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五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五

  苏出现得全无征兆  科提斯和拉菲根本沒有发觉他是怎么进來的  就连和苏有着隐约感知联系的雪都沒能发现任何前兆

  餐厅中瞬间一片寂静  然后响起轻微的嗒嗒声  雪颤抖着  身体完全贴在桌子上  悄悄向后退去  可是它的动作再怎么隐蔽轻柔  也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些许声音  这点滴的声音也许普通人根本听不见  但怎么可能瞒得过苏、拉菲和科提斯这些人  苏和拉菲对视了一眼  就把目光放在了雪身上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上直视雪  碧绿的目光如水般  瞬间渗透到了雪身体的每个角落

  被苏如此注视着  雪突然间失去了全部的力量  节肢一软  竟然瘫倒在桌上

  “这还差不多  你就在那趴着吧  不许动  ”苏对雪的反应很满意  抬头望向餐厅另一侧入口的方向

  拉菲脸色铁青  苏又一次把他忽视了  对拉菲來说  这是彻头彻尾的侮辱  他也听到了通道中急骤而慌乱的脚步声  知道來的是海伦  所以才稍稍忍了下來  只是如利剑般的目光不断在苏和雪之间扫來扫去  试图找出二者之间的联系

  科提斯也不时看看雪  再看看苏  不过和拉菲不同  他很快就若有所思  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帕瑟芬妮身上  看着她沉睡的样子  科提斯瞳孔骤然缩小  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游离出來的  又收敛回去  苏根本沒有看科提斯  向着他的耳朵却动了动

  “雪  ”

  餐厅门被生硬撞开  海伦跌跌撞撞地跑了进來  差点摔倒  看到雪瘫倒在距离苏不到两米的地方  她立刻失声叫了一句

  雪动都不动  只有复眼中流转的光芒表明它还活着  看到雪的样子  海伦的动作顿时僵住  然后生生刹住自己的冲势  她瞬间恢复了冰冷沉静的样子  双手持枪  指住了苏  冰冷地说:“向后退  离雪远点  立刻  ”

  苏静静站着  静静地看着海伦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触  竟是惊人的相似  同样的冰冷  机械  毫无生命应有的情绪波动

  对峙持续了整整一分钟  这点时间在能力的眼中  可以很短暂也可以很漫长  苏仍然一动不动  站得象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像  而海伦的冰冷外表却逐渐崩溃  持枪的手也开始轻微颤抖  她的体力只比普通的女人强上一点  保持这个姿势久了的确很累  但也不会一分钟都支持不了

  科提斯和拉菲互相望了一眼  气势骤然凝重起來  科提斯侧身移动  想要挡在苏和海伦之间  拉菲则是向苏的后方走去  显然打着的是攻击的主意  但是看到苏怀中抱着的帕瑟芬妮  科提斯又改了主意  横移两步  将拉菲也纳入了攻击范围  上尉的意思很清楚  如果拉菲出手不知轻重  那么他一定会加以阻止的

  尽管有科提斯的阻拦  但是拉菲的敌意岂是那么好受的  苏被杀气一激  淡金短发猛然飘飞而起  然而  就是拉菲的视线下  苏的肩颈上忽然皮肉开裂  显露出一只异样的眼睛  冷冷地盯了拉菲一眼  它通体碧绿  沒有瞳孔  却能够让拉菲清晰地感觉到它的视线所向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诡异  以至于让拉菲都吓了一跳  杀气顿时为之一敛

  苏望着海伦  以冷漠不变的声音说:“海伦  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事  你确定要让其它人在场  ”

  海伦犹豫了一下  看看根本无力站起的雪  一咬牙  对科提斯和拉菲说:“你们先出去  我要和苏单独谈谈  ”

  科提斯耸耸肩  就向外走去  拉菲却沒那么容易说话  冰冷地看着海伦  问:“这个苏  就是你选的男人  ”

  拉菲把‘男人’两个字咬得很重  和雪结合起來  不难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科提斯哈哈一笑  说:“好了  银毛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題  跟我來吧  我可知道不少八卦呢  ”

  黑钢上尉的手臂强劲有力  硬行把拉菲拖向餐厅之外  然后关上了餐厅的大门  也许是因为海伦  也许是顾念着血色黄昏的战斗情谊  拉菲坚持了一下  还是决定跟着科提斯走了出去

  当拉菲和科提斯远去后  苏冰封的脸才逐渐舒缓  他先是拉过一张椅子  把熟睡的帕瑟芬妮放在上面  让她坐得舒服了  这才站直了身体  凝望着海伦  整个过程中  雪依然伏在桌上  动弹不得

  “能让它先到我这里來吗  ”海伦试探着问

  苏拎起雪  晃了晃  说:“是说这个小家伙吗  它叫雪  是吧  很好听的名字  样子也……嗯  非常实用  是你的杰作吗  ”

  在苏触摸到雪的瞬间  海伦的眼角立刻跳动了一下  握枪的手有着颤抖  但立刻就控制住自己  不动声色的说:“雪是我的造物  是我十年來最杰出的研究成果  怎么  你对它也有兴趣  ”

  苏一手提着雪  一手轻轻抚摸着  动作很温柔  但是雪已吓得几乎生机全无  苏沉吟了一会  终于找到了措辞  说:“这个雪  是怎么产生的  我记得  我们之间似乎沒有这方面的关系  另外  它肯定和帕瑟芬妮无关  ”

  海伦沉默了一会  慢慢放下了手枪  其实这东西现在也只能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而已  拿在手里  不过是说明了她的心虚而已

  “雪  某种意义是來说  的确是属于你…….和我的产物  ”海伦轻叹口气  看了看雪和苏  还有在椅子上沉睡着的帕瑟芬妮  继续说:“它是由取自你体内的精子  与我的卵子结合而成的产物  是近百次失败后惟一的成功者  我想要制造出完美的生物  而雪  已经接近我最完美的理想  ”

  苏表情有些奇怪地看着海伦和雪  说:“它是很不错  不过  难道还不是你理想中的完美生物吗  ”

  “是的  还差了一点  ”海伦说

  “差了什么  ”苏有些好奇  即使在他眼中  雪也是相当完美的了  当然  如果他愿意  还是可以在一瞬间杀掉雪  而本能一直在催促着他这么做

  海伦咬了咬牙  终于说:“雪有感情  它会感激、快乐、依赖和恐惧  如果它可以像你和我刚才那样  那就是真正的完美生命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