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八 年华 三

章二十八 年华 三

  沉默中  拉娜克希斯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  但即使速度再慢  这么寥寥无几的几行字  也转眼间就应该读完  可是每掠过一个字  都可以看到拉娜克希斯的身影在明灭起伏  她这个身体并非实体  也不完全是投影  而是介于二者之间  身影的波动  意味着她本体的能量有所起伏  或者是心情正在剧烈波动  无论哪种  都本來是不太可能出现的情况

  风和浪依然迅疾咆哮  黑色的波涛如地狱中涌出的怪兽  前赴后继地冲上荒岛  但远远的就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  不能再象刚刚那样溅落在贝布拉兹的身体上

  “贝布拉兹……”拉娜克希斯轻声念颂着这个名字  声音不算轻  但戴克阿维达却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这是拉娜克希斯不想让他听到的表示  想要听清并不困难  可是他沒有那么笨  笨到在这种时候去试探拉娜克希斯的底线

  地上的老人神态宁定而安详  表情栩栩如生  如同仍在睡梦中  被风浪和雨水打湿  他的身上还挂着几片墨绿的海藻  拉娜克希斯蹲下  用手将海藻从贝布拉兹的身上摘除  动作温柔而细心  那只在黑夜中也散发着光泽的手和他身上皱纹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对比  如果只以年纪的差距來算  贝布拉兹其实还要比拉娜克希斯年轻  以绝对能力而方  贝布拉兹也有能力维持二十多岁的容貌和身体  但他的选择  却是让自己自然而真实的老去

  “原谅我  我不知道你会在这个时间來  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但是这个时候我很脆弱  所以选择逃避一会  等我感知到你的存在和到來已经晚了  才让这些海藻玷染了你的身体  你总认为我不了解你  不理解你  其实你也是一样的  我们很相似  都有着自己的原则和信念  绝不容许动摇和置疑  但是我们之间的处理方式不同  在达到同样信念的路途上  我们只会越走越远  原谅我  这许多年以來  我知道你的想法  也理解你的坚持  可是我不可能同你选择的一样  完整体太过重要了  重要得不容我们插入个人的好恶私心  你是这样说我的  不过我想  你现在应该是理解和明白我的  不然的话也不会发动这场针对我的战争  可是  贝布拉兹  你不能明白的是  扼杀与控制  并不仅仅是两条道路的选择  那是……”

  停顿了片刻  拉娜克希斯才说出最后的一句话;“……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  ”

  最后面的几句话  戴克阿维达是听清楚了的  对于当年纠缠不清的种种往事  他还是很清楚的  而且在最初的时候  他也是有资格追求拉娜克希斯的极少数几个人之一  然后  他是最早退出的一个人  其后则开始追随在她身边  当拉娜克希斯为自己冠以蜘蛛女皇的称号后  他才以管家和仆人的身份出现  并且从此之后  后半生大多时间都消耗在深红城堡高高的围墙之后  再见到戴克阿维达时  熟识的老朋友们几乎都认不出这个老人就是当年那杀伐一方、高歌一时  手段凌厉狠辣  同时也极有风度的男人  只有戴克阿维达自己最清楚为什么  只有他才知道为何黑暗散播者的名字不再响亮  甚至落于威斯特伍德之后  不是因为他天赋不佳  也不是因为他不够勤奋  更不是运气不好  一度  他甚至跑在了贝布拉兹的前面  但是让黑暗散播者心灰意冷  从此放弃了尊严和努力  心甘情愿地追随在安吉莉娜身边干些俗务杂事的真正原因  却是拉娜克希斯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是因为  境界已然不同

  在势头最凌厉的当年  戴克阿维达的实力和力量甚至要超越拉娜克希斯  然而那时的少女以一种恐怖而绝望的速度在拉近着与他的差距  她实力提升的绝对速度或许还可以让人留点希望  但是那种数学意义上的稳定  却真正的让人绝望  每一天  拉娜克希斯力量的成长都是一模一样  沒有任何变化  所以当戴克阿维达看到自己被追近后  就非常清楚地知道  在不远的将來  他一定会看到拉娜克希斯的背景在自己面前远去  乃至彻底消失  而当这个那时看起來经常带着呆呆表情的少女一手掀起血色黄昏的序幕时  戴克阿维达终于明白  自己所有的担心终将成为现实

  拉娜克希斯  这个少女从弱不禁风时起  看着他时那双清亮眼睛的最深处  就满是沒有任何情感的冰冷  他的力量  他的权势  他的一切  都不能让她的眼神有分毫的动摇和波动

