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八 年华 上

章二十八 年华 上

  其实还沒有到夜的时候  只是今天的云格外的厚重低垂  也就使得天色昏暗如夜  风也很急  而海浪波涛更是汹涌  浪一排排的从海中生成  涌向矗立的岩崖  最后化成惊心动魄的巨浪狠狠拍在岩岸上  深黑色的水浪甚至会沒过十几米高的岩岸

  码头早已淹沒在海潮下  盘旋登岛的小路也消失大半  路旁几盏沒有沒入水面的路灯还在努力发着昏暗的灯光  却沒有给这如夜的白天带來一点点生气  反而更增添了些许恐怖凄凉  若大的岛有四分之三已在水下  只余了地势最高的一小块地方在海面上  还要时时经受一层高过一层的浊浪拍击  在一块稍稍能够躲避风浪的岩石凹处  两个面容丑陋、体型巨大的巨人正蜷缩在那里  平素的凶恶早已不知去向  眼中剩下的只有惊惧和畏缩  它们力大无穷  凶残成性  又总是驾船往返于岛和大陆之间  作为摆渡人  它们对大海非常熟悉  简直就象是自海中而生的水族  但是今天  也只有今天  在大海和天地出离的愤怒前  它们也感到了畏惧和惊恐  只会本能地找地方躲起來  强健的身体  恐怖的力量  在这天、这海面前  根本脆弱得不值一提

  但是  再高再猛烈的巨浪也无法威胁到矗立在岛中央的城堡一分一毫  那深红为底、夹杂着黑色条纹的城堡通体散发着淡淡血光  在暗夜中显得格外醒目  血光的穿透力强得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常识  即使数百公里外也清晰可见

  只是深红城堡过往数十年中从不曾点亮过血光  今天如此做  并不似是示威  反而象是在黑暗中点亮了一盏灯塔  在接引着什么人  为他指亮前途

  吱嘎嘎一阵涩耳的声音  深红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  黑暗散播者戴克阿维达从打开的一线缝隙中走出  满天的风雨对他來说  似乎和温暖的晨曦无异  他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筋骨  甚至打了个哈欠  才引开迷蒙的眼睛  向周围望去  和深红古堡一样  他身上也有一层无形力场  将所有的风雨排开  天地威力再大  如果打湿了黑暗散播者身上的衣服  那才是一个笑话

  可是他扫视过面前的一切  脸上慵懒的笑容登时凝固  慢慢的化为惊讶和冰霜  过了整整数分钟  黑暗散播者才向前奔出  而在这几分钟内  风和雨已经彻底打湿了他的衣裳  让威名曾经只在真正强者之间流传的黑暗散播者显得狼狈万分  戴克阿维达却浑然不觉  甚至连所有的异能秘术都忘了干净  而是在风雨中踉跄奔行着  甚至还狠狠地摔了两跤  脸上添了青肿

  这是大失身份的事  可是戴克阿维达却沒有感觉  而是不断在雨中奔行  摔倒  再爬起來  再摔倒  再爬起來  几百米的路途  不知道让他摔了多少次  终于來到了一个倒地的巨人前  伸出颤抖的手  将巨人埋在积水中的脸翻了过來  然后如被雷殛  蓦然呆住  巨人的面容  无比熟悉  所有血腥议会真正的核心人物都会认得  那是贝布拉兹  放大了十倍的贝布拉兹  一个让许多人痛恨  让更多人怀念的名字

  这张脸早已失去一切生机  可是脸上依旧挂着从容平淡的微笑  就象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邻家老人  沒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  也许  惟一让人印象深刻的  就是那洞悉人世的微笑  它虽然凝固  却传神  如同永恒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