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八 年华 七

章二十八 年华 七

  菲兹德克眉头紧皱  全力解析着从瑟瑞德拉那里传回來的数据  最终  他确定了这缕异样意识的來源  这种工作不是他所擅长  所以又耗费了几个小时才得以完成  每当这时  他都会十分想念拥有大脑的时日  这点工作在大脑手里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菲兹德克双眸闪耀着多彩光芒  然后凛然而生寒意  右手更是向前方狠狠斩下  如同断头斩首  这根本就是个毫无意义的动作  但是不这样不足以发泄出他心底深处的那股怒火  而随着这个动作  数百个机械虫扑到了瑟瑞德拉的培养槽上  瞬间完成改造  一共七根尖刺从附加的装置中探出  一齐刺入少年脸孔  那张清秀的脸瞬间扭曲  显然已痛苦到了极致  他拼命地叫着  可是眼睛却怎么都张不开  嘴里也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瑟瑞德拉的皮肤下突然蠕动出无数凸起  就象藏了众多细小的虫子  它们从外缘开始吞食着少年的脸  他拼命挣扎  象鱼一样想要游走  但被七根钢刺牢牢钉着  根本动弹不得  只能任由那些小虫吞噬  瑟瑞德拉的身体异常坚硬  少年的脸更是如此  所以吞噬的过程异常缓慢

  在这件事情上  菲兹德克有的是耐心  这少年和瑟瑞德拉有极为密切的联系  密切到足以影响瑟瑞德拉的决定  最主要的是他和瑟瑞德拉属于这个世界的意识联系紧密  虽然菲兹德克自己沒有办法彻底消灭瑟瑞德拉的这部分意识  但是仅仅给与重创的话还是可以办到  比如说  杀了寄生在她体内的少年

  时间流逝得很慢  也很快  当少年最后一丝面容也被吞噬后  他终于成功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嘶喊  凄厉的叫声很轻  和苍蝇的振翅差不多  但是穿透力却强得不可思议  甚至远在舰身另一端控制室内的菲兹德克都听到了  清晰得如同就在耳边回响  少年的凄厉叫声还未散去  整个星舰中突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这次的音流无比雄浑  震得整座星舰都在颤抖  数据光流彻底紊乱  无数小型机械凌空爆裂  不过菲兹德克早知会如此  已经有了准备  在数据流被切断的瞬间  备用设备已经启动  数十根针管刺入瑟瑞德拉的头部  将具备强烈麻醉与镇静效果的药剂注入她的头部

  终于  那声声凄厉的哭喊喝斥逐渐安静下去  数据流又恢复了连接  而在幕后掌控着一切的菲兹德克  唇边也浮现出得意的微笑  不过他并未意识到  这种微笑  其实也带上了这个世界的强烈印记

  几天后  在中央控制舰岛上  身材高大的瑟瑞德拉站在已转为透明的舱壁旁  静静地看着几乎压到舰身的辐射云  她着的身体  体型有所扩大  现在身高超过了五米  这是一具富有魅力的女人身体  醒目的是后腰处两排如舱门般的鳞甲  以及小腹上一块丑陋的疤痕  这时控制室中亮起数条数据光带  在空中织出菲兹德克的虚拟影像

  “瑟瑞德拉  我亲爱的伙伴  欢迎回归  ”菲兹德克飘浮上前  张开双臂去拥抱瑟瑞德拉  他真实的形体最多够抱她的大腿  但现在是虚拟影像  自然想要多大就可以多大  不过影像并不完全是虚拟  它和制作出的人类身体一样属于一种载体  可以承载使徒的意志  从这一点上來说  这个虚拟影像也可以视为菲兹德克本人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拥抱了一下  就冰冷地推开  用十分危险的目光盯着他  说:“你杀了我的孩子  ”

  “是你这个身体的孩子  啊不  是你上一具身体的孩子  ”菲兹德克纠正着  他的神态口气自然而认真:“亲爱的瑟瑞德拉  你很清楚  我这是为了帮助你打碎这个世界强加给你的束缚  ”

  瑟瑞德拉脸色阴沉  并沒有再发作  但是显然不是高兴  她用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盯着菲兹德克  目光的落点竟然激起大片电火花  构成虚拟影像的数据光带大片湮灭  菲兹德克闷哼一声  整个影像都有些波动  这是无形的交锋  属于半精神层面的交战  菲兹德克一时不察  就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菲兹德克  我知道你的意思  但我不喜欢你所使用的手段  非常不喜欢  你给我带來了很大的麻烦  而且让我的心情变得非常不好  在找到大脑之前  你和我都不可能完全摆脱这个世界的影响  所以别做蠢事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  ”瑟瑞德拉冷冷地说

