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前夜 五

章二十四 前夜 五

  几条光带从星舰瓦尔哈拉上飘下  缠绕在梅迪尔丽的身上  将她轻轻提起  片刻后  少女已站在瓦尔哈拉的甲板上

  站在星舰瓦尔哈拉的前甲板上  梅迪尔丽小得就象草原上的一朵小花  只是她那身生体盔甲的风格和瓦尔哈拉很相近  都有着超时代的美感  凝望着瓦尔哈拉如花瓣般的舰上建筑  梅迪尔丽半蹲着  伸手触摸着瓦尔哈拉的舰身甲板  瓦尔哈拉的外表极为光滑  完全是整体  根本沒有一丝缝隙  如此巨大的整个架构  根本不是现在人类的科技所能达到的

  梅迪尔丽说:“不让我进去吗  ”

  菲兹德克沉默了一下  说:“既然已得到无限之心的认可  你怎么会不知道进入瓦尔哈拉的方法  哦  我差点忘了  那件事情后无限之心受了损伤  可能内置的资料不完整了吧  ”

  几条光带从瓦尔哈拉的花瓣剑桥上挥舞而出  在梅迪尔丽面前凝聚成一道光门

  在看到光门的瞬间  梅迪尔丽就吃了一惊  自然而然地知道它是某种空间传送装置  她沒有犹豫  直接走进光门

  瞬间  少女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能量包围  然后破开空间  转眼间又从另一处弹射出來  刚刚结束传送过程时  梅迪尔丽就张开了眼睛  看到的尽是迷离飘浮的光带  炽热的能量火焰仍不断从她身体中涌出  与周围的能量一触  即刻爆成团团绚烂之极的火花光雨

  “欢迎來到瓦尔哈拉  我的……”

  沒等菲兹德克说完  梅迪尔丽就全身弓起  双手持剑  全身上下瞬间燃起无法形容的烈焰  若一条焰龙  以一去无回之势悍然扑击菲兹德克

  “你干什么  梅迪尔丽  ”菲兹德克完全沒有想到她竟会暴起发难  甚至在空间传送门还沒完全消去时就发起攻击  他的飘浮在空中  而意识已通过无数光带散布到整艘瓦尔哈拉上  操控瓦尔哈拉意味着超出人类想象的数据交流  以目前的不完整状态  菲兹德克其实已非常吃力  所以眼看着梅迪尔丽向自己的身体凌空扑击  他却根本还來及把意识传输回自己的身体内  也就无从躲避

  燃烧着无色火焰的半截重剑无声划过空间  将菲兹德克的身体居中斩成两半  梅迪尔丽的眼睛仍然看不见  但是不可思议的战斗本能却让她的盲斩精准得让人心寒  梅迪尔丽绝无停顿  重剑由竖斩变为横斩  瞬间拉出数十条连绵成片的光线  在菲兹德克身上划过  菲兹德克的身体极为坚韧  超高温的能量火焰也无法带來更多损伤  但梅迪尔丽的直接斩击威力也大得不可思议  根本不是菲兹德克所能抵挡的  所以转眼之间  菲兹德克的身体已被切成数百段

  菲兹德克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梅迪尔丽  你疯了吗  你难道完全忘记了过去吗  ”

  庞大的能量开始聚积  转眼间就会汇聚成恐怖之极的一击  而这时将菲兹德克的身体切得再细也不会给他带來更大伤害  梅迪尔丽一咬牙  能量无何止地从无限之心中涌出  她强忍着剧烈痛楚  在空中改成半跪姿势  身体疾速下坠  双手反握重剑剑柄  整个人如燃烧的流星  笔直撞在控制室的地板上

  一道淡白色的能量光芒呈环状出现  以梅迪尔丽为中心向四面扩张  主要能量则是向下冲击  在能量光芒下  瓦尔哈拉坚固之极的舰体结构如冰雪般消融  瞬间出现了一个大洞  深洞穿过无数机件  一路向下侵蚀  转眼间已伸出数十米  比机件损毁打击更大的是无数数据光带的散失  那不仅仅是数据  也是菲兹德克本体意识的一部分  梅迪尔丽的打击直接且狠辣  沒有留下分毫余地  在短短刹那就抓住菲兹德克的本质  不光切碎了他的身体  还在脱离瓦尔哈拉的途中重创了他的意识

