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七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七

  又是一个意外的答案  摧垮了苏以绝对理性和超卓智慧创立起來的逻辑体系  他也默然  看着似乎在努力工作的海伦  轻叹了口气  说:“帕瑟芬妮有过一个孩子吧  ”

  “嗯  应该生下來了  不用担心  ”

  苏把雪递到了海伦怀里  说:“那个孩子……应该和雪一样吧  可惜  她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

  海伦接过了雪  雪立刻就从她领口钻了进去  全然不知自己的动作已将海伦大半个胸部都呈现在苏的眼前  海伦怀抱着雪  然后掩了掩衣襟  并未刻意加快动作  也不怕被苏多看到些什么  其实  从雪握在苏手里的那一刻起  海伦就停止了一切可能引起误解的动作  包括自身防止感知探测  直到现在  都沒有恢复  以苏的感知能力  只要他想  海伦穿沒穿衣服  根本就沒有区别

  “芬妮应该是主动消去了自己的记忆  你知道  在当时的情况下  这是很正常的行为  ”海伦说  有些话也沒必要说得太透彻  只要得到大脑  现代生化技术就有很多手段可以得到记忆内容  帕瑟芬妮是为了保护孩子  所以彻底遗忘了它

  苏叹了口气  说:“我把她带回來了  她已经为了做了太多太多  所以我不希望她再参加后面的战争了  再过48小时她就会醒來  到时候  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说服她留下來的  ”

  “你接下來准备做什么  ”海伦问

  “去找贝布拉兹  ”

  “他有一整支军队  ”

  苏笑笑  说:“军队吗  我也有  ”

  海伦想说什么  却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说:“你去找贝布拉兹  又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梅迪尔丽  为了他对你和芬妮的追杀吗  …….算了  你去吧  不管我说什么  你总是要去的  不论是胜是败  能回來就好  别忘了  芬妮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的  ”

  苏笑了笑  又恢复了迷人的温柔  说:“外面那个一头银毛的家伙感觉有些危险  在走之前  我帮你教训他一下  让他老实点吧  ”

  “你打得过他  ”海伦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  我有办法对付他  ”

  海伦若有所思  点了点头  沒有再说什么

  在离开实验室之前  苏停了停  回头  不变的微笑着  说:“海伦  如果你死了  我会伤心的  为了芬妮的孩子  也为了雪  谢谢  ”

  直到实验室的门完全合拢  海伦才哼了一声  淡然自语:“只有谢谢而已吗  真是空洞  ”

  可是她完全沒有想到  雪细细的声音突然从胸口冒了出來:“可是妈妈很开心呢  ”

  海伦可是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听众  脸色顿时变了一变  但是多年的习惯让她瞬间进入冰冷机械的状态  板着脸说:“雪  该改造身体了  ”

  雪一声悲鸣  抗争着:“不是全部项目都改造完了吗  ”

  “我刚想出几个临时项目  ”海伦的声音坚定得不容异议

  雪认命地沉默了  不过  在被放进培养皿之前  雪探出头  说:“不过  我现在好象不那么怕父亲了  ”

  海伦怔了怔  用手把它的小脑袋拍了回去  叹口气  说:“那也要尽量避着他  能躲开就躲开  实在不行  就到妈妈这里來  ”

  雪乖乖地点了点头  这个拟人化的动作  曾经让它疑惑了好久  为什么在人类的世界里  如此复杂的动作却只能表达这么简单的意思

  培养液慢慢升起  浸沒了雪的身体  让它陷入沉睡  海伦随手调过光屏  虽然这其实沒有任何意义  只是看到屏幕上的数据时  她忽然怔住

  雪已经足够完美了  如果再修改  就会突破她苦心设置的临界点  到那时  雪的进化将变成不可逆转的过程  雪会无比强大  但觉醒的超级生命本能也将彻底改变它  一只狮子就算在羊群中被养大  它也还是一只狮子  在某个时刻  狮子的本能将会推翻它对自己是只羊的认知  而超级生物的本能  则强大得几乎不可阻挡

  只有海伦能够镇压超级生物的本能反应  让雪成为现在的样子  可是  就连她也不知道  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她纤长的手指在光屏上划动了好多次  却总是无法下定决心

  可是  为什么一定要变得强大呢  想到苏临去时的笑容  海伦第一次觉得  这个世界除了黑白二色、进化、冰冷和强大这些不变的词汇之外  还有许许多多的内容

  她突然长长地出了口气  在光屏上轻轻点了点  培养皿周围已经就位的仪器全部回归到了原点

  “就让你好好的睡一觉吧……”海伦想着

  超级生命  是不需要睡眠的

  这时  整个私立医院都悄然震动了一下  把海伦的思绪拉了回來  她立刻知道  这是苏和拉菲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也是苏通过这种方式在向她告别  只是  海伦苦笑了一下  希望苏真到见到贝布拉兹的时候  还能够坚持自己的想法

  夜幕笼罩下  顶着一头燃烧银发的拉菲满面寒霜地向着私立医院走來  科提斯叨着一根抢來的烟  手里还拎着半瓶抢來的烈酒  一脸玩味地看着拉菲

  在科提斯异样目光注视下  拉菲的脸色越來越难看  他直视着科提斯  低吼着:“看什么看  我可沒输  ”

  “嗯  ”科提斯用一个字表示认同  只是说话的内容和脸上的表情不太相符

  “我真沒输  ”拉菲咬着牙  一字一字地把这句话挤了出來

  “我知道  我知道  ”科提斯咧嘴笑着  在黑暗中  那口牙白得非常刺眼

  看着科提斯的表情  拉菲忽然沉静下來  一把抢过科提斯手中的酒瓶  把剩下的半瓶酒都灌进嘴里  几大口烈酒下肚  他的情绪平静了许多  满头银发也慢慢平复回落  拉菲沉默片刻  才拍拍科提斯的肩  说:“谢谢  ”他知道这瓶酒是科提斯专门留着给他的

  科提斯咧嘴笑笑  说:“我们当初是打得死去活來的交情  谢谢就不用说了  我只是很奇怪  你沒输吧  就算输了  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

  拉菲叹了口气  神色忽然暗淡下來  说:“苏很厉害  可我也不是输不起  只是……苏战斗的方式和海伦居然是一样的  一样的  你能明白吗  ”

  科提斯收起了笑容  看着拉菲  只是叹了口气  摇了摇头  却沒再说什么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