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二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二

  在大厅上方  有一双冷漠的眼睛  正俯视着大厅中一切  这是一双纯粹由能量构成的眼睛  瞳孔深处隐约可以看到无数蜂窝状的网格  每个网格中央都有着一个零件  而且网格不止一层  而是重重叠叠  完全无以计数

  不看细处那些非人的结构  仅是从整体看  这双眼睛也透着无法形容的冰冷  那已不仅仅是非人  而是游离于生命体系之外  按理说  纯以能量构成的眼睛应该不带有情感才是  可是它却偏偏给人以强烈清晰的印象  即使它是某种形式的生命  也不是这个世界体系内的生命  或许是某种能量生命  或者是更高层次的生命体

  在那双眼睛的中央  飘浮着使徒的身体  他的身体着  线条非常完美  但是肌肉之间显露出的片片深蓝色泽  却显示了非人的诡异  他闭着双眼  在空中缓缓飘浮着  从他身体中探出几条绚烂光带  连接在智脑的接口上  海量的数据通过完全超出现代科技的方式传输着  所有零件的生产装配  乃至整个蝎巢的运作  都在他的操控之下

  在大厅侧壁上  有一个突出的平台  数十道激光幻成了一个女人的三维头像  她十分美丽  表情却是冷淡如冰  她时时会张开嘴  吹出道道彩带  连接到数据终端接口上  指挥着数以百计的设备运作  偶尔  她双眼也会分别射出光芒  直接照射在某个接口处  这会成倍地提高传输效率

  女人影像只是某种数据传输工具  但她也有着自己的表情  似乎不仅仅是个象征那么简单

  在大厅中央地面上  嵌着一个直径十米的巨型玻璃皿  里面赫然是一个飘浮在营养液中的巨型大脑  这就是灾祸之蝎的中央智脑  娜秀  使徒沉睡时  她几乎负责了所有灾祸之蝎的管理和研究工作  现在在使徒完善自己形态时  她也是非常重要的辅助力量

  随着机件装配临近尾声  一架巨大的机械巨兽逐渐成形  大厅中的眼睛缓缓闭上  而使徒则睁开了眼

  数以亿计的齿轮瞬间咬合在一起  一个个只有普通干电池大小的动力驱动装置被安放到指定位置上  这些动力机件体积很小  却有着不输于旧时代大功率战车柴油发动机的出力  而且动力几乎无限  只有纽扣大小的核聚变电池已经在蝎巢中量产  这已经是远超时代的技术  而更进一步  应用核心发动机体和主武器充能的  则是可以直接自空间中提取能量的设备  完全是无限供应  只是两台空间炉体积太大  才让整台机体也相应变得巨大  然而  大量反重力引擎的使用  又使机体的重量不再是问題  理论造多大都可以  限制条件只是能量和原料  但有空间炉在  能量又不再成为限制条件

  设计方案中所有划时代的设计  都是出自觉醒后的使徒  他重新构建身体后  即刻调整整个蝎巢的生产体系  先是建立了一系列工作母机  接着是大量用于提炼特种材料的设备  最后则是加工设备  同时对地下基地进行了清理  构造了巨大的生产空间  迪亚斯特每占据一个区域  就会把那一带能够找到的所有物资都送回蝎巢  以供使用

  片片打磨精致的护甲贴附在机体外  引力线末端点亮炽热光线  将护甲片熔解焊接成一体  把精密细致的内部结构覆盖起來  一艘前所未见的巨大机体  正在成形

  这即是大地雷霆使徒本体的一部分  星舰母船瓦尔哈拉

  苏从沉睡中醒來

  他的双眼幽深无限  碧绿光芒柔和波动着  但是每一下波动的节律都完全相同  如果无限深入  会发现所谓的碧绿光芒其实是一条条数据洪流  正不停地冲刷着他的意识  苏的右眼并不明亮  和左眼看不出任何分别  只是在右眼的最深处  在无限小的微分世界中  隐藏着无数符号  一个个符号都是贝萨因都语的文字  也即是罗切斯特博士后半生的主要研究成果  神文的终极形态

