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前夜 四

章二十四 前夜 四

  瓦尔哈拉舰首的女人像依旧闭着眼睛  眼皮下却可以看到眼珠转动  焦点已落在梅迪尔丽身上  刹那间  巨舰如同变成透明  梅迪尔丽的视线已和菲兹德克对撞在一起

  瓦尔哈拉向下沉了十米  在方圆几十米的巨型女人脸面前  梅迪尔丽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在空前巨大的压力面前  拄剑而立的她  却稳定得如一座山

  凝视着梅迪尔丽整整一分钟  女人巨像才开口说:“怎么称呼你  无限之心的拥有者  ”

  “梅迪尔丽  ”

  “很独特的名字  也很美丽  ”女人巨像口中吐出的是菲兹德克的声音  不过他的声音很是阴柔  并无太多的突兀

  熊熊烈火在燃烧着  烧得梅迪尔丽的精神也有些恍惚  仿佛看到、听到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往事不可抑止的涌上心头  让她冰封千年的心防也为之崩溃  眼泪不知不觉间奔涌而出  瞬间被炽烈的温度蒸干  她甚至都不知道  只是觉得视野似乎有些模糊而已

  “梅迪尔丽!”菲兹德克呼唤着

  “嗯  ”她应着

  恍然间  她觉得菲兹德克的声音很熟悉  似乎已认识了千年之久  而伴随着这种熟悉  她心中的敌意也在悄然间化去不少  似乎面对着的不再是决心以命死战的天敌  反而是多年并肩作战过的战友  这种感觉出现的很突兀  却又很自然  至少梅迪尔丽沒有感觉到自己的思想受到任何外來技能的影响

  菲兹德克则似乎自初始就沒有什么敌意  至少到现在为止声音都很柔和:“梅迪尔丽  无限之心的拥有者  你似乎还沒有完全觉醒  现在就把无限之心的权限激活到这么高  对你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能够得到无限之心如此认可  说明你比瑟瑞德拉更适合使用它  我早就和她说过  无限之心并不属于她  可是那个贪婪的女人却不肯听  结果差点被來自异空间的能量风暴彻底摧毁  而我也受到波及  不然也不会沉睡如此之久  ”

  “瑟瑞德拉  ”这个名字让梅迪尔丽感觉到有种十分异样的感觉  似乎身体中某些部位都随着这个名字在动荡着  而她自己眼前  则是浮上一个沉睡着  美丽而浓艳  周身透着能量光辉的女人形象  梅迪尔丽从未见过瑟瑞德拉  却知道了她是谁  瑟瑞德拉  是栖息在安息地最深处的女人  也是菲兹德克之外的另一名使徒  而苏则是抽取了她身上的血肉基因  弥补了梅迪尔丽的缺损  并且将本是自己的无限之心交给了梅迪尔丽

  “是的  瑟瑞德拉  她也是我们的伙伴  我们曾经并肩作战了无数个世代  她是我们的洞察之瞳  负责发现敌人并找出敌人的弱点  而我  雷霆之手  则负责提供运载工具、武器  并且消灭以机械文明为主体的种族  这艘瓦尔哈拉  就是我们的座舰  多少年來  它从未变过  ”菲兹德克说着

  “那么我呢  ”梅迪尔丽问

  瓦尔哈拉舰艏上的女人头像微笑着  在她之后  其实是菲兹德克在笑:“作为无限之心的拥有者  你有着无限的能量  也就有着无穷无尽的威力  按这个世界的说法  你就是我们的毁灭之剑  负责消灭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切敌人  ”

  “可是我只有十八岁  怎么可能和你们共同作战了无数个世代  ”

  菲兹德克耐心地解释着:“年龄  身体和种族对我们來说都不是问題  只要得到了无限之心的认可  谁都可以成为毁灭之剑  不止是你  我们也是一样  我和瑟瑞德拉都是不久前才初步有了自己的形态  直到现在  瑟瑞德拉都还沒有完全觉醒  只能偶尔和我取得联系  当然  这也是她贪图无限之心的下场  如果她完全觉醒  知道我们的过去和分工  就不会干出这种蠢事來了  ”

  “这样啊  那我们还有谁呢  ”梅迪尔丽拢了拢长发  随意地问着

  这个问題出奇地让菲兹德克沉默了  女人的头像双眉紧皱  在竭力思索着  过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地说:“我也不知道  我们一定还有其它的伙伴  只是我也记不清了我们一共有几个  是五个  还是七个  除了隐约知道我们中还应该有一个大脑外  其它的伙伴会是谁  我也不知道  不过  只要找到了大脑  所有的问題都不会再困扰我们了  ”

  梅迪尔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平静地问:“我大致明白了  不过  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

  这句话将菲兹德克从沒有结果的苦思中解脱出來  他笑着说:“现在  我已经发现了我们需要消灭的敌人  那  你看  就是他  他是这个星球上的蚂蚁们制造出來、专门对付我们的兵器  不得不说  这些蚂蚁中有些家伙的确是非同一般的聪明  居然能够造出这种兵器出來  让我也感觉到惊讶  如果再给他们一些时间  或者真有可能给我们带來麻烦呢  ”

  随着他的话  一幅画面展现在梅迪尔丽面前  那是一个从荒野深处走來的男人  不说那淡定而有些寂寞的美丽  只是那淡金色的飘扬短发已让人印象深刻  在画面展示的前一刻  梅迪尔丽已直觉到会看到些什么  而现在看着那逐渐接近的身影  她的眼睛又开始变得模糊  少女用力眨了眨眼睛  视野只是清亮了一下  就又顽强地模糊着

  无限之心加快了跳动  将几乎无法承受的狂暴能量送往梅迪尔丽全身各处  让她痛得咬住了下唇  能量构成的火焰比烈火还要炽烈  不断从身体表面喷出  转瞬间已将她全身上下所有衣服都烧成飞灰  然而在衣服之下  少女身体表面不知何时已覆盖了一层充满奇异美感的鳞甲  片片生体甲叶以黑色为基底  淡金色的条纹勾勒出条条棱线  很有暗黑龙骑的风格  她双手间的重剑也为这炽热的能量火焰所侵蚀  竟慢慢转变了颜色  发红变软  但几经粹炼之后  又重新变得暗淡深黑  能量火焰居然不再能够让它软化  显然剑质已发生根本改变

  梅迪尔丽仰头望着瓦尔哈拉  一双蓝眸亮得动人心魄  说:“它叫瓦尔哈拉是吗  很漂亮  我可以上去吗  ”

  菲兹德克哈哈笑了起來:“当然  它本來就是属于我们的战舰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