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七

章二十七 胸怀 七

  他一边挪动沉重的脚步  一边缓缓说:“一转眼  你也是个老人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  直到现在  我一闭上眼睛  还能够看到你们两个年轻时的样子  唉  当年我就知道  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你们两个会走上不死不休的结局  因为你们都太聪明  也都太执著了  只要是你们认定的事情  就一定会去做  而且一定会做到底  谁也不会为对方作出一点点的让步  我原本以为  那几样东西牵扯你们的注意力  至少十年内你还不会下來  我想我活不到那一天  也就不用去看你们之间的结局  可是我沒想到  你现在就下來了  而且  來的还不是她  ”

  “是谁还不都是一样  结果是不会变的  其实早一点晚一点也是这样的结果  不是安吉莉娜  也很不错  至少不用去直接面对她了  ”贝布拉兹笑了笑  平静地说

  “那好吧  我去给你开门  ”老人吃力地挪动着脚步  并从腰间摸出一把已生满了绿锈的铜制古老钥匙  想从门房中走出來

  可是贝布拉兹站在门口  却沒有让路的意思  而且双眼平静而安宁

  “您还忘了一样东西  ”贝布拉兹微笑着说

  老人的五官皱到了一起  看样子似哭似笑  每道皱纹都深了少许  他张开浑浊的双眼  凝望着贝布拉兹的眼睛  似乎是在确认他的决心  几秒钟后  老人终于放弃地收回了目光  沉重地叹口气  说:“我只是想给你个建议  至少这次不必考虑那个东西  因为  你以后还会有面对安吉莉娜的机会  ”

  贝布拉兹摇了摇头  微笑着说:“如果这样的话  我和她还有什么区别呢  自己所坚持的理念如果都做不到  那也就谈不上坚持  我还能怎么去说服她  ”

  “死了的人是无法说服别人的  ”老人说

  “死亡本身就是最有力的说服  ”

  最终  老人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  转向房间中惟一的一个朽烂不堪的木柜  打开  从里面拿出个积满灰尘的小木箱  用钥匙打开箱子上面的老式锁  然后才取出一个用厚绒包裹的注射器  注射器不大  上面的编号证明了日期的久远  但经历十几年的时间  它依旧崭新  显然是精心保管  注射器中  有小半管血一样的液体  老人用布满皱纹的手拿起注射器  递给了贝布拉兹  越接近贝布拉兹  注射器中的液体就翻涌得越是厉害  到后來简直是沸腾  这是神秘液体自己在沸腾  而非老人那颤抖着的手所能起到的效果

  在把注射器交给贝布拉兹之后  老人就回到了小屋内  关上了门  合拢了窗户  然后吹熄了灯火

  贝布拉兹接过注射器的手稳定而温暖  他沒有停留  而是挽起左臂衣袖  把针头刺进手臂  然后将沸腾的神秘液体压进肌肉  第一滴血色液体注入时  贝布拉兹的脸就不自禁的微微抽动  眉宇间也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或许其它人看到这一幕会有些惊讶  忍耐痛苦是每一个高阶能力者必备的能力  而能达到贝布拉兹这种层级的人  甚至可以说能够忍受细胞级别的痛苦  所以无论是何种程度的痛苦  贝布拉兹都可以做到不动声色  但只有很深切的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  贝布拉兹是个崇尚自然的人  痛就作色  喜就开颜

  在门厅尽头  是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同样因为久远的年代和潮湿的环境而显得有些朽坏  门上的那把锁只有象征性的意义而已  不过贝布拉兹在抚摸那把锁的时候  神情显得庄严而肃穆  他从贴身的口袋中拿出一把暗金色的钥匙  钥匙十分沉重  擦拭得熠熠生辉  握柄部分镶嵌着一个蜘蛛图案  是由黑金双色宝石拼成  手工已细腻传神到了极致  似乎那只蜘蛛正在爬动

  卡卡察察的声音响起  钥匙在锁孔中转动半圈  锁栓才不情不愿地弹开  门后是一座异常安宽广的空间  足有十几米高  面积数千平方米  完全是一座恢宏的殿堂  殿堂中异常寒冷  墙壁上都挂着霜花  在大殿中央  有一座粗糙的石台  上面摆放着一个铸铁箱子  箱子沒有锁  里面摆放着一个密封的玻璃皿  盛放着浅浅一层血一样的液体  在玻璃皿上刻着一行细小的诗句:

  他饮下神血  从此即背负神的命运  别无选择

  贝布拉兹捧起玻璃皿  脸上浮上一层意味深长的笑容  然后撕开玻璃皿的封条  打开了玻璃皿  在玻璃皿打开的瞬间  那些血一样的液体忽然有了自己的生命和灵性  竟从里面弹射而出  闪电般刺入贝布拉兹的胸膛

  那些血极度的锐利  瞬间破开贝布拉兹的胸口  深深刺了进去  在那一刹那  贝布拉兹的胸膛几乎整个打开  甚至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  然而那些血在深入胸膛之后  竟然在后部分出数十条血丝  每根血丝末端都是一个小小的爪子  而且爪子中央部分  居然还张开一颗小小的眼睛  几十只小爪子抓住裂开胸膛的边缘  居然把裂开的胸腔生生合拢  然后在伤口裂痕上泛出层层白色泡沫  将伤口糊住

  贝布拉兹起初是愕然  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痕  又恍然般的笑了笑  然后仰天倒下

  剧烈的爆炸几乎将半个临海古堡掀上天空  喷发的火焰直接升上百米高空  数十公里外都可以清晰看到这道惊天火柱  视力稍好些的人  甚至还可以看到火柱中翻滚上升的屋顶

  在火柱的中央  苏站着  高举双臂  象是要拥抱整个天空  无穷无尽的能量不断从他身体中涌出  推动着火柱迅速升高  似乎永无止歇  苏可以感觉到每一丝能量的溢出、爆发  他尽情挥洒着身体内的能量  不停地推高着火柱  每比火焰都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刹那间  苏仿佛成为接天立地的巨人  每声咆哮都可以让世界震动  这种尽情  这种肆意  在苏数十年的短暂生命从未有过

  这是第一次  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苏忽然抬头  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并不高大的身躯

  ps:虽然少  但是一个好的转折  总算有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