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四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四

  既然已和议长一方彻底开战,当然没必要再留情面_WwW.8.自血色黄昏出身的拉菲和科提斯都不是什么会心慈手软的好人,海伦甚至比他们加在一起还要凶悍三个人,加上一个雪,把一路上遇到的所有议长一方的势力都彻底扫荡,顺便把战场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其中也有一两支隶属于女皇方的小型武装不太开眼,想要跟在后面捡便宜,下场当然都是成为海伦的补给资源所以回到私立医院时,他们不光有了燃粒、弹药、物资和食物,还多了三辆载重卡车

  一回到私立医院,海伦即刻启动了智脑,开始了永无何止的工作科提斯无所事事,拉菲却有了的打发时间方式

  此刻餐厅中杀气四溢,拉菲和雪正在对峙着,双方视线在空中碰撞着激烈的火花战场是一张方形的餐桌,拉菲绕着餐桌在不停地转着,而雪则伏在桌上缓慢平移,和拉菲对峙着桌面虽然是铁皮制成,但是它六根节肢的尖端锋利无匹,轻而易举地就在桌面上刺出了一个个小洞

  在拉菲和雪中央,正摆放着一盒肉罐头,这就是斗争的焦点罐头上方已被平平削去一层,露出下面厚实多油的内容但对能力者和雪来说,食物的口味可有可无,重要的只是营养是否够厚肉上有几个指印,又被切走了几个小块,显然双方已经交过几次手,而且互有胜负

  “雪你不要过分,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拉菲吼叫着威胁

  雪根本不为所动,用奶声奶气、又甜又软的声音反击:“手下留情?算了你敢再用大点力气吗?弄坏了桌子都算你输如果和我斗也要出全力,那你觉得自己还算有头有脸的人吗?这点勇气都没有,也想泡我老妈?”

  完全是小女孩的声音,却是一副凶恶外表的雪,听说来的话让拉菲只觉得自己差点一口血喷出他气急败坏地说:“你……你这个家伙,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想过要泡你老妈了?”

  但是他立刻被雪再次击倒在地:“一个连承认内心勇气都没有的男人,怎么可能泡得上我老妈?”

  拉菲满脸胀红,他大吼一声,出手如电,向肉罐头抓去不过两片刀锋以快的度挥来,狠狠切在拉菲手上拉菲的手瞬间变得比钢铁还硬,甚至笼上了一层淡淡白光,以千钧之力强硬插下

  雪的刀锋在拉菲肌肤上划过,竟然激出大片火花刀锋上施加的力量之大,把拉菲的手也拉得猛然一偏虽然去势大方向不改,但是雪所有的复眼突然一亮,张嘴向拉菲的手咬去拉菲虽然不怕刀锋,却明显对雪的嘴非常忌惮,都快碰到肉的手不得不缩了回去可是雪刚想对着肉大咬一口,脑袋上就被拉菲用手指弹了一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滑退半米六根钉进桌面的节肢直接把铁皮切得翻开,拉出六道深沟,可见拉菲这一弹之狠以力量而论,拉菲这下可以在战车装甲上弹出一个坑来,可是雪连头晕的迹象都没用,一声尖叫,节肢发力,闪电般扑上,刀锋疯狂舞动,瞬间已与拉菲交击数百次斗到后来,雪索性开始高平滑移动,时不时用锋利的节肢和无坚不摧的口器发起攻击,一时间居然与拉菲斗了个旗鼓相当

  拉菲突然哼了一声,后退了一步,恶狠狠地盯着雪他的手指上有两个细细的切口,显然**强度还是难敌雪的刀锋和节肢

  “有种你别用兵器”拉菲叫得象个小孩子

  雪得意洋洋地挥了挥刀锋:“看清楚了,银毛我也是空手的啊”

  看到雪长在身上的那段锋利无匹的‘空手’,拉菲又感觉到热血上涌,而且雪的称呼是再次触犯了他的逆鳞

  “我说过不许叫我银毛,你这个小异形”拉菲吼叫着扑上

  “你叫我小异形?妈妈会杀了你的先收拾了你,我就告状去”雪也不甘示弱,而且明显刀锋斩杀加快捷有力显然它也动了真怒

  “就知道找妈妈的小屁孩”

  “谁让你泡不到她”

  “我怎么泡不到?”

  “那你去试试,别只说啊”

  “……”

  在激烈之极的战斗中夹杂的这些对话让人十分无语,科提斯已经塞了耳朵,却根本无法阻止穿透力极强的对话钻进耳朵无奈之下,他只好嘟嚷着:“恋爱和失恋的男人果然都和小孩子一样”

  “闭嘴,黑钢我可没失恋海伦只能是我的”气急败坏的拉菲转头吼着,可是一不小心,手上又被雪切出几条伤口雪的度简直快到了不可思议,拉菲只要挡空了一下,就会连中几刀

  “你这话应该当面和老妈去说,她会直接切了你的”雪的智力甚至比它的战斗力高,早已发现言语的攻击力甚至过了刀锋,因此在疯狂攻击的同时嘴根本不肯停下:“老妈是你的吗?如果是,我是从哪来的?让我的父亲听到这句话,他一样会杀了你的”

  “雪”科提斯眉头一皱,大喝一声

  话一出口,雪也感觉到这次的攻击或许已过了某条无形的界限拉菲忽然退后几步,气息全部收敛,收起了所有的愤怒、焦急或是气急败坏,变得无以伦比的冷静

  雪凛然,忽然身体伏低,腹部和尾部以高的频率震动起来,这是它的真正战斗姿态它已经感觉到了拉菲真正的杀意和愤怒,巨大的生存危机让它的本能开始复苏,全神戒备而且拉菲的力量和杀意是如此有压迫感,它几乎控制不住,要率先发动全力一击了

  科提斯霍然站了起来,挡在雪和拉菲之间,沉声喝道:“拉菲你疯了吗?这是雪”

  拉菲对科提斯的话置若罔闻,侧向探出头,盯着雪,森寒说:“你的父亲是谁?我想见见他?”

  雪侧移两步,从科提斯身后闪出,同样盯着拉菲,以从未有过的庄重认真语气说:“我虽然也不喜欢父体,甚至根本不愿意见他,但是我不能容许你对他挑衅如果你想要和他战斗的话,先从我这踩过去”

  “拉菲”看着银发开始燃烧的拉菲,科提斯的吼声已如惊雷,他全身肌肉蠕动,是进入临战状态

  在实验室中的海伦,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猛然站起,冲出房门时,顺手抓起一把手枪虽然她也知道,这把枪根本就和玩具一样,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全奔跑着,可是生平第一次,痛恨着自己度不够快

  雪的复眼和拉菲对视着,寸土不让

  就在这时,一个柔和动听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忽然在餐厅中响起,声音虽然极为悦耳动听,可是明显,所有的人都忽略了音色的特质,而是直接提高了戒备等级

  那个声音如是说:“小家伙,虽然你很不喜欢我,不过,既然你肯叫我一声父亲,那么这个一头银毛的麻烦,我就替你打发了”

  餐厅的门被人一脚踢开,苏横抱着帕瑟芬妮,走了进来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