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七 胸怀 八

章二十七 胸怀 八

  烈焰中亮出几点耀眼的电光  甚至连刺目的火光都不能压制  电光连接成线  中间突然一阵震颤  出现一片蒙蒙的黑暗  火焰一触到这片黑暗就会被吞噬进去  似乎被吸入了一块另类的空间

  烈火中响起一声低沉的闷哼  威斯特伍德从黑暗中跌了出來  他显得极为狼狈  身上的衣服全都消失不见  而肌肤上则血肉模糊  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许多深可见骨  黑暗迅速消失  烈焰则重新填补了所有的空间  只是一靠近威斯特伍德  火焰就会偏斜  如同他身上有某种无形的力场一样

  空间潜行并不是真正完全脱离了这个空间  必然要与这个世界保持联系  否则的话就是真正被封闭到其它空间  也就是说  威斯特伍德肯定以某种方式保留了身体的某个部位在这个世界里  只是他隐藏得很好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连苏都无法准确定位到他的位置  但是不能定位  并不代表沒有解决的方式  苏直接释放能量  把半个临海古堡都炸上了天  一举粉碎了古堡的主场  狂暴的能量流动摇了空间的结构  而轻微的不稳定对于隐藏时空间之后的威斯特伍德來说都是巨大的伤害  就这样  他被炸了出來

  真正带给威斯特伍德伤害的  仍然是空间本身

  苏停止释放能量  临海古堡烈焰如瀑  徐徐垂落  而苏则站在散发着热量的废墟上  安静地看着仍浮在半空的威斯特伍德  威斯特伍德神情依然庄严  虽然形象狼狈  却在努力维系着最后的尊严  他摇摇欲坠  随时都有可能摔在地上  却耗费着所余无几的体力飘浮在空中  在这个时候做这种无谓的事  显然  他也只余下这么一点点的体力了

  “你……是怎么做到这个的  ”威斯特伍德喘息着  声音断断续续

  苏的微笑永远那样迷人:“我虽然实力不如你  但只要知道了空间潜行的弱点  击败你却不困难  ”

  “你怎么可能知道空间潜行的弱点  ……”威斯特伍德说完  忽然想起了什么  脸色变了变  喃喃地说:“全知即全能  果然  议长说得不错……”

  这抽走了威斯特伍德身体中最后的一丝力量  他颓然落地  再也站不起來  苏默默走过去  手扶在他的后颈上  微一运力  指锋已切入他的后颈  挖取了一段椎骨出來  吸入体内  这样  威斯特伍德的基因和空间潜行的秘密  很快就会为苏所掌握  同阶强者的基因  也会给苏带來大量的进化点

  此时此刻  无数细小的声音正从苏体内各个角落发出  并且在他的意识中汇聚成庞大无比的洪流  这个声音在不断提醒着苏  要他立刻撤离这里  这是本能的声音  它感知到了巨大的威胁正在苏醒  而且苏现在状态已经差到了极点  所有的能量储备均已耗空  夸张点说  这个时候或许稍微沉重点的打击  都有可能让苏的身体彻底崩解

  对于现在的苏而言  身体结构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量  以及牵引、吸收和储存的能量的能力  失去了能量的苏  才是失去了爪牙的猛虎  而肉体上的伤害反而无需过多的关注

  这就是进化之路的前方吗  肉体已经不再重要  这两个问題  已经在苏的内心深处徘徊良久  却并无答案  或者说  苏不愿意去面对那个答案

  威斯特伍德的血肉在苏身体内分解溶化  条条完整的基因序列被解析出來  由无形的力量牵引着  被吸收到特殊的细胞内  每当一条基因被吸入  就会在苏的大脑中形成一条同样的基因  然后一个思维中枢就会自行接管对它的破解  直到半数的思维中枢都有了分派的任务为止

  进化似乎是本能的第一选择  即使是在能量行将枯竭时  也要分出來破解强者的基因

  苏环顾周围  只剩下小半边的临海古堡残破不堪  破损边缘处却是异常光滑  如果被挖去一块的大蛋糕  在缺损边缘  还可以看到几个扭曲焦黑的尸体  虽然它们只剩下了部分身体  但仍然可以看出奋力扑击的姿势  在苏释放出烈焰后  这些人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冲入烈火  想要攻击烈焰风暴中的苏的本体  可是极高温度的火焰连混凝土都能熔化  哪里是人类身躯所能抵挡的  即使是沒有进入火焰范围的人  也被高温辐射烤成焦炭  看着这些毫不顾惜自己生命的能力者  苏心底悄然升起一团疑惑  贝布拉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才能让这些应该万分珍惜自己生命的能力者也如此悍不畏死

