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六

章二十七 胸怀 六

  放弃身为人的尊严和骄傲  雷和隐藏于暗处的威斯特伍德根本來不及去细想这句话的含义  因为时间的流逝又已恢复了正常

  雷的手已经深深刺入苏的胸口  如钻头般的指锋触及到了一层极为坚硬的障碍  硬得完全不象是人类应有的结构  甚至雷亲手撕裂过的几具概念型动力装甲也不过如此  而与此同时  苏的手却已深深刺入她的心口  张开的五指已在触摸她的心脏  雷猛然一声怒喝  能量如潮水般从身体各个角落涌出  最后残余的体力已然被她以无上的意志力压榨出來  澎湃能量推动着她的右手击碎了前方的阻碍  深深刺入苏的胸腔

  但是第一个感觉  却是空洞  突破障碍之后  雷的手并沒有触摸到心脏  任何想象中的器官都沒有  事实上  她沒有触摸到任何东西  苏的胸腔内  竟然是空的  这怎么可能

  疑惑与惊惧刚刚浮上  第二个感觉就已袭來  那是痛  燃烧般的痛  痛苦如惊涛般奔來  瞬间就已达到高潮  然后是无知无觉的麻木  但是作为人类中的顶级强者  作为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血色黄昏幸存者  雷已从瞬间的感知中分辨出痛苦就是來自于高温  而且是接近两千度的高温  她的手等如是直接插进了沸腾的钢水里  可是苏的身体内部  又怎会有如此高温  一个生物体内  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高的温度  这已经颠覆了这个世界的常识

  就是十阶的防御也无法抵御近两千度的高温  雷尖叫着  抽回了右手  可是自小臂以下的部分已完全消失  只留下一段完全晶化的创口  而她的尖叫  则是混杂着惊讶、不甘以及心脏破裂的痛苦  苏胸前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创口  但深处完全幽黑一片  看不到任何光线  如同在胸腔中藏着一个微型的黑洞  创口还未收拢  让雷的右手彻底消失的热流就从创口中流泻出來  极度炽热的炎流一喷出创口就化成近于白色的火焰  猛烈喷射在雷的脸上、身上  瞬间将她引燃  极高的温度和庞然的能量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就将雷的半边身体烧成飞灰  雷仰天缓缓倒下  身体残余的部分开始猛烈燃烧  而空中收束中的死亡之网裹上她的身体  失去能量保护的肉体根本阻挡不了带有空间属性的能量切割线  瞬间被割裂成数以百计的碎块  又全部被遍布空中的炎流所引燃  刹那间如同下起一场流星雨  数百颗细微火流星坠落在地  散成一地的火焰花海

  不知在血色黄昏中曾经有过怎样辉煌的战绩  毕竟每个从那场战争中活下來的人都是一段传奇  不过雷的死的确辉煌壮丽

  苏胸前的创口迅速合拢  截断了不断喷射的炎流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流溢的鲜血居然从鲜红色变成淡而透明  这些能量流失对他造成的创伤  甚至比身上那些切裂的创口都要严重  死亡之网同样覆盖在苏的身上  被甲胄覆盖的躯体上爆出成片的电火  身体正在拼命抵抗能量丝线的切割  而苏的裸露在外的脸上则瞬间出现了数十条纵横交错的红线  每一条红线  都是一道极细的切口  那些能量丝线一直切到头骨  才第一次遇到阻碍  但是能量丝线一遇到苏的双眼  就悄然消逝  如同从沒出现过

  所有的死亡之网都覆盖到了苏的身上  能量丝线拼命收拢着  切割着  与苏的头骨或是甲片相摩擦  发出噼噼啪啪、吱嚓戈拉  各种千奇百怪能量爆炸的声音  一秒钟数百上千次的爆炸  更让苏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震颤着  在这一刻  苏眼前奇怪地出现了威斯特伍德的脸  他正拼尽全力收束着能量切割线  想要把苏送上和雷同样的道理  因为过于用力和期待  威斯特伍德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却不自知

  这只是苏想象中的画面  他却知道  事实也必定如此

  到此为止了吗  被切成数百上千块  苏也会受到重创  下一次重生又不知是什么时候  更不知道还能不能保留自己的意识

  苏身体内突然剧烈蠕动  无数细碎的晶体从身体各处储藏的器官被吐出來  随着各种血管通道汇聚到喉咙处  混和  然后随着灼热气流喷出  瞬间在苏面前形成一团闪耀着无限星光的绚烂光雾  又是一团极度高温的热流从苏口中喷出  喷在了那团由无数细碎晶体构成的光雾上  高温瞬间引爆了部分晶体  晶体中所储藏的可怕能量则以十倍百倍的力量爆发出來  立刻引爆了所有的能量晶体

