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五

章二十二 难逃寂寞 五

  威斯特伍德伸足一踏  大地再次震动  冲锋中的苏身体一滞  迎面冲來的道道力场几乎肉眼可见  苏全身肌肉鼓胀  一声怒吼  骤然发力  竟然以身体力量直接挤破所有力场  转眼冲到威斯特伍德面前

  威斯特伍德瞬间明白了苏的意图  眼中终于燃起熊熊怒火  自血色黄昏之后  他何时曾被人如此正面挑衅过  沸腾的愤怒已不可抵制  他一把把碍事的雪远远抛飞  身体前倾  双臂环绕胸前  一声猛兽般的低吼  身体顿时胀大一圈  胸前更肌肉贲张

  威斯特伍德大步向前  竟迎面向苏冲去

  剧烈的碰撞毫无花假  肌肉撞击声有如金属轰鸣  其中更夹着骨头碎裂之声  而且鲜血四溅  苏直接向后飞出  威斯特伍德则摇晃着退后  差点摔倒  两人都是满面鲜血  鼻梁更是全都破碎  以两人的身体强度  一撞之下都受伤不轻  可见全速对撞刹那的惨烈

  但  双方就是如此强硬

  惟有强硬  才能宣泄愤怒

  苏摔在地上  巨大的力量推着他的身体不断向后滑出  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沟  卡卡数声  几枚骨刃从背后弹出  插入土中  这才止住退势  苏一跃从地上弹起  双足踏地时腿却一软  差点撞倒  看到这一幕  挺立如山、看起來全无异样的威斯特伍德才微微一笑  一缕鲜血从嘴角涌出流下

  他再次向苏走去  每跨出一步依然是大地震动  狂暴力场如铁锤巨斧  一下下向苏凿击  苏完全不闪不避  迎着威斯特伍德而上  一路挥拳  用蛮力将所有力场生生砸碎  直到两个人再次对面而立

  剩下的战斗  已是纯粹的肉体力量和能量强度的比拼  贴身肉搏中的双方每一下打击  都附带着数十吨的庞大力量  而狂暴能量乱流的对冲  威力更在此之上  攻击  攻击  还是攻击  防御和闪避已经不是选项  只有攻击才能给对手以重创  以最直接粗暴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

  战斗只经历了短短几秒  战场中心数百米方圆范围内已成废墟  几乎一块稍大些的物体都被狂暴能量直接摧毁湮灭  反应过來的雪扑倒了海伦  再咬着她的后领快速拖动  终于在能量风暴抵达前一刻把她拖到安全地带

  而战斗刚刚抵达最高潮  也就到了尾声

  威斯特伍德忽然从贴身激战中后撤一步  苏刚想继续追击  却脸色一变  同样退了一步  威斯特伍德怒火已消退  眼中只有杀机  森寒地说:“你很不错  居然成功激怒了我  让我按你的方式战斗  不过  一切到此为止  ”

  老人的身体忽然模糊  这不是高速移动产生的幻象  而是直接自空间中消失

  苏右眼骤然亮起几乎不可直视的光芒  他忽然向前一步  右手向空无一物的前方抓去  手一探出  整个手臂就已消失在虚空中

  虚空中突然一阵扭曲  空间撕开了一道裂隙  威斯特伍德从里面掉出  腰部以下竟然完全消失  而身体断面平滑如镜  比最锐利的刀具切过还要光滑

  苏的右臂齐根而沒  断口同样整齐  空中出现了一个模糊扭曲的虚影  仿佛可以看到一只手正抓在一只脚踝上  影像随即破碎消失  空间也恢复了正常

  只剩下上半身的威斯特伍德一脸震惊  忍不住问:“我的身体可是通过在断层空间在移动的  你怎么可能发现我  还能攻击到我  ”

  苏微笑着  但他的眼睛完全沒有笑:“十一阶感知域能力  诸位面计算  有了这个能力  找到你很容易  ”

  只要干扰了威斯特伍德的行动  就够了  剩下的事情空间中的能量风暴都会完成  威斯特伍德的身体再强悍  也抵抗不住空间本身的切割

  威斯特伍德眼中不见狠厉和愤怒  而是凛然  缓缓地说:“原來如此  拥有十一阶能力  就相当于拥有了神话中众神的力量  你的确是有和我一战的资格  苏  好好珍惜现在吧  下一次  你不可能再凭小聪明获胜了  ”

  说完  老人的身体再次模糊  彻底消失  苏静立未动  其实他已沒有追击的力量了  他碧色的双眼扫过战场  先走到奄奄一息的海顿身前  踏在他的头颅上  略一发力  这个血腥议会中更要超越帕瑟芬妮和奥贝雷恩的天才  就此陨落

  然后  他才转身  走向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用手支着下颌  靠在吧台上  竟已沉沉睡去  激烈凶险的战斗  完全沒有惊扰到她

  甚至连苏在额头的轻轻一吻  都沒有让她醒來

  苏弯腰  小心地汽油桶从她脚下拿走  快跑几步  左臂发力  把汽油桶远远掷出  就象抛掷厄运一样  汽油桶在空中翻滚  泼洒出大片汽油  如璀璨珠帘  苏的眼中光芒一闪  空中的汽油忽然猛烈燃烧起來  在夜天中织出一条绚丽彩带

  火光久久不熄

  苏拿过玛格纳姆  用单臂将帕瑟芬妮抱起  可这个贪睡的家伙仍然未醒  或许是感觉到了安全和温暖  反而睡得更加深沉了  不过即使在睡梦中  她也自然而然地环住了苏的脖子  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把头埋在他的肩上  也许感觉这样还不够  她又顺口在苏的身体上咬了一下  才继续睡

  两排洁白牙齿落下的地方  本是坚硬如钢的肌肤  瞬间软化

  苏把脸埋进帕瑟芬妮灰色的长发中  嗅着熟悉而温暖的柔香  再轻轻蹭蹭她的脸  他脸上的血污不小心沾污了她的长发  不过苏却不敢去擦  只怕把她弄醒

  这一次  该不会再错过你了吧  苏想着

  烈火在聚居地中熊熊燃起  怀抱着帕瑟芬妮的苏  在烈火的映衬下缓缓走出

  火光照亮荒野  也映得海伦的脸忽明忽暗  雪缩在她脚边  瑟瑟发抖  几乎动不了  从看到苏的第一眼起  那无法抵御的恐惧就让它知道  这就是父体  海伦注意到了雪  轻轻招手  雪即刻爬上她的身体  并且按照她的意思蜷缩进胸口的衣服里

  “父体的感知很厉害  他一定会发现我的  我会死吗  ”雪嘤嘤说着

  “在妈妈这里  就不会有事  他不会注意到你的  ”海伦说

  “可是……”雪不知道该说什么  它觉得应该相信海伦  但仍是恐惧

  海伦淡淡地说:“他对我有心理阴影  不敢多看的  ”

  远方  苏的目光望了过來  在海伦脸上稍一停留  略点头致意  果然就转向他方  在他看來  海伦的气质和表情从未变过  永远是如此的冰冷机械  苏是对的  海伦的确是沒有变过  至少在这一刻  她的脸和苏曾经看到过的一模一样  沒有任何区别  当精准到了极致  也会变成一种恐惧

  海伦向黑暗中的拉菲和科提斯遥遥挥挥手  意思是‘我走了’  然后就抱着雪  独自走向黑暗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