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九

章二十三 地狱之始 九

  重力已经彻底改变  不时爆发的电火和扭曲光影勾勒出了力场边缘  这是一个半球形的庞大力场  半径足有数公里  已经将整个蝎巢笼罩在内  只有城市边缘的核电站幸免于难

  力场范围内  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重力  碎石和建筑的残骸向各个方向无序地飘浮着  甚至高达十几层的大楼也横空缓缓滑过  和巨大力场比起來  这段断裂的大楼就象一支小小的铅笔  力场边缘  则不再是单纯的低重力环境  而是狂野混乱的引力风暴带  就是钢筋进入这个地带  都会被迅速扭曲成一团乱麻  若是大块混凝土块飘入  则会被立刻肢解粉碎  大团粉末烟尘被抛向外围  直到进入重力正常区域  才会纷纷洒落

  培养人逃跑的速度远远及不上力场扩张的速度  那些被力场追上的人先是猛然飞上天空  然后身体骤然变形扭曲  很多甚至直接爆成一团猩红色的雾  也有幸运的家伙完整无损地穿过了引力紊乱带  进入力场内部  生命本能的反应已经突然了芯片的压制  前所未有的恐惧抓住了每个人的心  他们疯狂地叫着  徒劳挣扎着  可是  甚至他们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喊声

  力场笼罩下  是寂静的世界  静得沒有一点声音  所有东西  废墟、岩石、残骸、甚至是载着半个工厂的断裂地面  都在无声飘浮

  数以千万吨计的土石被引力力场从大地挖掘出來  再抛向四面八方  深坑的范围在不断扩大  并且迅速向下延伸  直到露出了地下基地那闪耀的金属外壁为止  灾祸之蝎的地下基地格外坚固  面对引力力场的侵蚀  居然完好无损

  自从舰艏露出坑底后  星舰就再未动过  随着泥土被挖掘  它的整体逐渐呈现  突然之间  勾勒出它舰身的数百条流畅曲线同时亮起  空中的嗡嗡声也由此增强数倍  千米长的舰身震动着  抖落了身上的岩石废墟  一抹光亮从舰首亮起  一直亮到舰尾  它跳动了几下  猛然间象是挣脱了束缚的猛兽  一跃冲上天空  在空中连作了几个迅捷流畅的转折  才静静地悬顶在距地三十米的低空

  直到这时  它的全貌才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现

  这是一艘长达千米的巨舰  前端五十米长的尖锐舰艏现在看來就象是一根细而短针锋  在舰艏下方  是一张巨大的女人的脸  她异常的美丽和威严  尽管闭着眼睛  但那无形的威压会让最迟钝的人看到她第一眼时就明白  一旦她睁开了双眼  带來的就只会是毁灭

  如果了解灾祸之蝎的历史和内幕  就会发现  这张女人的面容竟然和地下基地超级智脑娜秀一模一样

  舰身通体是深浅不一、变幻不定的蓝色  用紫色勾勒出条条棱线  除了舰首那张巨大的女人面孔外  还有上百个女人面容镶嵌在舰体两侧  只不过比舰首的要小得多  她们虽然全都闭着眼睛  但是表情不一  有的还明显侧过了脸  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这些女人  如果不是只有一张脸  会让人错觉她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生命  不过谁又能认为她们就是沒有生命呢  毕竟这样一艘星舰  已经远远超越了地球当前所处的时代

  所有的女人  都只有一个容貌  娜秀

  星舰舰体上方  竖立着片片如莲花花瓣一样的建筑  共同构成了瑰丽、壮观而又有些诡异的超时代风格  舰尾则有一枚数百米长刀锋般的尾翼斜斜伸出  尖端尽是流动的紫色光芒

  尽管静静悬停着  但是它的威严、瑰丽以及由单纯的巨大形成的无形压力  却可以震慑无数生灵

  这即是星舰瓦尔哈拉的风姿

  星舰舰身中央  足有百米方圆、五十米高的巨型指挥室内  有无数光带从墙壁上嵌着的块块晶石中飞出  循着固定的轨迹  飞向漂浮在半空中的菲兹德克  无以计数的光带汇聚在他周围  凝成直径十米的巨大光球  仔细观察  可以看出这些光束、光斑其实都是由无数数字和符号构成  每一条都承载了海量的信息  而汇入光球的过程  就是这些信息被处理和运算的过程  每一秒  都会有千万级的光带汇入光球  而同样数量的光带也会游离出來  融入指定的晶石中

  整艘星舰  从内到外  都在菲兹德克的控制之下  如此规模的星舰  内部数据多到可以让这个星球最先进的智脑瞬间崩溃的地步  即使是菲兹德克  想要完成第一次全面检测  也需要花去整整一天的时间

