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六 末日 四

章二十六 末日 四

  枪声不断响起  一道道火流极为精准地追袭着被炸上天空的敌人  能够将多管速射机炮玩到如此境界的人并不多  但是更加致命的则是几团亮蓝色的光芒  然后一道火线几乎瞬间就跨过数百米的距离  将空中飞舞着的躯体射成漫天的火焰  这是电磁动能狙击枪  比苏曾经用过的那把更加轻便、威力更大、射速也更高  而且它看起來已经可以小批量生产  至少可以供给高阶武器专精的能力者使用  远程火力覆盖只是辅助手段  真正攻击则是來自于那些跳跃突进的身影  从跃动时带起的能量看  至少也是六阶的能力者  他们的数量原本就多过对手  爆炸陷阱更是重创了过半敌人  胜负已再无悬念

  这已经不是小规模的战斗了  能力者数量之多、位阶之高  绝对称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  即使议长一方  这次的损失也肯定会感到肉痛  不过  在苏有限的记忆中  血腥议会的内战应该是议长占据了绝对上风的  怎么现在看起來象是女皇方有利的样子  谁胜谁负  其实苏并不关心  他只是想亲手把贝布拉兹送入永恒的黑暗而已

  其实抛开梅迪尔丽的恩怨  这次一路走來  苏所见所闻  却是贝布拉兹的部队所作所为颇有底线  而女皇一方的势力肆无忌惮  其实战争打到今天  双方都已死伤惨重  颇到濒临崩溃地步  能力者数量锐减  几乎十个人只有二三个才能幸存下來  激烈死战使幸存的能力者力量飞跃般提升着  各种威力强大的战斗能力层出不穷  而能力者间毫无节制的大战  也让大片大片的土地化为焦土

  苏贮立在黑暗中  虽在战场中心  交战双方却沒有一个人看到他  他脑海中  还徘徊着那个黑衣女人的影像  所以  虽然明知道自己即将做的事非常沒有意义  苏仍然向前走了几步  出现在一个正在冲锋的能力者身后  随手在他肩上拍了一记  这名已达七阶的能力闷哼一声  应声而倒  倒在地上时还能挣扎几下  但很快就晕死过去  苏如今产生的生物毒素麻痹力量之强  就是九阶防御的能力者也抵抗不住  更何况这些只是七阶的能力者

  苏又出现在另一名突进中的能力者身侧  同样伸手在他肩上一搭  他一声沒出  直接倒下  从苏拍倒第一个人时算起  这个能力者才突进了区区两米而已  苏已如鬼魅  每一个动作都很舒缓平和  偏偏快得不可思议  瞬息间已将八名近身突击的女皇战士全数放倒  然后身形闪动  一个急速突进已出现在一名端着电磁动能步枪的狙击手身边  伸手摘下巨大的狙击枪  然后伸手在他胸口一点  那名狙击手脸上的一个惊骇的表情还沒來得及变换  就仰天倒下  苏的速度  已然快得超出了能力者的反应极限

  转眼间  战场上突然诡异地寂静起來  所有的多管速射机炮和电磁动能狙击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哑火  而那些如死神般突进的高阶能力者也似瞬间在战场上完全消失  就在死里逃生的议长一方战士愕然之际  苏已悄然自他们身后走过

  爆炸的余波终于散去  战场已重归平静  一场激战以极端激烈的方式开头  却在瞬间结束  而且结束得十分诡异

  当议长方的幸存者悠悠醒來时  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左右都是幸存下來的伙伴们  人人身上带伤  这名体格强健的中年男人立刻挺身站起  结果身体却意外的虚弱无力  又扑通一声栽回地面  他连续试了几次  终于发现自已身体莫名的无力  就连坐起來都很勉强  虽然沒有任何束缚  但现在的状态  却要比捆了几层都要牢固很多

  他不再挣扎  而是开始观察周围环境  抬头第一眼  就看到了苏

  苏安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和他相隔不过三米  当看到苏脚边摆放着的几挺电磁动能步枪和多管速射机炮时  男人的瞳孔不由自主地急剧收缩了一下  这才抬起头  重新打量着苏  苏很漂亮  超出他想象的漂亮  但是不知怎么的  在苏面前  男人却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强烈不安  论及程度  甚至比面对拉格菲尔德时还要强烈  他立刻明白  面前这个漂亮的家伙  就是个有着淡金色头发的恶魔

  “现在  把贝布拉兹的藏身之处告诉我  你最好说实话  ”苏微笑着说

  中年男人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迟疑了片刻  才试探着问:“你要找议长大人  我能问问你想要做些什么吗  ”

  “拖延时间可不是好的选择  ”苏依旧微笑着  议长方的幸存战士这时已陆续醒來  他们还不是很清楚  听到了苏的话  立刻人人愤怒  想要向苏扑去  却刚刚站起  就纷纷栽倒  苏早已知道是这个结果  完全不以为意  只是足尖一挑  把一挺电磁动能步枪挑到手里  打开开关  枪身上顿时亮起能量填充的光芒  那碧蓝色的光华顿时让群情激愤的战士们冷静下來  他们可都切身体会过这些新型号电磁动能步枪的巨大威力  在这个距离上直接命中  九阶防御以下的能力者都会被直接轰碎  他们虽然不怕死  却沒有谁愿意故意找死

  苏将电磁动能步枪的枪口对准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人  对中年男人说:“你继续  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话  那么我很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

  这次不止是中年男人  就是他的那些伙伴脸色都显得有些奇怪  犹豫了一下  中年男人终于决定合作  认真地说:“议长大人一直居住在罗德岛上的临海古堡里  ”

  “这是议会里所有人都知道的  ”苏说  手指微微压下扳机:“我想知道的是  议长现在在哪  或者谁会知道他现在的住处和行踪  ”

  中年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慢慢地说:“议长就在临海古堡  一直都在  战争开始后就沒有换过住所  就是偶尔出行  行程也都是公开的  从沒有刻意隐瞒过  所以你现在去临海古堡  一定可以大人  ”

  苏若有所思:“这么说  贝布拉兹是在等着别人去刺杀他  ”

  “是的  ”中年男人傲然回答  “议长大人从未掩饰行踪  但自战争开始直至今日  还沒有人敢到临海古堡去惹事  ”

  “那么  我就是第一个了  ”苏微笑着说  他挥了挥手  几根骨刺射出  在这些战士身上每人钉了一根

  看着昏迷过去的战士们  苏缓缓站起  向临海古堡的方向走去

  血腥议会中稍有些地位的人都知道临海古堡的位置  就象所有人都知道深红城堡在哪一样  蜘蛛女皇从沒有换过住处  现在贝布拉兹也是这样

  临海古堡和深红城堡并不遥远  两大巨头遥遥相峙  却至今沒有第三个人敢去直接打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