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一

章二十七 胸怀 一

  天边逐渐透射出天光  照亮了灰暗的世界  辐射云层格外的厚实低垂  以致于到了上午十点  天色才逐渐亮了起來  但是一切都很昏暗  如同黄昏  几十米外的景物就看不大清楚  海的颜色深得近乎黑色  汹涌的波涛在海中时还显得不急不缓  但撞到笔直峭壁时  却迸发出极大力量  溅起几十米高的浪峰  如此浪涛  已与海啸无异  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深海会如此狂怒

  悬崖之巅  临海古堡巍巍矗立  粗石砌成的外墙已在岁月侵蚀下变成接近黑色  石面被风与海水侵蚀出大大小小的坑坑洼洼  每块石头  都已是一段故事

  古堡高耸而威严  外墙顶端狭小而细高的窗口是旧时代中世纪古堡的风格  威严且阴森

  站在临海古堡之前  苏缓缓抬头  足足仰起三十度角  视线才触及到古堡最高的尖顶  他还拖着一个男人  这个原本有七阶能力的战士现在身体软得象一滩泥  任凭苏提着他的脖子拖行

  苏静静站着  强烈的海风吹起淡金碎发  如燃烧的火

  本來拖着议长手下这个战士过來  是想要最后确认临海古堡的  但当苏自己站在古堡之前时  那扑面而來如百米海啸平涛般的气势  已清晰表明这就是临海古堡  无须确认  气势之深沉宏大  也惟有深红城堡能胜过一筹

  苏把提着的战士远远扔了出去  一离开苏的手  他立刻就恢复了全部的战斗力  翻身从地上弹起  可是他看着苏的目光中却全是畏惧和犹豫  再也沒了殊死一搏的勇气  在这个金发恶魔面前  他就和一个小孩子无异  苏微微转头  视线还沒落到他的身上  他脸色就瞬间变得惨白  掉头就跑

  苏沒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可以忽略的小角色上  在他的意识中  一个醒目的数字正不断地跳动着:与本能的融合度  35%......40%......45%  一直到接近50%的时候  才停了下來  当苏再次凝望着临海古堡时  双瞳中都已是如翡翠般的纯净碧色  柔和、稳定  但沒有一丝波动  全然不象是生命该有的样子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空旷的胸腹腔中全面燃烧  超过千度的炽热气流爆炸般从喉咙中喷射出去  在空中汇聚成了一声与惊雷无异的巨大声音:“贝布拉兹  我來了  出來吧  ”

  苏的声音依旧柔和悦耳  低沉的磁性让所有人为之着迷  这句话的口气也平平淡淡  就象是在约一个熟识的朋友出來见见  然而这句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巨大了  巨大得堪比夏日惊雷  甚至可以传到几十公里之外  已逃到一公里外的战士骤然受惊  竟一头栽在地上  即使亲眼所见  他也无法想象  更无法相信  从人类那小小的身躯中  如何可以发出震憾天地的声音

  所以  苏并沒有咆哮或怒斥  因此如此无匹的音量本身已足以表达出那深沉的愤怒

  雷鸣的余波在空中荡漾着  可以看得到  临海古堡一半的玻璃窗都在瞬间粉碎  临海古堡十分安静  安静得就象里面沒有一个人一样  那些普通的佣人侍女  不可能在突如其來的巨响前毫无变化  但是就算有一千个人在尖叫着  苏也听不到  在全景图中  临海古堡完全是一团黑暗  什么都探测不到  有一种神秘的未知力量在保护着它  但剧烈的声波却又能毁掉古堡的窗户  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苏安静地站着  并不着急  刚才这句宣告等同于当面抽了贝布拉兹一记耳光  但凡议长还保留一丝尊严  都不会沒有反应  更何况  贝布拉兹沒有理由会怕他

  就在一扇窄而高的落地窗后  贝布拉兹正扶着眼镜  仔细地看着苏  由于直接面对着苏的方向  这间宽大房间中其余的玻璃窗已布满了裂纹  惟有议长面前的玻璃完好无损  他看得到苏  而苏却看不到他

  这是法案  一个几乎同样洪亮雄劲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苏  真沒想到你的胆子会这么大  不过超过自身实力的自信就是愚蠢了  ”

  这是拉格菲尔德的声音  苏自然不会听不出來  不过拉格菲尔德的声音虽然洪亮之极  论音量却还是要比苏低一些  而且中气不足  显然上次一战所受的重创仍未痊愈  实力还未能恢复到顶峰

  苏淡淡地说:“拉格菲尔德老师  这句话很有哲理  但是由您说出來  却未免有些不恰当了  ”

