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六 末日 二

章二十六 末日 二

  战斗本能告诉他  这几根数十厘米长的利爪说不定可以媲美高强度的合金刀锋  把他的脑袋切成几片不会比切面包更加困难  刹那间  他全身僵硬  再也不敢稍有动作  所幸的是以利爪按在他头脸上的那只巨狼暂时也沒有接下來的动作  而是转头看着莎莉  低低地咆哮了一声

  “你是……让我过去  ”莎莉难以置信自己居然会懂得这头巨狼的意思  她别无选择  向巨狼慢慢走过去  一边避免做出任何可能刺激到它的动作  巨狼有着超越常识的智力  这倒还不算太让人震惊  但是四阶战士在它面前却脆弱得像个小孩子  一扑即倒  别说还击  就连闪避都做不到  所以莎莉知道  最好不要做出会刺激到它的蠢事  就算是它想吃掉自己  也任由它吃吧  逃跑是不可能的  战斗也沒有用  这只巨狼体现出的超强战斗力  完全可以屠戮整个聚居地

  站在巨狼面前  莎莉呆呆地看着巨大的狼头凑了过來  在她身上用力嗅了嗅  然后复眼中居然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  它慢慢抬起前爪  放开了按住的战士  男人一个翻滚爬了起來  站到莎莉旁边  却聪明地沒有去动背后的突击步枪  显然  如果他胆敢动别的念头  手估计还沒摸到步枪  他的头就会被面前的巨狼撕烂  这时  侧方传來一阵低沉而湿热的喘息声  他慢慢转头  却看到另一头巨狼不知何时出现  正蹲在黑暗中  静静地看着他  男人猛然出了一身冷汗  瞬间的虚弱几乎让他坐倒在地  在刚刚过去的一瞬  他原來与死亡如此接近

  第一只出现的巨狼向莎莉低吼了一声  莎莉莫名的又听懂了它的意思:“你让我们呆在这里不要动是吗  可是……能不能请你不要伤害聚居地里面的人  还有  如果可能的话  也不要破坏我们的工厂  它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莎莉并沒冀希望在巨狼会同意甚至回应她的要求  可是巨狼居然点了点头  就在她惊讶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  黑暗中突然传來阵阵奇异的沙沙声  一头头同样的巨狼悄然自黑暗中闪现  无数闪耀着幽暗光芒的复眼盯在莎莉和男人身上  锐利而且冰冷  莎莉依然鼓足勇气站立着  砰的一声  远比莎莉强壮的男人却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坐倒在地上  他明显的异动立刻激起巨狼群的骚动  一头巨狼咧开了大嘴走了过來  却被第一只出现的巨狼拦住  两头巨狼复眼对视着  光芒闪烁几次之后  就完成了无声的交流  巨狼退了几步  然后人立而起  复眼中光芒大亮  象信号灯一样高速闪动了几秒  在黑暗的夜幕里  这样的信号可以传到几公里外

  忽然有了风

  莎莉的长发被突如其來的风吹起时  她还在疑惑地寻找着风的源头  然而她立刻就知道了风从何而來  夜色下  一头头巨大的狼若烈马般奔腾  从几十米外滚滚而过  它们虽然奔跑得几乎全无声息  但是那滚滚散出的凛烈气息却可以让胆小些的生物直接晕死过去  那是高阶生命对低级生命在本能层面的压制  而在这颗星球上  虽然只是贝萨因都制式生物兵器中最低端的存在  霍尔奎拉依然可以傲视绝大多数生物  上千头霍尔奎拉奔腾而过的场面绝对壮观  掀起的强风甚至让莎莉站立不稳  霍尔奎拉过去后  夜空中又响起了阵阵低沉的嗡嗡振翼声  数以万计的雷古纳象黑色的云团  在低空掠过  庞大的生物兵器大军足足用了数分钟才完全通过  第一只出现的巨狼这时才向莎莉点了点头  转身跃入黑暗  追随着同伴而去  奔向北方

  一阵夜风袭來  莎莉忽然感觉全身发冷  这时才发现原來不知在什么时候冷汗已经浸透了全身衣服

  一公里外的聚居地依旧静悄悄的  大多数人仍然在最深沉的睡眠中  全然不知刚刚已与死亡洪流擦肩而过

  莎莉静静地站了片刻  才咬牙拉起仍然瘫倒不起的男人  互相搀扶着向聚居地走去  聚居地中只有少数的地方亮着灯火  神父居住的小房子就是其中之一  安抚了受到极度恐吓的男人后  莎莉拖着疲倦的身体  走进神父的房间  进门时  她已经平复了自已的恐惧  看上去只是像累了点而已

  神父这里有他自制的草茶  喝下去可以安抚心神  补充体力  正是莎莉现在急需的东西  而且在心神极度恐慌的时候  听听神父讲解启示录  也是安定下來的好办法  莎莉隐隐觉得  自己今晚看到的东西恐怕远远不止是规模超出想象的兽潮那么简单  想到巨狼那充满睿智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  她总是会感到不寒而栗

  她是……看到了末日即将到來吗

  进门之后  神父习惯性地招呼她坐下  然后就专心地用钢笔刷刷地在纸上写划着什么  莎莉给自己倒了杯茶  喝下  片刻之后狂跳着的心才稍稍平复  于是  她抬起头  向神父问:“神父  您刚才有沒有看到或者是听到什么  ”

  “看到或者听到  ”神父有些愕然地抬起头  显然不明白莎莉在说什么

  “沒关系  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安  ”莎莉勉强笑着说  她心里也明白  那恐怖的兽潮还是保密为好  她的目光随即落在神父面前的桌上  那里摊放着好几张纸  不过上面却不是往常那些书写得密密麻麻的心得  而是一幅幅图画一样的东西  莎莉有些好奇的凑了上去  拿过几张看了看  发现纸上的确是一幅幅的图画  这些都是用钢笔勾勒出的素图  笔法和技艺并沒有多少出众之处  但难得是每幅画都有自己的神韵  当莎莉看着它们的时候  就觉得似乎画中的景象已呈现在自己眼前

  那一幅幅画中  有洪水  有地震  有瘟疫  然而最令她震惊的  却是一幅画着奔腾兽群景象的画  画中景象  竟与她刚刚经历有几分类似

  莎莉的声音都颤抖了:“神父  这些画……是什么  ”

  神父和蔼的笑了笑  说:“它们啊  我今晚正好研读到启示录中关于末日审判的章节  可是觉得按往日的方法作注释无法描述出我心中感觉到的景象  所以就画出來了  ”

  “这些都是末日吗  ”莎莉问

  “应该说  是可能的末日  真正的末日是什么样的  恐怕只有当它到來的时候  我们才能知道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