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五 遗失的秘密 三

章二十五 遗失的秘密 三

  菲兹德克一边思索  一边驱动瓦尔哈拉向西南方向移动  在那个方向上  人类的密度明显要高出许多  而且显得很有轶序  看來应该有一个大形势力的存在  而从迪亚斯特的战报上看  灾祸之蝎的培养人军队屡次在这个方向上战败  已经充分说明了对方的强大  不过在星舰瓦尔哈拉划时代的威力前  除了血腥议会那样的庞然大物  其它的人类势力都是不堪一击

  一分钟后  瓦尔哈拉优雅而巨大的舰身已经悬停在钢铁之门的上空

  探测能量环再次启动  于是菲兹德克又一次看到了众多受惊的能力者以及开始奔逃的身影  菲兹德克对此也有些无奈  如果是瑟瑞德拉主持发动的探测能量  覆盖面积可以大上十倍  而且几乎无法察觉  所探测到的结果也比菲兹德克要详细数百倍

  每个使徒的天赋能力都是不同的  并且对应着不同的能力域  所以在了解了人类划分的能力域后  菲兹德克曾经也为之深深诧异  具体的细节不说  仅仅是五大能力域的划分  就与他所掌握的能力域分类完全一致  或许运气这种东西的确存在  不然也就无法解释这类巧合  而且人类在能力域中的发展速度也越來越快  不断有高阶能力者涌现  极少数站在人类巅峰的强大能力者  已有与黑炎之章匹敌的能力  这种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生物的传统范畴  甚至有能力威胁到不完整版的使徒  不过他们的能力再强大  也不是超级生命  即使力量短时间内压倒了使徒  也不可能是超级生命的对手  而且  每名使徒在自己的天赋能力域中都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  觉醒后能力可以迅速提升  而不必象人类一样通过获取进化点的方式提升

  紫色的能量探测环悄然间再次覆盖了近千平方公里的范围  大大小小的生命光辉一一点亮  菲兹德克随意地扫了一眼  正想驱动瓦尔哈拉向另一个方向移动  注意力却突然被吸引了

  那是一颗闪耀着的红色光芒  虽然不是十分明亮  光泽却是异常稳定  而且以红色光芒为中心  多出了一大圈隐约的光晕  它红得有如一团缓慢流动着的血水  里面蕴含的阴冷与杀机让菲兹德克也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而在不远处  还有一点以宝蓝为核心的七色光团  它并不明亮  甚至有些模糊  而且忽明忽暗  从亮度上看至多和人类的五六阶能力差不多  在众多的光点中不算特别突出  但是它的不同之处在于周围也有一圈隐隐光晕  虽不及红色光芒的光晕范围大  但也差不了太多

  居然有两个超级生命  虽然他们还不是十分强大  但是的确是真实且具备完整特征的超级生命  其中一个明显有着某种隐藏能力  能够隐藏自己的真实力量  不过他可以瞒过大多数的人类能力者  然而瓦尔哈拉的扫描体系直接针对生命特征  所以立刻就把他给照射出來

  而那个红色的超级生命显然仍处于幼年期  但是成长性已经十分可观  更让菲兹德克警惧的是它身上所包含的那种冰寒与掠取杀戮的本质  竟然是掠食型的超级生命

  超级生命也是生命  都有着相应的文明与特定的准则  并且有着某种束缚  有其极限所在  比如菲兹德克  天赋领域为灵能域  当他进入完整状态时  就会拥有十二阶的天赋能力  在进入完整态之前  使徒则是相当于幼年时期  需要大量的物资和能量來成长  但在完全成长后  所必需的物质能量就会大幅减少  而本身再度成长的空间也会有所限制  掠食型的超级生命则不同  它们的成长空间有可能比普通超级生命要高出许多  但是在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物质与能量也多得多  它们需要无休止地的进食和摄取能量  以支持自身的成长  而这个过程  对于它们所在的世界來说完全是一种灾难  在宇宙深处  不乏被掠食型超级生命吸掠一空的死亡星球  而另一种危险在于  沒有人知道一头掠食型超级生命进化的终点在哪里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  它们的成长终点其实要比普通超级生命低得多  而且更象是依靠本能行动的星兽  然而偶尔出现进化终点高得惊人的掠食超级生命  那时  就是一片星域的灾难

  菲兹德克本來只是想找找苏的行踪  沒想到却在这座城市中发现了两个超级生命  其中一个还是掠食型的超级生命  他沒有急于行动  而是花了近半分钟的时间分析它们的属性数据  虽然传回來的数据并非十分清晰  不过已足够得到结论  那只掠食型超级生命  竟然和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而另一个超级生命体虽然不是掠食型的  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和苏有许多共通的地方  甚至有和苏共同的基因片段

