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四

章二十七 胸怀 四

  苏开始移动  在迷雾般的能量场中  如同幽灵般飘荡着  无数能量飘带拂过他的身体  被纪录下來  再分析破解  在诸多思维中枢不可思议的庞大计算能力下  临海古堡主场规则正一条条被破解  每破解一条  就意味着苏对于主场的理解又多了些  在不断轰击古堡主楼的时候  其实苏是在探查并且试图破解临海古堡的主场  当苏决定进攻主楼时  主场对他感知的屏蔽效果已经减弱很多  被破解的规则越多  也就意味着苏对于这块主场的掌控力量越强  甚至到最后有可能从贝布拉兹手中强行压取主场  然而临海古堡主场主要的规则也有近万条  想要一一破解  至少也需要几天时间  但苏现在需要的  只是抵消掉对手的主场优势而已

  进入主楼  全景图的范围再次被压缩到不足十米  但对苏來说已经足够  他推开一座储藏间的门  扑面而來的是一把无光的匕首  虽然藏于门后的战士对苏的出现感觉到非常意外  但不妨碍他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匕首刃锋几乎要划到苏的咽喉  再挑而向上  就这一点点转折的时间  苏的右手已然搭在他的胸口  直接破入胸腔  握碎心脏

  匕首在苏脸上划开一条几厘米长的浅浅伤口  和身上的伤势比起來  这点小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些伤口是威斯特伍德带來的  而眼前用匕首划伤了苏的战士依然只是一个八阶而已  然而  这个战士无论反应速度还是瞬间判断的正确性  都极为罕见  而且他更能在瞬间知道自己已无可幸免  所以完全不顾自己  只求能够在苏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高阶能力者并不出奇  但是肯于无畏赴死的高阶能力者一定找不出几个

  疼痛如水般从身体各处汇聚到意识深处  让苏在轻微颤抖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存在感  只有最真实的痛苦才能唤醒他人类的记忆  避免成为了冰冷而冷漠的杀戮者和旁观者

  本能已经提醒过他数次  应该削弱或者是调低痛苦感觉的等级  因为人类需要疼痛來规避危险  而苏并不需要  战斗到了这一阶段  虽然苏重创威斯特伍德的战绩已足以让所有人瞪目结舌  但是苏自己的战力也同样受到极大削弱  苏不会对这种程度的战果感到满意  他需要的是击杀贝布拉兹  乃至摧毁临海古堡  终结战争  以及他和梅迪尔丽、帕瑟芬妮所有苦痛的根源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  苏毅然将正全力破解主场规则的思维中枢分出一半  从一切可能的、而不仅仅是人类形态的角度來寻找解决战斗的方案  这是一个冒险  一个看似轻易、却可能是打开潘多拉魔匣的尝试  当苏开始尝试时  至少在眼前  天地似乎骤然开阔  转眼间两个可行的方案就浮出水面

  第一个方案是能量猎手  将会调动身体储备能量的三分之二形成四颗能量结晶  构成能量猎手最初阶的形态  能量猎手将会从后脑部乃至整个头部伸出数十至数千不等的肉质触须  每根触须都是一根能量操控器  触须越多  能够同时操控的能量力场规则就越多  高阶形态的能量猎手甚至可以有数十万触须  只要能量足够充沛  如临海古堡这样的主场可以在瞬息之间织就  破解更是不在话下  而仅仅是抢夺控制权的话  初阶能量猎手已经足够了  如果临海古堡的主场转而为苏所有  那么击败威斯特伍德就不再是难題

  而第二个方案则是捕食者形态  对苏身体外观到内部的改动会远远超过能量猎手形态  苏的骨骼结构会改变  体形相应缩小  而双臂则会延伸至三米  以齿状咬合式骨骼为基础  五指均会变成锋利的骨刃  并且可以弹射  可以爆炸  而苏的双腿会变成更具爆发力的反关节形式  并且关节方向可以随时调节  这是捕食者最初的形态  高级形态还包括一对额外的动力足和一对额外的近战刀锋  并且附加喷射推进器官、反重力悬浮器官  以及六枚空间震荡和禁锢晶体

  能量猎手可以轻而易举地彻底瓦解临海古堡的主场  它能够吞噬和储存相当于自已力量数十倍的能量  而捕食者会将苏现有的战斗力提升至少50%  特别是空间震荡和禁锢能力  根本就是威斯特伍德空间潜行能力的克星  不同于霍尔奎拉之流的生物兵器  能量猎手和捕食者都是居于生物兵器之上的主宰形态  虽然它们仍只是初级形态  但主宰就是主宰  对于生物兵器來说  主宰完全就是它们的神明

