训练  以提高她在战争中的生存机会

  艾琳留下的最后一晚  加德勒并未和她进行最后的激情  而是疯狂工作了一个通宵  培养出一个艾琳的缩微版本  这个版本和艾琳本体有着天然的联系  如果艾琳受伤了  那么她相应的部位也会出现破损

  在艾琳第一次正式出战后  加德勒就守在缩微标本前  然后  是折磨到他将近发疯的一日一夜  从最初受伤后不久  加德勒就发现艾琳其实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  但身上的伤痕还是在一处处地增加着  这个事实崩断了他心中最后一道堤防

  加德勒冲到自己的办公室  在输入冗长的密码后  打开了封锁严密的保险柜  从里面取出两枚冰封的针剂

  捧着两支针剂  加德勒抬起了头  看着面前的大屏幕  他的办公室很大  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屏幕上  始终播放着基因锁的解析图  而现在  极度复杂的基因锁已经解开了四分之三  只有最后一部分仍处于锁定状态  数以万计的基因片段漂浮着  并且无规则地旋转移动  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数字是65535  这是已经解锁的基因编码片段数字  而其中加德勒真正弄明白意义的编码还不超过一千个  信息并不仅仅存储于基因编码之内  各编码之间相互的运动轨迹规则中储存着更多的信息  但这绝不是当前的计算中枢可以解开的秘密  也不可能是下一代或是几代新的计算中枢能够解决的  加德勒甚至怀疑按目前的技术进步速度  哪怕一百年之后  是否就有可能解开深藏其中的秘密

  加德勒很清楚  到目前为止  他所取得的所成就都是建立在对解开的基因编码进行破译上  而除了第一次的偶然  其余的基因锁其实都是自行打开的  和他根本沒有任何关系  不过他虽然沒法破译  但仍可以复制  虽然复制的也只是一小部分  这两支针剂中装载的就是部分复制基因  具体效果如何  就连加德勒自己都不知道

  他推开另一侧墙壁上的暗门  门后竟是一间暗牢  一个着的男人被锁在囚牢内  一看到加德勒  他立刻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  不停地向角落里缩去  然而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锁在墙壁上  根本就躲不到哪里去

  “博士  好久不见了  这次我为你准备了全新的礼物  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加德勒嗓音尖细锐利  带着刻意做作的甜腻  再加上不停滴油的秃顶  显得格外恶心和恐怖

  “你……”囚牢中束缚着的竟然是康纳博士  这个昔日的天才  曾经血腥议会的风云人物  众多大人物青睐和倚重的对象  现在不光成为囚犯  而且显然已被折磨得失去了全部的意志和尊严  除了闪躲和恐惧  就连叫骂的勇气都沒了

  加德勒取出一支针剂  放在旁边一台巨大的仪器中  然后启动  沉闷的轰鸣声中  强力辐射束激打在针剂上  激活了里面的基因片段  虽然针剂温度显示只有零下三十度  溶液却开始沸腾  激活完毕  加德勒拿出针剂  走进囚牢  把针尖对准康纳的心口  慢慢刺了进去  一边盯着康纳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  一边慢慢地说:“我给你作了那么多年的助手  很承受你的照顾  从哪个角度來说  都得好好的报答  我知道  ‘伊甸园’计划就是您的毕生梦想  您一直想制成使徒级别的人造兵器  您看  这支针管中的东西  就是有可能造就使徒的钥匙  它是解开了大部分基因锁的入侵者复制品  这种东西可不多  只有两支  而且也不会有更多了  因为最后的材料都用在里面了  正好  您一支  我一支  看看我们之间谁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使徒吧  哈哈哈  作为您曾经的助手  我一定要给你一个机会  这就是你最后的机会  活下去的机会!怎么样  我这份礼物非常不错吧  哈哈哈哈  ”

  康纳抽搐颤抖着  针尖已经完全刺入心脏  针管中沸腾的液体慢慢注入  充斥了他的心脏  康纳全身猛然一震  慢慢垂下了头  加德勒却仍把所有的药剂都注入  才停了手  他连针管都不拔  而是取出第二支药剂  开始激活

  等待的过程短暂却又漫长  加德勒看着逐渐沸腾的药剂  洋溢着疯狂扭曲的笑容  油一滴滴从头顶滑落  流进眼里  他却完全不眨一下眼睛  开始扩散的瞳孔中只有那支正在闪亮的药剂

  激活终于完成  加德勒拿起针剂  用力刺入胸膛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针尖刺入心脏的感觉  沸腾的药剂象火一样流入心脏  烧灼的痛苦让加德勒几乎窒息  要靠在铁栅上  他才能支撑着不倒下

  “康纳  我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管我们谁成功了  都可以吃掉对方  不过  我能够打败你一次  就一定能打败第二次  活下來的一定会是我  是我加德勒  艾琳……等着我  我会把全世界的人都杀光  给你……陪葬  ”

  加德勒的声音逐渐低落  身体也软倒在地  他并未看见就在身后办公室中  基因图谱正在快速解锁  最后的禁制正在消失  如果看到这一幕  或许他会改变主意的

  夜色浓厚阴郁  到处都迷漫着血与火的味道

  虽然夜已深了  不过莎莉和神父都沒有睡  在同一盏灰暗的灯下  莎莉正在埋头画着新工厂的设计蓝图  能源是最珍贵的东西  也只有神父和莎莉能够在晚上用灯  但也只能共用一盏  莎莉正在设计的是一个简单的人工食品合成工厂  已经完成了最主要的部分  现在进入后期完善阶段  工厂的特点是低成本和低能耗  并且用的设备都是可以用荒野上找得到的原料制造  它可以将荒野上最常见的几种植物和变异动物混合加工成一种合成食物  当然谈不上任何口味  而且也仍然会残留大量有害物质以及辐射  甚至为了消除辐射还增加了几种有毒的添加剂  不过它的意义在于把不能吃的东西变成了能吃的  虽然吃了会少活几年甚至十几年  不过总是比沒得吃强  而且荒野上生活着的人们  其实也活不了那么久

  莎莉每天只会睡两三个小时  其余时间都在工作着  工作中的她  侧脸上似乎都笼上了一层光辉  显得圣洁而美丽

  神父正在翻阅着《启示录》  并会在其中作些批注  他偶尔会抬起头  看到埋头工作的莎莉时  会微微一笑  这个女孩  还不明白自己的潜力有多么大  更不知道自己正在设计的东西对这个时代的意义

  夜空中一阵隐约传來的机械轰鸣打破了宁寂  莎莉疑惑地抬起头  向窗外的夜空望去  她什么都沒看见  抓了抓卷曲的长发  疑惑地问:“神父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怎么感觉……有些象飞机  我是幻听了吗  ”

  神父把手放在启示录上  想了想  说:“不  那是一个时代开启的声音  ”

  莎莉哦了一声  抓抓头发  继续工作  沒有在意  反正神父经常这样说话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