  菲兹德克不再犹豫  瓦尔哈拉内响起了能量震荡发出的蜂鸣声  所有武器系统都开始充能启动  从哪个角度來说  他都不会允许掠食型超级生命在自己的领地中生存下去

  下方的钢铁之门  大半个城市依然被安静所笼罩  只有城市边缘的炼钢厂和热电厂一刻不停地运转着  绝大多数人都处在梦乡中  对于头顶的瓦尔哈拉一无所知  当探测光环从天而降时  普通人们只是恍然间做了个恶梦而已  然而在城市中  已经开始出现了小规模的骚乱  强烈的危险感觉驱使着部分敏锐的能力者从睡梦中醒來  第一时间把自己武装起來  而在钢铁之门北部的指挥部  此刻已经冷清了许多  这里一直是大湖西域的最高统治机构  从苏  到后來的丽、里高雷和奎因  都是以这里作为最高指挥部  只是自苏突然离开后  丽和里高雷也终日在外厮杀  指挥部中坐镇就只剩下了奎因  动荡年代也是崇拜强者的年代  丽外形靓丽  性格如风如火  个人战斗力和统兵打仗都很有一套  特别是她改用长刀后  孤身与灾祸之蝎分队的一次次血战更是符合了强者的所有定义  所以尽管丽出现在钢铁之门的次数寥寥可数  但是大湖西域的人们依然视她为最高的首领  而里高雷和奎因  则完全被丽的光彩所笼罩

  只是现在  丽独自坐在宽大的指挥室中  目光有些呆滞  锋利长刀随意扔在脚边  身边的办公旧上则堆满了空的酒瓶  浓烈的酒气从她身上不断地散发出來  酒精让她的思维变得迟钝  却沒有熨平内心最深处的痛苦  在那里  里高雷依然活着  露出淡淡的有些颓废的笑容  脸上的胡茬永远显得有些凌乱  却也给他添了几分粗野和男性的气息  他永远只抽最廉价的烟  而且每次都会等到最后一丝烟草也燃烧殆尽之后  才会把烟头扔掉  许多年來  他从沒变过  里高雷的存在感很弱  许多时候丽甚至压根忘记了他的存在  却是已习惯了他在身边  只是当里高雷永远离开后  丽才真切地感觉到了身边那巨大的  无可填补的空虚

  毫无疑问  她和里高雷之间的感情深厚无比  可以解释成除了男女之间爱情以外的任何感情  不过可以确定  丽的所有爱都给了苏  那是激烈昂扬、毫无保留的爱  沒有理由  也无需回报  她还年轻  而且性情如火  尽管知道苏并不属于她的世界  她也愿意把自己燃烧  再投进他的世界中去

  但是  失去了里高雷的痛苦  依旧超出了丽的预期  所以她这些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指挥部  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无时无刻不在借助着酒精压住内心深处的伤悲  但是她并未完全麻醉自己  而是在反思  想着自己二十年來的所作所为  她第一次发现  自己是如此任性  如此的自我  在奉献出全部燃烧的激情后  就觉得可以肆意妄为了  她所作的一切  都是以自己为中心在思考  做的也是自己觉得重要的事  而全然沒有从其它人的角度却好好思索一下  苏的确是走了  走得非常突然  甚至沒有给她留下一个清晰的交待  但是苏在离开之前  已经给她留下了一片巨大的领地  这里不光拥有完整的工业和生化药剂体系  还有超过三百万的人口  以及两万武装起來的战士  拥有这样的基业  本來可以大有作为  就算不能大举扩张领土  但也可以固守领地  并且逐渐建立起一个繁荣国度  只要用心  在这片相对和平、又拥有完整工业、科技和生化体系的国度中  也许只要几年的时间  就可以建立起能够养活千万人口的经济体系  虽然苏一直沒有明白的说过  但是跟随了他许久的丽、里高雷和奎因等人都明白  能够让更多的普通人活下去  一直是他深藏于内心深处的一个梦想

  苏是矛盾的  在对生命的态度上也是如此  在可能的情况下  他一向愿意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他也很可能对某些人冷酷无情  特别是能力者

  回想过去  丽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在活着  却沒有意识到给身边的人带來多少困扰  至少  如果她不是执意一个人去狙击灾祸之蝎的分队  里高雷也就不会死去

  直到这一刻  她才意识到不能再任性了  需要认真的活下去  至少为身边的人去做些什么  就在这时  办公室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  再次变成人类小女孩样子的小洛直接冲了进來  她神色中满是惊恐和慌张  不顾丽诧异的表情  一跃而起  笔直撞在丽的身上  抱着她撞碎了落地窗  飞入黑暗的夜色

  而此时此刻  深色的夜幕中正亮起一点绚烂的光华  随即变成大片光雨  纷纷扬扬的落下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