  但在行将选择时  苏仍然退缩了  源于莫名的未知恐惧  他决心  以人类形态完成最后的战争  苏很清楚  虽然自己受伤极重  但持久战力和自愈恢复上几乎无人可敌  只要战局变成持久战  那么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他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  苏只是静静地站了几秒钟  然后俯身将那名能力者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  把手从他的胸膛抽离  男人的脸上依旧凝固着最后的表情  那是无所畏惧的决绝  看着这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苏却有些笑不出來

  就在此时  一道能量风暴猛然出现在苏的感知中  他立刻站直了身体  右臂一横  轻轻架住了破壁而出的一拳  攻击虽然突如其來  但是全景图下  苏根本沒有被偷袭的可能  然而  从手臂上传來的力量大得异乎寻常  完全超出了苏的预料  甚至硬度堪比超级合金的臂骨都在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瞬息之间  片片如齿轮咬合的骨片至少被击碎了数百片  苏的手臂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弯曲  然后重重撞上自己的胸膛

  苏倒飞而出  直接撞塌了两堵墙壁才止住去势  而胸口细密的喀嚓声响成一片  胸膛正中凹进去了一个深达十几公分的大坑  比合金重甲防御力还要强悍的骨质胸腔  竟在一击之下差点被彻底击穿  刹那间苏就计算出了轰击自己的拳力  那是达至数百吨力量的沉重打击  已属于十一阶力量的冲击

  苏讶然  沒想到在威斯特伍德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号称拥有众神之力的对手  可是对手的气息却又似是沒有强大到这种程度  很快尘烟散去  苏也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这是一个女人  比他还要高一些  妆容打扮甚至很有些妖异  而银色的紧身衣几乎和沒穿差不多  这件衣服沒有任何防御力  主要的功用似乎就是降低空气摩擦  以增加行动间的速度  这种增幅显然小得可以让绝大多数人忽略  但连这点优势都愿意利用的人  绝对是可怕且难缠的对手  女人看起來很年轻  苏却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沧桑和冷漠  那是只有身经百战  反复从死人堆中爬出來的人才会有的冷漠  而且苏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死气  她站在哪里  哪里就如同尸山血海

  亲眼看到苏时  女人目光中那缕隐约的不屑已然消失  她说:“我叫雷  记住我  如果你活着;或者忘记我  如果你死了  ”

  苏晃了晃有些眩晕的头  说:“多话应该不是你这种人该有的习惯  ”

  雷似乎叹了口气  说:“从血色黄昏之后  能够承受住我全力一击的人已经不多了  所以你得到了我的认可和尊重  不过今天  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人会活着离开  ”

  “活着的肯定是我  ”苏慢慢站直了身体  碧色的瞳孔深处闪动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缓缓说:“这一拳很重  但你付出的代价同样很大  而且你老了!”

  雷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看着苏的胸口逐渐鼓起复原  再看着扭曲得不成样子的手臂自己拉直  脸上浮上决然之色  凛然说:“我老沒老  要打过了才知道  ”

  苏不再多说  一步踏出  空中明显出现了一道锥型波纹  他自音障中穿出  合身向雷撞去  相距还有几米  雷的寸发都被激扬的狂风吹得向后倒去  她的眼睛反而张得更大  不退反进  在与苏相撞的瞬间  她的身体忽然不可思议的一个转折  抓住苏的身体一托一甩  于是苏以她为圆心猛然划出一个半圆  狠狠砸穿地板  甚至穿透了地下室  在巨大的冲力下半个身体都埋进坚硬的地基内

  苏躺了整整半秒  才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摇晃着站了起來  刚刚撞击的力量大半是來自他自己  所以沉重无比  苏用上极速突进后的全力撞击  已和雷的一拳威力相去无几  苏身体内乱成一团  齿状骨片大片大片溃散  看起來他的身体有好几处地方扭曲得不成人型  但随着苏的站起  身体内部的自检和纠错程序已经启动  大大小小的暗伤被一一修补或者是暂时封闭  游离的骨片也正按重要程度被一一牵引就位  苏从自己砸出的深坑中爬出  走了两步  忽然闷哼一声  鼻中流下两道血线  而全身上下更有数以百计的血丝从生体盔甲裂隙中射出  保留的痛楚感是如此强烈  以至于在思维中枢中引发了一场小型风暴  两个思维中枢则直接烧毁

  不过他重重的哼了一声  还是摇晃着站直  然后纵身一跃  重新跳回一楼  与雷相对而立  苏只停留一瞬  骤然发力  这次则是飞起一脚  起腿之时空中就响起了惊心动魄的啸音  如果踢实  苏足尖上生体甲质的尖锐棱角甚至可能将雷直接剖成两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