  就在苏刚刚浮出这个想法的时候  一个雄浑厚重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并不是他们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而是认同于我的理念  并且甘愿为之牺牲自己  ”

  苏面色一肃  心中凛然  能够感知到他心中的想法  并且直接以意识在他心底发出声音  只有感知域至少达到十一阶的强者才有可能办到  全景图中并无敌人的踪迹  不过也不奇怪  当感知域同样达到十一阶时  自然就有能力规避全景图的探测

  前方  那些刚刚凝固的流岩熔石还在散发着高热  并末完全冷却  就突然破碎  然后崩裂飞起  那些断面上  还能看到片片暗红的火光  迸飞的熔石中  探出一只一米方圆的巨掌  扒住地面  用力一撑  然后一个略有些秃顶迹象的大头从地下探出  另一只巨掌也从地下探出  合力将庞大的身躯从地下拔出

  半分钟后  苏微眯着眼睛  仰头看着屹立在自己面前超过十米的巨人  巨人拥有近于完美的身体比例  右臂末端是一截巨大的刀锋  左手的位置则是数十根挥舞不定如章鱼般的触手  身体表面隐约闪耀着金属的光泽  而下半身如昆虫般  由四根多节的支撑腿撑起庞大的身体  按说该是腹部的位置和每根支撑腿上都各自生着一个散发着淡淡光芒、如灯火般的奇异器官  从它们内部散发出柔和的力场  排斥着这个世界的引力  拥有这些器官的巨人  或许表现出來的重量还不到十吨

  仔细看过巨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苏才抬起头  凝视着巨人的脸  在这具明显不是人类的身体上  却生着一个人类的头颅  不过比正常人类大了数十倍而已  那张脸苏非常熟悉  正是血腥议会的议长贝布拉兹  就连头顶那些稀疏头发的位置长短都沒有变过

  苏在看着贝布拉兹  贝布拉兹也在俯视着苏  他的一双眼睛依旧有些浑浊  目光也平淡柔和  似乎沒有什么穿透力  但事实绝非如此  能够感应到苏心中想法  并且把自己的声音投注到苏的意识中去  这种能力  几乎稳稳凌驾于苏之上  从贝布拉兹的眼中  苏看到的不是杀机  而是混合着好奇、欣赏、痛恨、惋惜以及一丝哀伤的复杂

  “真沒想到  你的真实形态原來是这样  如果换个时间  换个环境  也许我们之间会成为共同探索世界的伙伴  ”贝布拉兹说

  “我也沒想到  你的真实形态会是这样  至于你的后一句  不用我回答  我想你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苏回答  但是微笑已经自他的嘴角消逝

  贝布拉兹笑了笑  说:“真沒想到  你竟然会这么了解我  的确  那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  ”他停顿了一下  忽然绕开话題  向苏问:“你觉得  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样  ”

  苏再次认真地上上下下观察了一遍贝布拉兹  说:“从生命和这个世界环境的角度看  这个形态充满了力量和对环境的适应力  如果强大和永恒是美  那么你现在的形态非常美丽  ”

  贝布拉兹怔了怔  瞬息间的神情有些呆滞  然后浮上一丝苦涩的笑容  缓缓地说:“你和她的评价一模一样……看來  你们才是同一类的人  ”

  “她  ”苏有些奇怪

  “安吉莉娜.芬.拉娜克希斯  一个你应该非常熟悉的名字  ”

  “蜘蛛女皇  难道  她也是……”苏双眉微皱  他对蜘蛛女皇的印象  仍然停留在当年小镇惊艳与恐惧兼而有之的那个下午上  很难想象  如此美丽、冷酷而富有魅力的女人  在变成超级生物后会是什么样子

  贝布拉兹摇了摇头  说:“我并不知道她的近况  也不想知道  而且现在  恐怕我也沒可能知道了  唉  或许你们觉得这样的形态充满了美感  毕竟  只有巨大的身体才能容纳更多的力量  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或许我老了  变得更加固执了  我还是喜欢自己身为人类的样子  也愿意永远保持人类的身份  虽然  一个秃顶的老头并不好看  ”

  苏微微皱了皱眉  贝布拉兹的观点并不能都让他认同:“巨大化  这并不是必要的吧  至少不是最后的终点  能量的强大并不一定与体型大小保持一致  ”

  这是苏得自神秘符号的知识  却不曾想这句话竟让贝布拉兹脸色大变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