  菲兹德克痛苦的咆哮响彻了整个瓦尔哈拉  巨大的能量风暴在星舰内部不断形成  甚至以瓦尔哈拉的坚固程度都开始在风暴中不断损毁  这些能量风暴已经不是梅迪尔丽释放出來的了  而是极度痛苦之下  菲兹德克失去了部分控制权所致

  梅迪尔丽仍然看不见东西  眼前只是无尽的黑暗  蓝眸依然闪亮  但内里却已彻底被狂暴能量破坏  但只凭感觉  重剑就不断挥舞着  在瓦尔哈拉内部开辟着一条条曲折盘曲的回路  少女疯狂地破坏着  她的思维正变得越來越迟钝  但是剑锋上传來的每一点感觉都让她坚持了下去  瓦尔哈拉已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时代  梅迪尔丽只想更多地破坏一点  这不是为了苏  苏已永远离开了  这是为了苏的女人和孩子们  她很清楚  即使是血腥议会  也未必有能与瓦尔哈拉相匹敌的战争工具  而大湖西域  只会在瓦尔哈拉前化为废墟

  丽  还有小洛  肯定逃不过菲兹德克的追踪  他即使锁定了苏  也就能锁定苏的女人孩子们

  梅迪尔丽忽然笑了  她也不明白自己现在做的事究竟有什么意义  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这时  重剑的光芒已开始暗淡  并不是无限之心供应的能量不足  而是她身体内部已几乎被狂暴能量焚成灰烬  梅迪尔丽勉强挥剑  又从面前的舰体上切下一块  强劲的风猛然吹在她身上  让她精神也为之一振  才发现自己已切穿了瓦尔哈拉的舰身  她拼着最后的力量  从破口一跃而出  向下方黑暗的大地落去

  恍惚之际  她的耳边似仍回荡着菲兹德克不甘的咆哮  隐约之间  她觉得  似乎自己真的把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而且  自己好象做错了什么  至少  事情应该不象原本想的那么简单

  可是恍然间又象回到九年之前  苏牵着她的手  向着人类的聚居地  也是向着茫茫未知的命运走去  他手上的温度  直到今日今时  还清晰地刻印在心  只要还记得这些  其它就都不重要了

  空中的瓦尔哈拉象喝醉了酒  摇晃着  不时从舰身多处的破损中喷出团团火焰  但是舰首的女人像已经睁开了眼睛  紫色的双眸中心亮起耀眼的光芒  随后两道紫色高能光束汇合成一束  瞬间轰击在下落中的梅迪尔丽身上

  在比太阳表面还要炽热的能量光芒中  梅迪尔丽全身一震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但在出口的瞬间  血就被蒸成虚无  她的身体猛然从能量光束中斜斜飞出  重重摔在地上  她仰天倒着  双眼凝望着无尽的夜空  视线已不知落向何方  她的胸膛起伏着  呼出尽是燃烧着的能量火焰与光芒

  重剑带着慑人的低低呼啸  旋转着落下  插在她的身旁  直至沒柄  少女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  不过听到重剑落下的声音  仍伸出右手  勉强握住剑柄  只是  她再也无力将重剑拔出了

  她安静躺着  蓝瞳中的光芒逐渐淡去  手却始终未曾放开过重剑剑柄

  片刻之后  菲兹德克站在了梅迪尔丽身边  默然无语  良久  他才慢慢蹲下  将她握紧剑柄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扳开  将她的右臂放下  然后  他叹了口气  横抱起少女的身体  背后探出数根光带  将重剑也从地上拔了出來

  空中的瓦尔哈拉已经安静下來  只是偶尔会从舰身上的破损中喷出一团火焰  菲兹德克身周散发出片片柔和光芒  身体冉冉升起  飞向瓦尔哈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