  一团极度炽亮的光芒在苏面前形成  刹那间已布满整个房间  墙壁、天花板和地板都在无声消融

  临海古堡震动  或者说是跳跃了一下  然后不下数十个窗户中如同点亮数百盏大功率的按照灯  亮得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然后  炽烈得无法想象的火焰从这些窗户中喷出  而古堡一大块屋顶也高高飞起  在下面托扶着它的是一股数十米高的火焰  这是一场几乎将临海古堡掀飞的爆炸  或者沒有那么夸张  但至少已经让它洞穿

  站在已成一片废墟的办公室中  贝布拉兹面前的墙壁已经消失  熊熊烈焰如同地狱喷出的烈火  就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喷涌而上  火焰所舔舐到的一切都被消融吞噬  仅仅是扑面而來的滚滚热流就引燃了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  甚至将金属饰件为之变软  就在贝布拉兹的面前  临海古堡彻底变成了火焰地狱  只有贝布拉兹周围是最后的净土  他周围一米的范围内  温度沒有任何变化  再猛烈的炽流也无法穿透  静静看着面前升腾而起的烈焰之海  贝布拉兹站立了似乎有亘古冰河纪融化那么久  但实际上的时间  却只过了短得无法预计的一瞬

  他叹了口气  转身走到身后一扇不起眼的门旁  打开门  后面是一条盘曲向下的旋梯  里面沒有灯  却有幽淡不知从何而來的光芒照亮了阶梯  空气中沒有阴潮或者是其它味道  却总会让人感觉到古老而深远  并且充斥着某种强悍而不受约束的气息  这道旋梯  如同通向巨龙巢穴的通道

  贝布拉兹走上旋梯  随手把门在身后关好  烈焰随后吞噬了办公室的剩余部分  却沒能带给这堵墙壁以及这扇门一丝一毫的伤害  贝布拉兹一直向下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  面前才出现了阶梯的尽头  那是一个小小的门厅  有两扇古老的包铜红木大门  门上铜件和把手生满了斑驳的锈绿  看不出已经有多久沒有动过了

  贝布拉兹走完最后一级台阶  步入门厅  门厅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房间  里面一盏摇曳的烛火为房间带來一点昏暗的光线  房间很小  只有一张床  一把椅子和一个古老的木柜  到处都散发着浓郁的老人味道  因为这个小房间中真的坐着一个老人  一个老得已经无法形容的老人  他头顶几缕稀疏的头发已经不是白色  而是斑驳的褐色  松驰的皮肤挂在脸上、身上  层层叠叠  象揉搓过的旧报纸  他身材很小  瘦得只剩下骨头  却有一个圆鼓鼓的肚子  看上去他似乎随时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可是一双眼睛却明亮纯净得如同婴儿  在他手边  有一本读了三分之二的老书  还有一个老式的水杯  里面盛了些不知是水还是什么的东西

  贝布拉兹走进小厅的时候  这个老人的眼睛终于动了动  视线落在贝布拉兹身上  足足辩认了几秒钟  才说:“小贝布拉兹  你來得好象早了点  哦  早了十几年  我本來以为你不会來的  ”

  贝布拉兹苦笑  说:“是啊  來的太早了  我也不希望会來这里  不过出了些意外  不得不來  ”

  老人喉咙深处滚动着什么  却沒有说出來  他深深看了贝布拉兹一眼  有气无力地问:“那么小安吉莉娜呢  她怎么样了  你们两个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

  贝布拉兹的笑容显得更加苦涩  不断咳嗽着  说:“她嘛……怎么会有变化呢  一切还是和当年一样  她的心里根本沒有其它的人  只有……就只有那件事  这些年來  她索性呆在深红城堡里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都不再出现  ”

  “什么  安吉莉娜一直呆在深红城堡  难道在外面的不是她  ”老人显得十分惊讶  声音也大了许多  只是他实在太老了  说话的声音就象漏了多处的风箱  含糊不清

  “当然不是  所以我说  这是一个意外  ”或许是已经开了头  贝布拉兹显得越來越平静了

  “不是安吉莉娜  怎么会有人把你逼到这里來  这个世界上  真有那么强大的存在  ”老人喃喃自语着  目光却始终落在贝布拉兹的身上  看到贝布拉兹越來越平静的表情  老人终于沉重地叹了口气  双手撑住扶手  慢慢把老迈的身体支撑起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