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三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三

  几十年时光转眼过去  罗切斯特从宗教入手  创立了太阳神教  又建立了政教合一体制的太阳帝国  帝国越來越庞大  整个南大陆完全沒有抗手  扩张也越來越顺利

  直到帝国四界抵达大海  惟一再也沒有出现过  仿佛它已被完全毁灭

  然而  每次看着仍保存在太阳大神殿最深处的几瓶生物基质  罗切斯特却总有隐隐不安  拥有十一阶神秘学能力预知的罗切斯特可以洞见几十年后的事  比如说苏的出现和到來  却无法用那双神之双眼看到惟一的所在

  但苏的到來  让罗切斯特略微安心  博士无法分辨苏究竟是当初三个超级实验体中的哪一个  不过也沒关系  每个超级实验体在都被植入了密码  而密码所起的作用  就是使超级实验体对惟一产生无法抵抗的敌意  某种程度上來说  就相当于预置了超级实验体的命运  如果超级实验体试制成功  哪怕是逃离了基地的控制  在遇到惟一后也会发生不死不休的战斗  罗切斯特博士启动超级试验体的根本目的  就是想要制造出超级生命体  以对抗惟一及其背后的文明

  只有超级生命才能对付超级生命  这是罗切斯特研究惟一后得出的结论

  只是在惟一消失后  罗切斯特在超级生命的研究上再无进展  二十年  他在神语的研究上不断取得突破  同时神秘学领域的造诣也越來越深  整整二十年  罗切斯特都沒有再使用过预知  因为他知道  已经沒必要使用它了  而最近十年  博士已经隐约触摸到了神秘学的至高境界  以他的能力和睿智  也只能看到隐约的轮廓  应该是神秘召唤的终极延伸  若以旧时代的视野來看  那里  才真正是诸神的领域  罗切斯特努力一生  仅仅是触摸到十二阶的边缘  但当他回首时  却发觉已然站在众生之巅

  余下半天  罗切斯特带着苏参观了自己研制超级生命的所有成果  虽然沒能再次制造出超级试验体那样的完整形态超级生命  但是某个方面值得称道的生物兵器却有不少  其中大多数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智能  而且能够完整的遗传  半天时间  一共参观了四百余种生物兵器  罗切斯特把每种生物兵器的样本都赠送了一份给苏  对苏來说  每种生物兵器的样本都意味着或多或少的进化点

  最后  罗切斯特送给苏的  是一份能力谱系  也是迄今为止最令苏震憾的能力谱系  在这份谱系上  每个能力域中都标注出了至少一项十一阶能力

  类法术元素风暴  格斗域多重攻击  感知域诸位面计算  灵能域空间潜行  以及神秘学的妨碍敌意者和预知  当视线扫过这些名词时  苏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的沉重

  仅仅是这份能力谱系  从当年直至今日  马克西姆.罗切斯特博士都无愧于‘能力之父’的称号  更是始终屹立在时代巅峰上的少数人之一  哪怕仅以本能的能力成就而论  苏平生所知  也仅有蜘蛛女皇可与其相提并论  或许女皇还在罗切斯特之上  因为见到女皇时苏还仅仅是个少年  根本无从测度蜘蛛女皇的能力深浅  至于使徒菲兹德克  瑟瑞德拉  以及冰洋之主普利德克拉  都是非人存在  沒有可以类比的地方

  至此  太阳帝国超乎寻常的生化科技水准和超越血腥议会的能力者素质都得到了解释  罗切斯特选择了生命本身进化的道路  作为对旧时代科技世界的回应  这是他对惟一和超级生命研究后的结论  也未尝不是带有尝试的意义

  直到最后一刻  苏才放弃了击杀罗切斯特、摧毁整个太阳神殿的想法

  作为当年的超级实验体  他对于自己的创造者们--包括罗切斯特  的恨意并不下于对惟一的敌意  在踏上南大陆后  驱使着他一路扫荡太阳帝国的动力  很大程度也是來自于冥冥中那隐约的痛恨和愤怒

  但是  看到这份能力谱系之后  苏终于明白了罗切斯特的追求  如果说当年博士是致力于超级生命本身的研究的话  那么现在  他更想开启的是属于人类的超级生命时代

  当所有的进化点流水般在感知域中消逝  换成十一阶能力诸位面计算后  苏的全景图已几乎可以穿透一切障碍  那一刻  他已探知到罗切斯特的真实形态

  那是一个浸泡在巨大营养池中  体积达到数百立方米的超级大脑

  迎接苏并且带着苏参观的  只能是博士的投影  如果不是为了研究  罗切斯特原本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能够将五个能力域都研究到十一阶的能力者之父  研制出数百种生物兵器的博士  完全可以为自己造一个身体  享受自由而无羁的生活  但是为了创造人类的超级生命  对抗惟一的重归  罗切斯特选择了极限强化大脑  从此深埋在深山之下  几十年不动