  菲兹德克眉头一皱  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转而叹了口气  说:“瑟瑞德拉  我们是不一样的  我已经可以抵御世界意志的侵蚀  而你呢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你刚才所说的话  如果我不帮助你解除这层束缚  你现在还能够恢复使徒的本能吗  你沉睡多少年了  本能已经削弱到我完全感知不到的程度  甚至还丢失了无限之心  你真的以为  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恢复本能  如果你做得到  那么怎么会出现在冰洋深处那头章鱼的肚子里  如果不是我把你从那里带回來  你早就被那头章鱼消化了  ”

  “那又怎么样  ”瑟瑞德拉不以为然  说:“最多是再花一段时间  重新降临这个世界  ”

  “重新降临  ”菲兹德克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显然已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重新降临可能需要几百年  而且摆脱世界意志的束缚又不知道要多久  睁得你的眼睛  使用你的洞察好好看看  这里并不是一个蛮荒的普通世界  而是一个精心准备的囚笼  不要以为这个世界的生物很弱小  很脆弱  现在一切都在改变  进化的速度在千百倍地提高着  核战之前这颗星球上的生物的确进化缓慢  而且脆弱得不堪一击  但是现在  战争才过去了多少年  这颗星球上就已经出现了足以威胁到你我的强者  这种进化速度  快得已经不符合我们的常识了  你难道沒有想起点什么  ”

  瑟瑞德拉的脸色终于变了:“你是说  那一位……”

  菲兹德克沉重地点了点头  缓缓地说:“只有他的生体兵器才会超出这种进化速度  ”

  瑟瑞德拉沉默了  在她的记忆中  这也是一段不愿回想的黑色

  沉默了许久  菲兹德克勉强笑了笑  说:“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  我找到了我们的剑  ”

  “梅迪尔丽  ”瑟瑞德拉也显示出压抑不住的惊喜

  “就是她  不过她受到世界意志的侵蚀很深  现在已经启动了自我修复的程序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成功蜕变  ”菲兹德克说

  瑟瑞德拉立刻问:“第几次蜕变  ”

  “从数据看  应该是第四次了  不过前三次中只有一次完整蜕变  ”菲兹德克说

  瑟瑞德拉也舒了口气  说:“第四次  那就好办了  这颗星球的世界意志虽然强大  但是四次蜕变后的梅迪尔丽肯定拥有了粉碎它的力量  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找齐曾经的伙伴  然后离开这座囚笼  回归宇宙……”

  “然后继续永无何止的逃亡……”菲兹德克苦笑着接道

  瑟瑞德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菲兹德克的话无意中勾起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梦魇  一想到这件事  不  是仅仅触摸到它的轮廓  她就会从内心深处泛起无法抑止的恐惧  在这个时候  菲兹德克杀害她孩子的行为才显得有情可原  她默默地转身  望向星舰外的世界  安静地问:“既然梅迪尔丽还有可能沉睡许久  而且大脑和……嗯  那个人也不知道在哪里  那么现在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

  “先想办法找到大脑  她一定在这颗星球上  但未必觉醒  所以  我需要打造一只可以征服整个星球的军队  再慢慢想办法把她找出來  她应该有办法找到触摸失落记忆的方法  把我们最后一位伙伴找出來  然后  我们就离开这座囚笼  回归宇宙……”说到这里  菲兹德克突然一怔  猛然想起刚刚瑟瑞德拉也是如此说的

  回归宇宙  是多么瑰丽、浪漫以及激情的一件事  因为前方就是无尽的星海  但是回归宇宙之后呢  会不会是又一个循环的开始  在永无尽头的逃亡中逐渐老去  乃至消亡  最为悲哀的是  使徒是不会老去和自然消亡的  拥有了永生  也就意味着永恒的恐惧

  星舰中的气氛显得沉默而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  瑟瑞德拉忽然说:“东南方353公里  地下1500米  有复合硫铁矿脉  东方200公里  地下900米  有一座大型铀矿  可以做为原料开采利用  ”

  “很好  ”菲兹德克平淡地回应着  他麾下的机械帝国即刻开始作出调整  几分钟后两道机械洪流就轰鸣着出发  前往瑟瑞德拉指出的两处矿点

  两个使徒之间有着难言的默契  都沒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