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二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二

  拉格菲尔德挺直身体,只一刹那,气势冲天而起,似乎整个世界,只有他才是中心气势一闪而逝,他对帕瑟芬妮柔和地说:“好好坐在这里,不要动,也不要插手接下来的战斗$$属于你的战斗已经告一段落,你要相信自己的运气”

  海顿也感觉到了什么,脸色一肃,向帕瑟芬妮走来可是拉格菲尔德拦住了他,老人凝视着海顿,缓缓地说:“你难道已经失去了正面击败敌人的勇气了吗?”

  海顿一怔,脸色变了几次,随后小脸上的稚嫩和愤怒全部褪去,代之以如冰般的森冷这一刻,他再也不似还没长大的男孩,而是一个同样高大威严的男人他忽然回头,对帕瑟芬妮说:“来的是拉菲和科提斯,是很难对付不过,我就打败他们给你看看”

  说完,海顿转身,大步向远方走去

  火光和能力施放时各种绚彩撕破了夜的黑暗,枪声反而不多散在远处地平线的特殊部队战士已经和来犯之敌交火战斗,然后,成片倒下

  海顿身周猛然爆出淡淡的火焰,骤然加,拉出一条撕裂黑暗的光带,笔直撞入战圈中心惊天动地的爆炸后,海顿小小的身体在火光中出现,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而在他的对面,一个庞大的身躯远远飞出,直飞冲数十米远,才重重砸在地上那通的一声闷响,即使相隔遥远,也可以清楚听到,也可见那一砸有多重

  远方黑暗深处,燃起一团醒目的银火,于黑暗中拉出一条笔直的亮银线,狠狠撞向海顿夜天下,拉菲愤怒的吼声如雷鸣般轰轰隆隆地传来:“老子在血色黄昏中大杀四方时,你小子还没出生呢嚣张什么?”

  这一次没有发生直接冲突,双方以人的度互相追逐厮杀海顿的淡蓝色火焰和拉菲头发的银火交错燃烧,在夜空中织成了一团光球

  远远的听到拉菲嚣张的叫嚷,帕瑟芬妮先是一怔,然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看着拉格菲尔德的背影,说:“怎么会是拉菲?是他的话,海顿可是会很危险的哦,何况还有那个科提斯虽然看不大清楚,但也只有他才摔出那么大动静了就是太假了点”

  拉格菲尔德微笑着说:“是啊,就是危险才能锻炼人海顿也需要磨炼了一下,没有站在生死之间的勇气,永远不会真正成长的其实,这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记得你还小的时候,就敢挑战几乎是必死的战斗了_bsp;帕瑟芬妮懒懒地说:“苏啊,反正为那家伙都付出那么多了,后悔也晚了呢有时候想想,的确会觉得亏了不过,你还不出手吗,海顿说不定会被打死的”

  “我动手的话,战斗就结束了”拉格菲尔德淡淡地说,“血色黄昏吗?呵呵,原来,那时候活下来的两个小家伙现在也能拿这个当资本了”

  帕瑟芬妮现在说什么已完全不经过大脑了:“可是看起来,你动手时间就要到了呢”这句话出口,她才反应过来似乎说错了话受伤加上能力晋阶,已经让她思维的度重放缓她看了看拉格菲尔德,发现老人的气势正在转换

  “拉格菲尔德老师,不,现在是威斯特伍德先生了…….”帕瑟芬妮的话还没说完,战场形势骤变,淡蓝色的火焰冲天而起,竟变成一条数十米高的恐怖火柱比火柱高亢的则是海顿的怒吼

  小小的身躯从火柱中被抛出,无助地飞出数十米,才重重摔在地上海顿咳着,每咳一下都会从嘴里喷出一团蓝色火焰那火焰落地,并不会熄灭,而是不停地燃烧着,哪怕地上没有任何可燃物,也同样燃着

  “怎么会这样?”海顿目光空洞,仰望着夜天中的辐射云,喃喃地说着

  火柱中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身影,那独一无二的体型一看就知道是科提斯此时的他早就没了被一下击飞的孱弱,而是大摇大摆地走向海顿,完全不怕会给对方时间恢复的样子拉菲从科提斯身后无声出现,燃烧的银发越来越醒目

  “怎么会这样?”拉格菲尔德的气势已经彻底变了,全身虽然没有一丝能够让人感觉得到的杀气,无形的压力却足以让人窒息他双眉紧锁,战斗的过程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拉菲和科提斯并没有爆发出出预期的能力,却鬼使神差般地通过配合瞬间重创了海顿,战局变幻之突兀,甚至让他都来不及反应

  科提斯在海顿面前站定,却没有动手以海顿现在的伤势,已经没有必要再动手了拉菲在科提斯身边站定,看着眼神渐渐失散的海顿,以毫无波动的声音说:“真是意想不到的结果,连拉格菲尔德都来不及干涉”

  科提斯也已收起了一向的轻松,向远方的老人看了一眼,瞳孔骤然一缩,说:“现在已经是威斯特伍德了,游戏时间结束了,准备战斗”

  威斯特伍德缓缓解开大衣衣扣,向前走去他每迈出一步,甚至都不会在地上留下一个脚印,却会让整个大地都为之微微震动帕瑟芬妮瞬间已目视测出震动的波及范围,半径竟然达到了一公里

  这才是威严

  老人束着的银发骤然炸裂,束发的黑丝带碎成片片蝴蝶,如果说刚才的拉格菲尔德是精致、温雅的代表,那么现在的威斯特伍德,就是人形雄狮

  几公里距离,在他脚下,不过几步而已

  拉菲和科提斯脸色突然变了,他们只来得及做出防御的姿势,就如被巨钟撞中,猛然向后飞出直到两人飞出百米、狼狈地摔在地上,威斯特伍德才从他们原本的立足处走过,却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直接向黑暗最深处走去这一下,拉菲和科提斯的脸色全都变了,可是一时却站不起来等他们完全驱逐掉侵入体内的异种能量,成功站起来了时,却都呆住了

  威斯特伍德已经撕开了暗夜遮蔽的幕布,站到了海伦的面前

  凝视着海伦机械般的脸,威斯特伍德轻出了口气,说:“果然是你我还在奇怪,为什么海顿会输得那么快,那么惨既然你在,那么什么事都有可能,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你是如何插手这种级别的战斗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