  听到分毫不留情面的讥讽  沉默了整整一秒  巨大的声音才再次从临海古堡中传出:“你既然來了  那就进來吧  ”声音阴森而残忍  透着难以形容的血腥与疯狂  苏知道  现在已经是威斯特伍德在说话了

  “让我进去  好吧  希望你们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苏微笑着说  他的笑容极有魅力  完全称得上人类魅力的完美展现  然而  他的笑容太完美了  而且由始至终沒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精细准确得如同照片  若是看得久了  非但不会让人感觉到美丽  反而会激起莫名的寒意

  临海古堡完全是按照旧时代中世纪古堡风格设计建造  以战争目的为主  内部迂回曲折  而且全景图中的那片黑幕说明这里的主场优势强大得让人难以置信  虽然威斯特伍德有伤在身  但是他的特技空间潜行在狭小复杂环境下会释放出最大威力  又有主场加成优势  战斗力至少也会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水准  而离开主场和苏战斗  对于曾经在苏手下受到重创的威斯特伍德來说并不是个好主意

  苏缓缓活动了一下身体  然后伸手撕去了身上的衣服  露出完美的人类男性身体  但是完美的部分仅仅是外表  身体的内部结构  无论是骨骼、肌肉还是神经系统  都已经全然与人类无关  他的胸膛内仍然是一个空腔  但是腔壁已经厚实了许多  用于储存能量的组织已经由一层扩展到了三层  食物在空腔中接近完全分解  不能被身体利用的部分则会在千度高温下完全燃烧  释放出全部热量  而热量又会被肌体吸收存贮  转化为高能物质  苏那象牙般的肌肤此刻正逐渐转为深色  一片片极为细小的骨片浮出  在身体表面构筑成一套风格诡异的盔甲  八块椭圆型的晶体从铠甲下浮现  然后亮起灼热光芒  如同张开了八只冷漠的眼睛

  而苏自己  则张开双臂  如同要拥抱天空  他双手开始泛出蒙蒙光华  又跳跃着众多细小的电火花  这是能量极端强大  开始散溢的迹象  转眼之间  苏整个人都被跳跃不定的长长电弧所笼罩

  苏开始大步向前  几步就已加至最高速度  整个人在空中拉出一道光焰残迹  百米距离瞬息而至  刚看到他在起步  下一刻已出现在临海古堡的大门前  用肩膀狠狠撞上了那两扇深黑色、由黑铁熔就的五米巨门

  大地猛烈震动  空中也响起如同数十口巨钟同时鸣响的声音  两扇巨门先是彻底变形  然后终于从门楼中脱离  向内飞出  而高大宏伟的门楼则轰鸣着炸开  一米见方的巨石四下飞出  连接着门楼的石墙也成片倒塌  重达十几吨的巨门向院内飞出十几米  才沉重落下  将厅院中央的花园喷泉彻底砸毁  烟尘四溢  随后在气流托扶下冉冉升起  如同发生过剧烈的爆炸  门后本來隐藏着四个能力者  但是剧变突然发生  他们沒有任何反应的余地  就被飞出的巨门狠狠撞中  如此恐怖的撞击根本不是人类身体所能承受  他们摔落在地时  身体已经可以看出明显的扭曲

  于烟尘和废墟中  苏缓步走出  除了头部之外  他全身上下都覆盖着盔甲  八颗燃烧的晶体把苏衬托得如同地狱中走出的恶魔  倒在地上的能力者用绝望而又惊骇的目光看着苏  无法理解从渺小的身体中怎么会迸发出如此惊人的巨力  就是用最大马力的主战战车全速撞击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在踏进临海古堡的第一刻  苏就感觉到了那无处不在的能量  和其它所谓主场相比  临海古堡蕴含的能量何止强了百倍千倍  这些能量从每个看得见或是看不见的角落里扩散出來  按照无比复杂的规则运行  缠绕着、阻挡着、攻击着、压制着苏  并且排斥着一切不属于这里的能量  苏只觉得象是有一层油膜蒙在身上  粘粘的说不出的难受  每个动作都变得生涩滞重了不少  所有的感知器官也被蒙蔽  而全景图甚至被压缩到了不到百米的地步  而且每往内走一步  压制效果就会变得更强

  如此强大的主场  让苏也为之惊讶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  开始用心感知这里主场能量运行的规则  在全景图内  哪怕是最微小的能量流也不可能逃得过监控  百米方圆内  按照不同规律运行的能量力场足有数万之多  而它们背后所代表的规则数量更是上升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苏分出了三分之一的思维中枢开始破解这些规则  然而却发现所有的能量力场都浑然而成整体  即使破解了其中的一部分  能量流动也会自动补全被破坏的部分  如果只算能量强大  临海古堡的主场还不如安息地的辉煌  但整体设计却要高明得多

  苏唇边浮起淡淡的微笑  他已经找到办法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