  在这个时候  菲兹德克忽然觉得  应该把娜秀搬到瓦尔哈拉上來的  有她在  就可以减轻他的不少压力  在菲兹德克看來  娜秀完全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她的处理能力始终在稳定增长着  现在居然已经接近了他的三分之一  如果以旧时代人类來衡量  娜秀自己已经相当于一千万个全力工作着的人类  而现在  就以整个星球为界  又有几个一千万人呢  娜秀的智慧已经接近到一个临界点  接近了被菲兹德克认可的地步  只要越过那个临界点  菲兹德克就会认为她达到了成为自己奴仆的资格  换句话说  可以视她为最低等的同类  而非可以随意宰杀处置的猪羊  这并不是说菲兹德克会不杀她  会去尊重她  区别在于  屠杀同类前他会稍稍想一下  而宰杀羔羊则不会

  这一点点的区别  可以说沒有  也可以说是决定性的

  不过  现在娜秀仍然留在地下基地中  虽然蝎巢已经在瓦尔哈拉的跃升过程中毁灭  但地下基地依旧保持完好  并且拥有足够的资料储备和能源供应  娜秀依然主持着地下基地  并且需要完成几项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需要研制新的材料以弥补瓦尔哈拉的缺陷  在新项目的研究中  与世界意志的对抗是所有项目的核心  在几个前置研究完成后  甚至还有一项可以对世界意志发起攻击的武器  而且  地下基地仍然在不断建造和完善着  应用于瓦尔哈拉上的技术一项项被移植到地下基地上  六座核炉也不足以供应如此庞大的能量  多达四座巨型空间炉正在建设  一旦完工  将会提供相当于十座热核聚变岛提供的动力

  对于菲兹德克來说  地下基地的重要性并不比瓦尔哈拉小多少  那里不仅仅是瓦尔哈拉的维修和补给基地  并且在未來时机成熟时  它也可以浮空而起  从而成为可以停泊星舰瓦尔哈拉的巨型母船

  在中心的指挥室  菲兹德克自己也在缓缓旋动着  半透明的身躯不停地接收和回馈着数据  瓦尔哈拉的初次检测仅仅走完了三分之一的过程  菲兹德克就找到了数万处需要弥补的缺陷  这并非是瓦尔哈拉原本就有的设计缺陷  而是由于这个星球的技术和加工能力所限  许多关键处的材料不得不用达不到要求的材质建造所造成的  另外  某些核心机件加工时  设备总是会莫明其妙地出现这样那样的故障  即使在菲兹德克的直接控制下  也制造不出所需精度的特种材料以及超微机件

  这并非偶然  在这个时代  坏运气的确会一直持续  假如被世界意志所憎恶的话  比如在瓦尔哈拉的建造过程中  菲兹德克就无时无刻不在于世界意志的直接干扰抗衡  最终  瓦尔哈拉依旧建成了  但是质量也远比他预想中的要差得多  如果在旧时代  一艘瓦尔哈拉已经足以征服整个世界  可是在已经产生了超级生命的新时代  菲兹德克却知道  所有的常识都已被颠覆

  所以他留下娜秀  留给她最重要的任务  就是破解和攻击世界意志  当时机成熟时  他  菲兹德克  大地雷霆使徒  将会亲手把世界意志从藏身的洞穴中揪出來  加以摧毁

  此时此刻  在菲兹德克的眉心中  还飘浮着一点耀眼的光华  光华中  可以看到一个电光缠绕的身体  上半身是的人类男子形态  而下半身则类似于巨大虫躯  身体下方挥舞着数千支长短不一的触手

  这才是完整的大地雷霆使徒在这个世界应有的形态

  而现在的菲兹德克  并沒有生成虫躯  仅仅是完整形态的60%而已  在寻找同样具备超级生命某些特征的生物基因过程中  他总是受到干扰  收集到的样本仅是刚到复苏的标准而已  若不是苏的突然出现  他还准备继续沉睡  直至基因补完到完整形态为止  但是意外一个接着一个地发生着  苏的强大原本并不在他意料之内  但是在追捕苏的过程中  菲兹德克隐约感觉到了几个同样能够威胁到他的可怕存在  而本该归属于瑟瑞德拉的无限之心的突然出现  则促使他下定了提前复苏的决心

  种种意外  也并非偶然  随着使徒临近复苏  世界意志的干预越來越明显了

  悬停中的瓦尔哈拉舰身猛然一震  船首的女人缓缓张开了双眼  她的眼中沒有瞳孔  只是一片凝重的紫色  但却能够让人清晰地感觉到她视线的焦点  上百张脸孔一一张开了双眼  当所有眼睛都张开时  整个星球都为之震动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