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二

章二十七 胸怀 二

  苏俯身抱起一块巨石  在手中掂了掂  突然发力向古堡主楼砸去  数吨重的巨石如离膛的炮弹  挟着恶风轰向古堡  在离手之后  巨石周围就亮起了明亮的火焰  如同坠入大气的陨石  附加在它上面的力量也迅速消耗  这是主场的排斥之力  在巨石轰然撞上主楼前  要撞击的部位甚至亮起一层淡淡的能量光芒  将撞击力抵消了大半  但是最终  残余的动能仍然使巨石狠狠撞击在主楼的外墙上  在自身粉碎的同时  也在同样由巨石筑成的外墙上留下几道裂痕

  在苏的感知中  这次轰击只是让古堡的能量场稍有起伏  转瞬间就恢复了原状  不过  这才仅仅是开始而已

  他沒有冲向阴森森的古堡  而是走向侧方倒塌了一半的围墙  围墙同样是由巨石砌成  每个石块重近一吨  但是这点重量对于自身力量已经相当于十阶的苏來说  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他伸脚一挑  一块巨石就会离地飞起  然后抓住石块  飞旋一周  就向主楼轰击过去

  能量光芒此起彼伏  巨大的轰鸣声连绵不绝  一块块巨石在古堡主楼上炸开时  甚至会让这座已近百年的巍巍古堡也微微颤抖  每一秒钟  都会有两至三块巨石轰出  仿佛人间末日  尽管轰击不断  但古堡主楼正面窗户的玻璃却未再破碎  即使近在咫尺  全景图中的古堡主楼也是一片黑暗  他的感知甚至无法渗入外墙  古堡主楼依旧安静  强大的主场力场抵消了巨石轰击的大部分伤害  而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能量的损耗  然而抛掷巨石时苏同样要消耗能量  双方等如是在拼能量消耗  但是苏以一已之身  怎么能够和整个临海古堡相抗

  苏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进行一场沒有胜算的战争  依旧不断拆毁着外墙  将块块巨石砸向古堡主楼  高耸巍峨的外墙在暴力下迅速消亡  而在外人看來  每块巨石的轰击都如同在贝布拉兹的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  虽然现在除了苏之外  并沒有任何第三方在场  但是不管结局如何  古堡中的能力者们自然会记住这场战争  贝布拉兹的威严也会因此受损  在将來的某一天  这场战斗的真相就会流传出去  从而成为贝布拉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  哪怕他杀了苏也是这样  虽然不知道是哪一天  但真相一定会流传出去  人类的嘴巴从來沒有牢靠过

  现在苏那句话的意思已很明显  既然你们不敢出來  而是邀请我进入你们的主场  那我就一点点拆给你们看

  在古堡的高层  贝布拉兹站在落地窗后  视线透过遍布裂纹的玻璃  饶有兴味地看着苏  说:“看來他对打我脸这件事很着迷  ”

  贝布拉兹身后本來空无一人  此时突然一阵波动  浮现出一个高挑的女人身影  她比贝布拉兹高出接近一个头  虽然十分美丽  但是肌肤苍白得接近病态  猩红的嘴唇显得极为突兀  深黑色的眼袋就象是彻夜狂欢的产物  她剪着短短的寸发  淡黄的颜色同样显得十分不自然  女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银白色的紧身衣内  作战服极为紧致而且贴身  就将一层皮肤  把她身体的每个细节都勾勒出來  站在贝布拉兹身后一步的地方  她说:“您从來不在乎打脸吧  ”

  女人的声音冰冷、沙哑并且带着金属摩擦的声音  如同电子合成  根本不象人类的声音

  贝布拉兹笑了笑  伸手向茶几上一指  女人即刻端了杯清水过來  递入他的手中  轻轻喝了口水  贝布拉兹才慢慢地说:“雷  你知道我从不在乎别人今后会怎么看我  怎么评论我  只需要按照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去做事  也就足够了  这个年轻人叫苏  是个很不错的家伙  但对于我的理想來说  他是个意外  而且已经变成可能毁灭我们的理想和未來的意外  真可惜  命运注定了要把他推到我的对立面上  ”

  叫雷的女人向前一步  居高临下俯视着苏  皱眉说:“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很无聊的事吗  ”

  “无聊  我并不这么觉得  虽然我也不明白苏究竟想做些什么  不过他从來不会干无聊的事  ”贝布拉兹耸耸肩说

  “说得好象你非常了解他一样  ”雷很不客气地说

  “我很了解他  说不定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要了解他  正象世界不可能有人比我更了解蜘蛛女皇一样  苏  是除了安吉莉娜之外我最大的敌人  所以我了解他  ”

