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四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四

  老式飞机摇晃着  喘息着  若用尽了力气的老牛  但还在压榨着骨头缝隙间最后几点体力  用力向前爬着  四具发动机已经停了两台  还有一台正在停止旋转  最后的一台也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油箱已经空了  现在整架飞机只是靠着油路里最后一点存油在飞行  夜很深  大地只有隐约的轮廓  片片废墟如散落的莲花  洒落在苍茫大地上  无声诉说着旧时代的繁华

  但是这片土地并不缺乏生命  相反  生命气息浓郁得让人吃惊  无以计数的微小生物早已适应了强辐射的环境  改变了自己身体  但是进化的过程却未停止  它们的生命活跃度以千百倍地提高着  生命相应缩短至几年、几个月甚至是几天  过去以百万年计的进化过程同样被浓缩到百年之内  辐射不再是必死  甚至成为某些新生物的营养  在缺乏阳光的年代  很多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已经开始吸收辐射來补充能量

  这是变化的时代  对人类來说  动荡年代充满了饥饿、血腥和死亡  战争以及其后的几年中  原本的人类超过90%都已死去  说是世界末日也不为过  然而如果高高在上  以造物主的角度俯视大地  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生机勃勃  战争毁灭的一切  正以千百倍的速度恢复  生命是无比顽强的

  如果只是给这个世界换个主人呢  除人类之外  智慧生命的数量和种类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增加着  人类  至少已经走下神坛

  坐在飞机座舱中  苏闭着眼睛  一动不动  有若沒有生命的雕像  但是他的体表温度正以缓慢的速率在爬升着  白晰如玉的肌肤上也泛起一缕晕红  和一年前相比  苏的容貌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只是因为能力提升  肌肤上开始泛着光晕  因此更有了一些神秘气息  魅力也变得更加致命  容貌的美丽曾经给苏带來许多麻烦  但是身体却顽强地向着这一方向前进着  就连苏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最后一台发动机螺旋浆转速开始降低时  苏忽然知道  时间已经到了  这不是直觉  而是从内心最深处泛起的长久被压抑着的愤怒  它和冰寒的杀机混合在一起  变成了苏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某种情绪

  这…….姑且称为爆发

  他缓缓张开了眼睛  在浓浓的夜色下  那两点绿宝石般的光芒是如此清晰  他忽然站起  头重重撞在机舱顶盖上  远远飞出的却是舱盖  他的动作却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般流畅自然

  苏走上飞机机首  强烈夜风下  淡金色的短发飞动如焰

  苏忽然一跃而起  如火箭般射入黑暗  四发的老式飞机则猛然一沉  然后旋转着向几百米外的地面栽去  转眼间就在大地上绽放出一团耀眼火球  完成了最后一次使命

  苏肆意飞翔着  终于急坠近千米  重新踏在大地上  未做任何减速缓冲  就那样笔直站立

  通的一声闷响  苏身下的地面整个向下沉去  土壤如波浪般向四方滚出  形成一个巨大的浅坑  他几乎是笔直撞上大地  却连膝盖都沒有弯一下

  苏向前方望去  碧色的视线尽头  看到了威斯特伍德  看到了雪和海伦  最后落在帕瑟芬妮身上  凝停了整整一秒  这才收回

  全景图骤然展开  覆盖半径更是首次达到前所未有的三公里  将整个战场都笼罩其下

  在全景图所及范围内  夜似乎变得更黑了

  威斯特伍德眼神微微一变  所有的杀气都收回体内  再不外溢  在血色黄昏时代  许多人都知道平静的威斯特伍德  才是最可怕的威斯特伍德  雪所有的复眼突然失去了光泽  完全不动了  仍捏着雪的威斯特伍德看了它一眼  心中微有诧异  他当然看出雪在害怕  并且因为极度的恐惧甚至放弃了一切抵抗  不过它显然不是在害怕自己  可是  雪这种可怕的生命形态居然也会害怕  威斯特伍德抬起头  深邃的目光迎上了苏

  帕瑟芬妮依旧慵懒并美丽着  她甚至并未发觉苏的到來  只是在肆意享受最后一刻的宁静和幸福  海伦沉默了  收起枪  擦去唇上的血迹  重新恢复了机械冰冷的经典表情  而在远方  去而复返的拉菲和科提斯一步踏入全景图的范围  两人同时一滞  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监视着我们  难道是威斯特伍德那个老家伙  ”拉菲皱眉说

  “他是灵能域的  可沒听说过有高阶感知域能力  不过  灵能域高阶能力很神秘  说不定会有类似的能力  但无所谓  反正我们要找他麻烦的  ”科提斯摇了摇头  然后就大步向前走去

  拉菲跟在他身后  摇头说:“你也会拼命  这可不象你的作风啊  ”

  科提斯重重哼了一声  说:“你又什么时候了解我了  ”

  拉菲却沒有和他争  只是笑笑  说:“从血色黄昏的时候起  ”

  他们这次沒听海伦的  折而复返  也不知道是谁最先的主意  但是他们的本性  虽然珍惜生命  但却不会畏惧死亡  因为海伦偶尔的谎话  无意中被识破了

  可是他们刚刚进入战场时  激战已经开始

  苏盯着威斯特伍德  美丽的眼睛微微眯起  看起來极度诱惑  可是被他盯住的威斯特伍德银发却根根飘浮  苏忽然撕去身上衣服  露出完美无瑕的身体  然后弯身、发力  向威斯特伍德冲去

  他沒有使用极速突进  而是象人一样奔跑  每一下踏地都是如此有力  落足处泥石如浪排开  而每一个奔跑的动作  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会随之颤抖震动  这是力与美的最完美结合  足以让几千年前旧时代最著名的雕塑家为之疯狂

  虽然沒有用极速突进  几步之后  苏也同样达到了极速  相隔一公里  在苏的冲锋下  甚至无需一秒  随着飞奔  他身上一块块能量结晶逐一亮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