  淡淡的天光透过屋顶上的破隙照射进來  落在苏的脸上  身上  他现在是完美的人类身体  脸上的伤痕已经彻底消去  虽然身体内部仍有大量的细微伤痕存在  但外表的破损已经优先修复了

  今天的天不阴不晴  辐射云层显得高而淡薄  偶尔会有一两束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射下  构成连接地与天空的光柱  有如神国在这一刻悄然打开了大门  风吹在肌肤上  还有些微的凉意  舒适  但不能久呆

  身体各处不停地传递着速度  就象当初在荒野中一样  现在看來  这种控制方式虽然远远超过人类的自然身体  但也已落后了  思维中枢会自行决定最优的控制方案  并且接管身体日常的所有活动  苏所需要作的  只是想想自己要做些什么  身体就会自行完成  甚至他只要想想要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目的  身体也会自行完成

  一个懒人的最高境界  无外如是

  苏很想做个懒人  至少无须背负许多责任  不过  有责任也是一种幸福  而现在  回味着当初在荒野中的感觉  让他油然而生感慨  这样的时候  在今后  恐怕已经不多了

  现在在他的眼中  所看到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  明明空无一物的空间  却有着无数条数据流在飘荡着  而循着这些数据流  经由复杂分析与计算  就可以实现许许多多超乎人类想象的功能  比如说  知道某个地方刚刚发生过什么  又比如  知道哪里是空间最薄弱的地方  而对空间结构与属性的分析  则是空间炉的基础  也是宇宙时代的奠基石  这就是诸位面计算的威力

  把世界的规则数据化  再由数据推衍出规则  是人类乃至有机生命体掌握世界的第一步  运用于战斗中也有无限用途  苏即是以诸位面计算的能力  找出威斯特伍德在断层中的运行轨迹  从而一举重创这几乎不可战胜的大敌  如果现在的苏再遇到当日在断层空间中潜行追踪而來的使徒  至少有几十种办法给使徒留下一个难忘的教训  而非束手无策的奔逃

  苏已隐约感觉到  ‘惟一’和使徒之间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又并非完全一致  不过  苏对惟一现在有着隐约的敌意  对使徒的敌意却越來越强  随着他感知域能力的提升和完善  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惟一并不在太阳神教中  在罗切斯特秘密赶到设在南大陆的新基地后不久  ‘惟一’的生长就再次失控  从而迫使罗切斯特启动了毁灭程度  这一次  ‘惟一’的反抗比以往更加强硬和疯狂  博士用了整整一个月时间  才彻底消灭了惟一  他开始并未多想什么  因为和以往的规律一样  惟一对抗毁灭的手段越來越丰富  生命力也一次比一次顽强  这次的艰苦战斗  只是让罗切斯特提高了警惕  立刻着手开始新一代的培养与毁灭程序设计  南大陆的基地设施不是很完善  一旦让惟一失控  对于整个人类來说都是一场灾难  罗切斯特根本不敢想象  沒有控制  肆意生长后的惟一  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按照惟一的生长繁殖速度  它可以在十天之内长到数吨重  并在半年之内形成亿万的数量

  又或者  惟一真是惟一的  那样将更加可怕

  整整半年  罗切斯特调动一切资源  作了万全的准备  等待着惟一的重生  然而  惟一却再也沒有出现过  半年  一年  五年  罗切斯特终于无法再等待  而是着手在南大陆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理想国度  在培育惟一的过程中  他曾经数度感知到了贝萨因都语  深切知道这是文明的终级表现形式之一  在此后数十年的研究中  罗切斯特终于为人类迈出了第一步  烙印下足迹的  就是新文明的开端

  ps:各种混乱  只有这点  实在抱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