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前夜 二

章二十四 前夜 二

  黑暗中  苏如幽灵般行走着  一边计算着何时能够与自己的生化军队汇合  一路飞來  全景图扫描下整个飞行路线上的环境、生物和人类分布  苏完全可以计算出  自己的生化军队登陆北大陆后  会遇到什么情况  大致在什么时候抵达什么位置  总而言之  只要有充足的数据和足够强大的处理能力  苏完全可以模拟出整个星球的运行情况  细节可以具体到某条鱼在某个时刻游到哪里  某种意义上來说  这已可视为将整个世界都掌控在手中  而这种掌控  只需要一千个二级思维中枢就够了

  拥有的一百余一级思维中枢和十几个二级思维中枢  现在只占据了颅腔的一个角落  而一千个二级思维中枢刚好填满苏现在颅腔而已  一个二级思维中枢的处理能力是一级思维中枢的十倍  而体积仅仅略大了一点  在感知域突破到十一阶之后  苏对贝萨因都语的感知又深了一层  从而在一级思维中枢的基础上构建出了二级思维中枢  强大的处理能力是利器  但大多时候却显得有些多余  比如现在  苏会思索何时以及在哪里能够和生物大军汇合  纯粹是因为太多的思维中枢益在那里

  苏并不是一个勤奋的人  也不是为了强大可以不择手段  相反  即使在荒野上  很多时候  他也更愿意抱着那支粗陋的狙击枪  靠坐在岩石或废墟旁  凝视着难得一见的星空  或者只是简单的发发呆  想想梅迪尔丽过得怎么样了

  强大会带來很多利益  也会打破生活的宁静  苏并不在意利益  他只是喜欢宁静  如果不是还记得蓝眼睛的小女孩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就在他不急不忙地走着的时候  突然间全身一震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天而降  瞬间浇在他的意识上  苏茫然抬头  却什么都沒有发现  根本无从知道危险从何而來  全景图中沒有任何异样  一支议长方的小部队正缩在一座废墟中  大部分在酣睡着  惟一的哨兵也在打着瞌睡  姿势一直都沒变过  断层空间十分稳定  平行空间也沒有异常之处  诸位面运算所得到的结果也一切正常  但是  苏就是知道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却说不清发生的是什么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但今晚的危险感觉却格外的强烈  不过仍和以往一样  找不到危险的來源  现在苏所看到的世界  就象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怎么都无法看得真切

  苏定了定神  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镇定  慌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題  他索性停了下來  先把可能的敌人罗列出來  惟一  使徒  贝布拉兹  光暗天秤米修司  等等;然后  再将所有让他值得为之冒险的人列出  包括帕瑟芬妮  梅迪尔丽……等等  最后  则是把敌人和需要照顾的人进行匹配比对  以找出危险的源头

  做了这么多的工作  苏却失望地发现  他居然一无所获  但是当能力  特别是感知域能力已经达到十一阶地步时  苏知道  自己的每个直觉  每次悸动  都不是毫无原因  毫无理由  一定有着某种内在原因

  在原地坐了整整半个小时  苏还是决定继续前进  至少贝布拉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敌人  而且他和梅迪尔丽与议长间的仇恨几乎沒有化解的可能  他并未寄希望于这次可以一次性搞定一切  但是在威斯特伍德重伤的情况下  苏至少可以给议长的军队以重创  海顿死了  威斯特伍德短时间内恢复不了  至此为止  议长手下名声在外的强者均已失去了战斗力  这才是最佳时机  威斯特伍德非常强  如果他状态完好  现在的苏也难以在决战中胜出  但是威斯特伍德过于自信  也过于傲慢  发动的空间潜行本该是致命一击  但却沒想到苏居然凭藉着超凡绝伦的感知能力锁定了异空间中他的本体  在空间穿行状态下  任何一点意外都有可能变成毁灭性的灾难  所以被干扰的威斯特伍德立刻陷入生存危机  若非决断得快  集中所有能量保障上半身和头部  放弃了被苏抓到的下半身  这个老人早就在平行空间恐怖的能量风暴中被撕得粉碎  最后连物质形态都不会残留  所以  战胜威斯特伍德  靠的仍然是侥幸

  黑暗中  苏渐行渐远  在他身后  则是有着温暖灯火的龙骑

  西方  梅迪尔丽坐在大湖之畔  正用力修整着有些弯曲变形的重剑  她的神情十分专注  但希尔瓦娜斯却知道并非如此  他双手中央  正不停地喷射出一条细细的蓝白色火流  超高温的流焰可以将喷射到的剑身部位在一分钟内烧得变色  而梅迪尔丽会相应扭动剑身  或是把弯曲的部位修直  或是把裂缝弥合  她沒有使用任何工具  所有的工作都是靠着双手完成的  那双纤长而凝白的手  根本不惧已烧成暗红色的炽热合金  甚至偶尔被希尔瓦娜斯的高温火流直接喷到  也全然无事

  看起來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但不正常的是  修补工作已经整整进行了一个小时  希尔瓦娜斯的体力都消耗得七七八八  重剑才修补了一小半  有时候  一条小小的裂缝就要耗去梅迪尔丽十几次的努力  以及十分钟的时间  而希尔瓦娜斯知道  她其实只要一下就可以修补好这样一条裂缝  这只能说明  梅迪尔丽其实心不在焉

  “姐姐  还在想丽和她的……嗯  孩子  ”希尔瓦娜斯试探着问  自从自安息地走出后  梅迪尔丽和他之间的距离无形中就拉近了很多  虽然少女的话少得只有寥寥几句  但是两人之间已不避讳任何话題

  不过希尔瓦娜斯的话一出口  梅迪尔丽的手忽然失去了准星  不光沒有把裂缝弥合  反而几乎将剑身整个撕开  这样一來  重剑算是彻底报废了  不经过高温冶炼回炉  根本无法修复  梅迪尔丽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片刻后才抬起头  凝望着夜色笼罩下的东方  双眼中已是一片寒冷

  希尔瓦娜斯呆了片刻  才想起刚刚掠过心底的那一阵战栗  这才确定刚才梅迪尔丽不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而失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