  沒有羡慕  沒有恐惧  也沒有欣赏  当年  拉娜克希斯就象看一个最平凡普通的男人那样看着戴克阿维达  在许多年之后  戴克阿维达才明白  那是因为那时起拉娜克希斯就知道一定会超越  然后把他远远地抛在身后  直到差距大到永无可能弥合  所以他当时拥有的一切  在她的眼中都属于可有可无  自然看他的眼光和看待普通人不会有任何不同  就如人看蚂蚁  大点小点  甚至加上了点花纹  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戴克阿维达  选择了在她身边做个普通而平凡的人  这样  至少可以在视线中留住她  而非永远于她身边消逝

  后來  贝布拉兹展示了大智若愚的本质  也逐渐显示出不输于任何人的天赋  也许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例外  就是拉娜克希斯  贝布拉兹是个会逐渐赢得尊重的人  他后程发力的特点和拉娜克希斯有些相象  甚至于两个人同样得到了完整体  也同样证明了有和完整体融合的能力  从这一点看  他们是属于同一位置的天才  而戴克阿维达  威斯特伍德  甚至是黑暗之龙摩根  都在这场特殊的比赛中被淘汰了

  大的格局似在血色黄昏后定格  真正的巨头们都知道  不管局势如何演化  最终血腥议会都将成为蜘蛛女皇与贝布拉兹的角力场  当贝布拉兹真正掌控了完整体的那一天  他才能真正有和拉娜克希斯在一起的机会  而在那之后  顾萨格拉布在一个雷雨之夜离开了血腥议会  不管他离开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其中一个必然的原因就是想要寻找第三枚完整体

  只是在今夜  此时此刻  拉娜克希斯的一句话把戴克阿维达送回数十年前的昔日  又将他拉回现实  那安睡中的贝布拉兹  亦让他心潮难止

  拉娜克希斯的化身已经站了起來  恢复了平静和淡然  向深红城堡深处走去  那本笔记本又被放在了贝布拉兹的身边  只有分离出的紫血留在她的手心

  “帮他…....好好的收拾一下  ”

  “是  ”戴克阿维达恭敬的回答着  和几十年來做的一样

  当拉娜克希斯走入古堡后  他才來到贝布拉兹身边  先是拾起笔记本  小心地贴身放好  然后看着贝布拉兹的身体  忽然有些唏嘘  回归本性和自然  是一句很简单的口号  但真要做起來却需要绝大的勇气  至少戴克阿维达做不到  他现在三十至四十之间的面容下  是一具极具健美和力量感的躯体  不比任何年轻人差  让他变成贝布拉兹现在这样  可根本做不到  曾有许许多多的人对贝布拉兹不肯保持青春的做法感到置疑  虽然戴克阿维达知道贝布拉兹并不是一个会做无用蠢事的人  然而那时也不明白他的用意

  但是  当抱起他冰冷而安详的尸体时  戴克阿维达终于明白了内中原因

  这是对信仰的宣示  也是对自我的警戒  贝布拉兹是怕当真正选择的时刻來临时  自己会沒有足够的勇气

  抱着贝布拉兹的尸体  戴克阿维达一步步走向大海  然后双臂一振  看着贝布拉兹的身体远远飞出  最终被混浊的大海吞沒  然后  他也向深红城堡走去  黑暗如有生命  在他身后将古堡的大门缓缓合拢

  回到了自己的居处  戴克阿维达把灯点亮  在椅子上坐了片刻  才把贝布拉兹的笔记本拿出來  他所住的只是一间小小的房间  石制的墙壁上甚至缺少必需的装饰  朴素到了极致  除了必要的衣服  看起他沒有一点属于自己的财产  就连那张木床也是硬而光洁  连张床单都沒有

  房间中非常的昏暗  无形的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來  他终于还是打开了贝布拉兹的笔记  刚好就翻到了惟一有字的那一页  细细地读了起來  拉娜克希斯既然留下了这本笔记  那就是给他看的  一遍读完所花的时间  是拉娜克希斯的数倍之久  再抬起头时  他不由得长叹一声

  因为从不曾拥有过完整体  戴克阿维达还不能体会到短短几句话背后的真正意味  但跟随拉娜克希斯这么多年  亲眼看过她的所作所为  他也能多少隐约感觉得到贝布拉兹想说什么  可是  这只让他更加的黯然  因为最终贝布拉兹也到了和他当年同样的处境  只能看着拉娜克希斯逐渐远去

  独坐在昏暗灯光下  黑暗散播者不禁想  在这个世界上  是否真的有人能够跟得上她的脚步  熔化她双瞳最深处的坚冰  于刹那恍惚中  竟然有一个身影跳入了他的心中  让他大吃一惊

  是苏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