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五 遗失的秘密 一

章二十五 遗失的秘密 一

  半空中的瓦尔哈拉静静悬浮着  道道紫色的光芒顺着棱线流动着  舰身上仍然有数处巨大的破口  破坏了星舰的神秘和美感  看到那些直径数米乃至十余米的破损  会让人误以为瓦尔哈拉刚刚与势均力敌的对手进行过生死炮战  才会留下如此创伤  大多数破损已经不再冒出烟火  只有一个地方偶尔还会喷出缕缕火光  在破损处不断涌出淡蓝色的雾气  其实那都是些极微小的修理机器人  依靠引力在空中移动  不断修补着缺损  一块块半液态的金属被固定到外壁上  并且在力场的作用下与周围的金属融合在一起  那些巨大的破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  用不了几个小时  瓦尔哈拉就会焕然一新  至少表面上如此

  控制大厅中  菲兹德克仍然飘浮在空中  身体周围重新幻化出一个巨大的光球  数以万计的光带将全舰的数据汇聚到这里  再将命令传递回去

  短暂而剧烈的战斗持续还不到一分钟  对瓦尔哈拉所造成的破坏却无疑是巨大的  此刻的瓦尔哈拉数处核心节点被毁  差点连空间炉都被摧毁  整体性能还不到顶峰时的40%  就算经过一整天的修补  也不过能恢复55%左右的战力  要想完全修复  只能回到地下基地去  完全修复意味着消耗巨大的能量和众多的珍稀原材料  还意味着要消耗娜秀的生命力  而她的生命周期已经不剩多少了

  而菲兹德克自己也不好过  身体被切成数十块  甚至大脑都受到了重创  重新培养出的身体强度根本比不上原本的身体  但最大的损伤则是意识上的缺损  在破坏战舰的时候  梅迪尔丽沒少打击菲兹德克遍布全舰的意识  这才是真正致命的地方  令菲兹德克的完整度下降了整整五个百分点  虽然使徒一旦觉醒  就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恢复  但五个百分点可不是一两年就能够提高的

  在下方的一个密封舱中  里面装满了培养液  梅迪尔丽静静地沉在舱底  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如在沉睡  长发随着培养液的波动缓缓起伏着  偶尔还会有一串细小的气泡从她嘴中冒出  她全身都覆盖在深色的生体盔甲下  高而浑圆的护颈甲看起來充满了金属质感  半截断裂扭曲的重剑安静地躺在她的身边  剑刃上那些破损的残缺默默诉说着战斗的惨烈

  在菲兹德克的意识中  密封舱就象能量黑洞  正源源不绝地汲取着能量  永无止尽  几乎大半个空间炉所产生的能量都被密封舱吸了进去  最终透过梅迪尔丽的身体  灌注进无限之心中  这是梅迪尔丽修复身体所必需的能量  她过度催动了无限之心的力量  几乎把自己身体内部完全烧成焦炭  若非如此  以她非完整的身体和未曾觉醒的意识  又怎可能以一把普通材质的重剑几乎击坠瓦尔哈拉

  菲兹德克的意识掠过梅迪尔丽的身体  停留了片刻  悄然叹息  就此离去  密封舱中本是无光的  现在却亮起一团团绚丽的七色光芒  这是菲兹德克意识激起的能量反应  光芒照耀在少女脸上  为她沉静的美丽添了一丝瑰丽

  梅迪尔丽仍然在无休止地汲取着能量  就是菲兹德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她的身体正在从最微观的层次不断改造着  这是第四次蜕变了  无限之心安静地停留在她体内  沒有脉动  但仍然有着不容置疑的生机  而且沒有任何脱离或是死亡的想法  这是它依然承认梅迪尔丽的证明  也是付出了最高权限的表示  因此  在菲兹德克看來  这即是毁灭之剑的最直接证明

  菲兹德克在完全苏醒前  以意识体的形态存在了数十年的时间  对战争之后新时代人类的社会有着很多了解  但是他的注意力大多放在补全自身  寻找同类  并且完全觉醒上面  对于普通人类的心理知道得其实并不多  这也很好理解  在菲兹德克眼中  人类只是一种最初级的智慧生命而已  想什么做什么  又怎么会值得他去关心  即使以人來说  谁又会去考虑蚂蚁们在想什么呢

  菲兹德克对人类有限的了解  仅仅限于折磨和恐惧  这是为了让人们服从他的命令而已

  所以直到现在  菲兹德克也无法理解为何梅迪尔丽会突然向他发起攻击  她既然已经得到了无限之心的完全认可  怎么会不记得过往世代的记忆  特别是那些完全改变了他们命运的片段  如果她还记得  那么就会明白  所有的使徒都是一体的  无论觉醒了多少次  以何种形态出现  他们的命运都联系在一起  完全不可分割

  只不过菲兹德克自己的觉醒也不完全  因此也未能得到过往世代的全部记忆  他只是知道  在过去某个时刻  曾经发生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它改变了所有使徒的命运  让他们被迫联结在一起  共同承担不可测的未來  但是这件事情所需的权限极高  更要有海量的能量才有可能推动那枚深藏在无限平行空间最深处的符号  取得昔日的记忆  单纯以能量计  或许把这个星球完全毁灭所产生的能量才够驱动那枚符号  不过  不清楚过去发生了什么并不要紧  本能已经让他们知道了彼此的不可分离

  瓦尔哈拉的修补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菲兹德克有余暇想些别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  他是最早觉醒的使徒  但是从觉醒的那一刻起  未知的恐惧就始终围绕着他  完全觉醒、并且构建符合这个世界规律的身体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而共同战斗过的伙伴们完全不知踪迹  就这样  在漫长的岁月中  菲兹德克终于了解并适应了这个世界  控制了灾祸之蝎  开始复苏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