  就在这时  苏忽然抬起头  向贝布拉兹和雷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忽然抓起一块巨石  用尽全力向他们砸來  巨石在脱手的瞬间就已轰至贝布拉兹面前  砸在无形力场  狠狠炸碎

  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  也沒有看到面前破损不堪的玻璃窗上的裂纹增加一条  但是雷仍然感觉到了扑面而來的霸气和杀机  她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  凝重地说:“他应该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的  不是吗  ”

  “应该不会  ”贝布拉兹认真地说  特别强调了应该这个词  但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但这个世界上  不应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得够多的了  ”

  雷狠狠地盯了贝布拉兹一眼  寒声说:“贝布拉兹  这不是一场靠开玩笑就能解决的战斗  我们应你召唤而來  已经做好了付出生命的准备  你应该清楚这一点  ”

  贝布拉兹轻松地笑了笑  说:“放松点  雷  如果不是有面对死亡的准备  我也不会召唤你们  既然我们都有死亡的可能  那为什么不过得轻松些呢?至少  如果死亡真的來临  我们还可以有一段轻松的时光  ”

  “你从來都是这样  ”雷摇了摇头  有些无奈地说  她向苏一指  说:“打开防御力场  我需要亲自感知一下他  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够给我们带來死亡  你不觉得  他还太年轻了些吗  ”

  贝布拉兹微笑着说:“你也从來都沒有变过  始终不肯相信我的话  我感觉  你这次可能要吃点苦头了  ”他简单地挥了挥手  保护住整个古堡的主场就打开了一条缝隙

  即使是雷  也沒有感觉到贝布拉兹身上有任何能量的波动  她目光炯炯地盯着贝布拉兹  说:“我现在已经看不透你了  你……不会是用了那个吧  ”

  “打开主场缝隙是件很危险的事  你最好快点  ”贝布拉兹催促着

  雷沒有纠缠  双眼中闪过森寒的光芒  目光再次落在了苏身上  这一次苏立刻有了感应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回望过來  双方视线交接的瞬间  苏双眼中骤然光芒大亮  如同燃烧起两团炽烈之极的碧绿火焰  刹那间  苏的瞳孔扩散开來  竟然在最深处展现出一片苍茫无际的宇宙空间  并且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  似乎要将雷整个人都拉进那片空间中去

  雷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道环形的能量风暴骤然迸发  席卷了整个办公室  古老的家具  精致的古董瓷器乃至珍贵的书藉都在能量风暴中爆炸湮灭  就连巨石砌成的墙壁都在悄无声息间被磨蚀得少了十厘米  办公室中烟尘四起  所有的摆设家具却在瞬间消失不见  可以称得上完好无损的只剩下贝布拉兹一个  但他手中的茶杯也只余把手  杯身早已不知去向

  雷双眼紧闭  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差点摔倒在地  两道鲜艳的血线自她眼角流下  看上去说不出的恐怖  贝布拉兹眉宇间多了一丝忧郁  挥手收拢了防御力场的缝隙  也将苏的感知切断

  “雷  你不要紧吧  ”贝布拉兹问

  “我沒事  刚才只是大意了一些  沒想到他竟然懂得如何开启精神战争  下次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雷慢慢睁开了眼睛  可以看到双瞳中布满了细小的伤痕  血珠还在不断地渗透出來  她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短暂交锋所带來的感觉  凝重而断然地说:“他绝对不是人类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和我们在血色黄昏时杀掉的超级生命十分相似……不  他的本质要比当年那些个怪物还要冰冷残忍得多  贝布拉兹  为什么你不早点杀了他  ”

  雷的声音越來越是尖厉  到后來简直是指着贝布拉兹的鼻尖在咆哮着  她的脸孔已有些扭曲  看得出來  激动得已控制不住自己

  贝布拉兹看着苏  神色复杂  叹了口气  说:“直到今天  我才能最终确认他是超级生命的一员  此前只是怀疑而已  唉  ”

  “怀疑  怀疑已经足以成为杀他的理由了  ”雷尖叫着

  “你别忘了  还有安吉莉娜……”

  蜘蛛女皇的名字一下让雷沉默了下來  但是她眼中闪动的不是畏惧  而是沉默的愤怒  整整一秒之后  她才说:“他很危险  或者比你我想象中更加危险  威斯特伍德那家伙从來都靠不住  我和我的人会作好准备的  ”

  说完  她就向门口走去  临出门时  雷忽然停下脚步  说:“贝布拉兹……再见了  ”

  看着雷离去的身影  贝布拉兹一脸愕然  他隐约觉得  雷  当年并肩作战的战友  如今的神秘学和感知域双十阶的强者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却沒有说出來  议长的眼中悄然笼罩上了一层荫翳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