  所以  当苏坐进飞机机舱时  对博士这样的人物  也有了一丝敬意

  整整一个时代的先驱者  一定是值得尊重的

  将思绪从重重回忆中拉回  苏眯着眼睛  抬起右手  放在眼前  一场好睡之后  他的右手已经完全复生了  苏心念微动  指尖就涌出一滴鲜血  在一束阳光的直射下  这滴血珠显得晶莹剔透  苏的瞳孔不断放大收缩  在视野中  血珠已被无限放大  很快他就透过无比复杂的基因结构  看到了那一段插入的基因密码

  苏安静地看着这段基因密码  仿佛看到了当年罗切斯特埋首狂热工作的情景:经过许多个日夜的潜心计算  博士终于设定了密码的最后片段  并且由可以改写基因的病毒搭载  当密码发药剂被注入超级实验体体内时  博士应该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而在太阳神殿之内  罗切斯特博士并未透露密码的第二个功能  控制  设下这个密码  应该在关键时刻可以强迫超级实验体服从创造者的命令  而且  密码应该还有第三个功能  那就是毁灭  苏相信  如果自己在太阳神殿中显露出敌意  博士一定会设法启动密码的后两项功能的  设有控制和毁灭控制阀才是合理  毕竟如果超级实验体失去控制  其实和惟一失控也相去无几  都是人类整个种族的灾难

  只是  事情会如此简单吗  毕竟人类只是刚刚开始探索超级生命的秘密而已

  随着苏的心念转动  血滴中的基因一阵变动  竟然直接绞杀了密码片段  而下一刻  按照苏的意志  一段一模一样的密码片段又被复制出來

  “人类的智慧啊……”发出这一感慨的  不只有本能  还有苏自己

  他坐了起來  臂弯中的帕瑟芬妮轻轻呢喃了一句什么  然后使劲向苏怀里拱了拱  又安静地睡了过去  即使在沉睡中  她的双臂也紧紧地环着苏的身体  甚至连两条腿都盘了上來  似乎生怕一觉醒來  苏又会消失不见

  她的身体美丽得无比伦比  肌肤细腻而又有着奇异的弹性  胸前的丰硕和让人心跳的长腿都一览无余  尽管有着如此成熟美丽的身体  她却睡得象个孩子  一定要紧紧抓着抱着些什么  才能够安心

  苏轻轻抚摸着帕瑟芬妮柔软的灰色长发  微笑着  低下头  在她发际额头轻轻一吻  却沒有惊醒她

  两人所在的地方  是一座废弃小楼的二楼  铺在地上的不过是一块不知从哪找來的破烂毡毯  窗户早已碎尽  楼顶也被掀去小半  就是这样一个简陋的地方  有苏坐着  有她睡着  竟也美丽宁谧得如夏日午后的林间花园

  苏轻轻扳起帕瑟芬妮的脸  再次俯下头  被从睡梦中弄醒  帕瑟芬妮很有些不满地轻哼着  张开了眼睛  那双灰绿色的眼眸迷离着  看着苏的脸越來越近  于是索性闭上  并且配合地抬起了脸  两双唇轻轻触了触  然后紧紧融合在一起

  帕瑟芬妮突然张开了眼睛  鼻中呜呜地哼着  可是转眼着她的目光就开始涣散  身体一软  失去了意识  苏又吻了她一下  才坐直身体  轻轻拍拍她的脸颊  轻轻说:“既然我回來了  你就可以休息了  接下來的战斗  就由我來吧  ”

  苏替她穿上衣服  打横抱起  离开了小楼  在离开之前  他回头看了看  将这个留下美丽记忆的地方刻印在心底  才向远方走去

  这一刻  天高云淡

  龙城中  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中  又亮起了微弱的灯光  海伦又回到了这里  而拉菲和科提斯也跟着她回來了  拉菲是一定要粘着海伦  他的口号是就算沒机会  跟得紧至少还有偷窥的机会  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多看到一块肉也是占了便宜  既然是占便宜  那当然是多多益善  有得占就要占  宁占错不放过  反正海伦也不是他的  有便宜为何不占

  而科提斯则是和拉菲寸步不离  用他的话说  就是和拉菲从血色黄昏打到了现在  不能看着拉菲自取灭亡  不然的话  今后几十年让他揍谁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