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六 末日 三

章二十六 末日 三

  行走在血腥议会的土地上  苏感觉自己正走在末日中  这里是一片战场  大地一片焦黑  大规模的爆炸和燃烧几乎毁灭了一切生命  燃烧过的废墟只剩下半塌的墙壁  就连钢铁都因为烧过而变得扭曲  地面早已不冒出硝烟了  但是战争的痕迹已经深深渗入土壤  这片土地本该是青郁的良田  但先是经过了核战的摧残  又再度被战火蹂躏  至少几年内都不会长出哪怕是生命力最顽强的植物

  走在这样一片土地上  苏甚至觉得脚下的土地还在冒着腾腾的热力  如同战争余火尚末尽熄  而这还不是让他为之心悸的东西  直正的原因是  苏在全景图覆盖范围内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生命  就连深藏于土壤中的细菌都很稀疏

  是什么样的战争  才会造就这样一片死地  过于猛烈的能量释放几乎摧毁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有机物质  因此才造成了生命真空的环境  而且能力者之间的死斗  所造成的影响比表面上看起來的要强烈和深远得多  那些散逸的毁灭能量或许要许多年后才会消失  而只要它们存在  对于那些细微生命体來说  就等如是致命的环境  以前在能力低微时  苏还沒有感觉到  而现在重生之后  他的各项能力突飞猛进  自然而然的就感知到了以前不曾了解过的许多细微方面  而且土壤中布满了各种致命的金属粒子  也使这里成为对任何生命都不友好的环境

  就象挣脱了枷锁  苏所有被禁锢着的能力全都浮上了水面  疯狂般争取着生存空间  但就算是现在  庞大且疯狂的力量带给苏的仍然是恐惧  他不知道这力量会将自己带向何方  在他意识最深处  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中  正飘浮着一个个的符号  只要能够达到要求  苏就可以解析出符号中包含的信息  而每一枚符号都代表着一整个学科的庞大知识  直到目前  对苏來说解析得最多的就是有关于生物兵器调制制造的那枚符号  仅仅是适用于各种环境的最低级生物兵器  比如霍尔奎拉和雷古纳  探查清楚的就已有几十万种之多  而苏沒有解析出來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符号  就是构成贝萨因都语言的基础  每一枚符号都可以视为一个词汇  一个可以无穷无尽扩展的单词  苏自己也不知道  再多掌握一些贝萨因都语  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  那似乎不仅仅是变得更加强大那么简单  而且作为人类在实验室中创造出的超级实验体  为什么会触摸到贝萨因都  这种本该是锁在地狱最深处的语言

  可是变得强大又为了什么  看着脚下这片失去了生命的土地  苏无言想着  难道这就是强大力量的后果

  战争  在人类的历史中  战争永无休止

  而随着力量的扩张  战争所造成的破坏也就越來越大  脚下这片焦黑的大地就是鲜明的例证  战争到了终极  就是生命的终点

  战争  生命  自然  宇宙  这是历史上最睿智的哲人也无法破解的思辨难題  苏当然也不会去深想  他所能做的  其实也只是叹息一声而已  他的思想从來都沒有复杂过  即使是现在  也未曾考虑用自己一身几乎靠近人类巅峰的能力去建立一个王朝  苏现在  只是想要去除威胁到帕瑟芬妮、梅迪尔丽以及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的源头  议长贝布拉兹而已  能否作到  他其实也无把握

  这时在全景图的边缘  出现了十几名生命气息非常旺盛的能力者  他们步伐轻盈  行走间有着奇异的律动  而且精通隐匿  就是在全景图中都显得有些模糊  如果还只是八阶的全景图  那么苏在他们接近到一百米左右时  才有可能发现  这批能力者人人能力不同  却搭配合理  显然是配合已久的精锐  他们來到一处预定的地点  分散开來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他们找得很仔细  队伍中还有两名明显专精感知的能力者  一环环精神波动散发开來  甚至有时会从苏身边掠过  他们至少是七阶的感知域能力者  而苏就站在不足百米外一处废墟的阴影中  却无人察觉

  一名全身穿着黑色紧身服的女人边嗅边走  最后來到一片焦土前  半蹲下去  用手抓起一把土  仔细观察着  她细细地捻着土  全神贯注地在感知着什么  她过于专注  根本沒有察觉到苏就站在她身后  向前俯身  也在凝神看着她手中的焦土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还不到一米

  检查了半天  似乎沒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于是她一脸失望  撒去手中的焦土  又向另一处地方走去  这只队伍不停地忙碌着  却又保持着安静  只在必要的时候才通过表情和手势交流  他们在废墟中穿棱着  检视着  然而每个人都沒有觉察到队伍中多了一个人  苏有时和他们并肩而立  有时站在身后  有时就坐在几米外的断壁残墙上看着他们忙碌

  沒有人能够觉察到苏的气息  就是有人的视野覆盖到他  也是在视线和注意力的死角  只会把苏当成夜幕背景的一部分  这种隐匿之后  不光需要出神入化的隐藏能力  还要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瞬间的处理能力  毕竟对手不是一个人  也不仅仅是一个七阶能力者  而是十几个五至七阶的能力者  每个瞬间  苏都需要处理天量数据  才能如幽灵般若无其事地在这队中高阶能力者之间穿梭

  不过苏甚至根本沒有刻意去想什么  他只是好奇  这些人究竟想要在这片贫瘠之极的土地上找什么  全景图的渗透力已可达地下五十米左右  就在这片战场的地下  也沒任何生命存在  除了两具骸骨  苏已经将整片战场扫描检索了数次  却沒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全景图覆盖直径已达五公里  渗入地下可达五十米  范围空前广大  把覆盖区域内全部检测一遍  这项需要大型智脑运行一小时的工作  苏只需要几秒  九十个二级智能中枢已经全部取代了原本的一级智能中枢  功能已相当于九百个一级智能中枢  在颅腔内所占的地方还不能原來的大

  苏也不着急  他早就知道这批能力者都是议长贝布拉兹麾下的精锐  原本就沒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  现在只能算是猫和老鼠之间的游戏而已  让这样一只搭配合理、配合已久的精锐部队活着  还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里  就在苏心中微微一动  正想着难道他们是否在找那两具骸骨时  一声低低的欢呼就响起  位置正在骸骨的上方

  “找到维伦和拉尔法的尸体了  ”黑衣的女人惊喜地叫着  顾不得其它  直接用双手挖掘起來  周围的人围声而至  几个人立刻帮着她挖掘  一时间连应该警戒周围都忘记了  看來这两个人对他们很重要  不是伙伴就是战友  只是  重要到连应有的警戒都放下  也有些让人无语

  在全景图的边缘处  几队战士已经悄悄掩來  占据了有利位置  把这队战士包围了起來  不用问  他们必定是蜘蛛女皇一方的战士

  两具骸骨被小心翼翼地的挖出來  可是看到附着在头骨上的两颗银色金属块时  所有的人都当场愕然

  两颗银色金属块先是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然后轰然炸开  这凝聚了血腥议会迄今为止最高技术的银色炸弹体积虽然不大  却迸发出堪比同体积核弹的威力  刹那之间  爆炸的冲击波就覆盖了方圆百米的范围  红黑相间的火焰渐次升上天空  化成一朵小型的蘑菇云  围在尸骨旁边的人都被炸得纷纷飞起  那些离得远的人勉强在爆炸发生的瞬间找到掩蔽体  却无不避免受到伤害

  只是刹那  总共十五个人的战队  就有五个气息在苏的感知中永远消失  虽然他们消失的时刻几乎是在同时  然而苏还是分辨得出  最先消失的就是那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  因为她在看到那两颗银色金属炸弹的时候  非但沒有退后或闪避  反而扑上  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具骸骨

  当时围在骸骨边上的有八个人  七个都在尽力自保  所以活下來了三个  而个人实力在整个战队中位列前三的女人  却毫无悬念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就站在距离爆心点不到十米的地方  冲击气流掀飞了他身后整座房屋  却无法让他稍稍晃动  而高温炽流扑面而來时  又在他面前分开  从身侧流过  又在身后汇合一处  继续向远方滚滚而去  炽流中富含着特制的重金属粒子  一旦被烧伤  极难痊愈  而被这些重金属粒子污染的地带  也就会成为生命的绝域  看到这焰流  苏也就明白了这片焦土的一个成因

  两具骸骨是陷阱  十分高明的陷阱  充分利用了人性和环境  几乎无懈可击  然而  却不是那么让人愉快

  苏黯然叹息  能够让心境和立场发生变化的  或许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