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九 平淡 一

章二十九 平淡 一

  夜色已降临  但深而低垂的夜幕丝毫不能遮挡战火  猛烈的爆炸和处处燃烧的火光将半边天幕都映得火红

  在烈火与硝烟中  走出一身黑衣的奥贝雷恩  他的双手中  不断有火、风与雷电生成  最终汇聚成颗颗散发着蓝红双色的火球  向四面八方弹射出去  如网球大小的火球飞射速度惊人  一旦遇到障碍就会爆发出猛烈的爆炸  其威力竟不比重炮轰击弱多少  奥贝雷恩的脸依然如当年的英俊  但稚气已经全部脱去  脸上的线条棱角也显得刚硬明晰了许多  多时战火粹炼  以及无数次生死之间的磨砺  现在的奥贝雷恩早不再是当年的青涩少年  举手投足间不仅仅是挥洒和大气  还有着沉凝如风雷般的威势

  他蓄着短须  已经很有几分三十以上成熟男人的味道  虽然真实的年纪不过20出头

  随着奥贝雷恩的缓步推进  连绵不绝的爆炸就象层层推进的弹幕  在大地上轰出一条滚滚烟龙  也不知发射了多少枚威力惊人的火珠  可是他却丝毫沒有疲劳和休息的迹象  如同一座人形炮台  轰鸣着向前推进  他在敌人的阵线中突破着  并不是沒有遇到反击  而且反击也十分凌厉  大威力的狙击弹时时从阴暗处飞來  射击的时机恰到好处  雷电、冰风乃至大片火雨平空生成  扑天盖地向他砸下  天空中更是时时会响起厉啸  几发重炮炮弹如同长了眼睛般飞來  落点误差竟然不超过五米  不过攻來的不管是类法术  还是重炮炮弹  奥贝雷恩都会还以蓝红双色的霜炎火球  以剧烈的爆炸中和对方攻來的类法术  或是凌空引爆重炮炮弹

  至于那些大威力的狙击弹  到他身周数米时  就会被一层无形的力场弹开  有些特殊弹头的狙击弹甚至会喷射出一缕专门破解防御力场的金属液态射流  但也被力场包裹弹开  想要用狙击枪射杀一名早有准备的高阶类法术能力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狙击弹可以极大的消耗防御力场  从而削弱类法术者的能量储备  则是战场上的常识  因此狙击手依然在战争中活跃着  并且在某些局部战场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  在数名富有经验的狙击手合击下  战死的六阶甚至更高的类法术能力者不在少数  而从黑暗中射出的狙击弹数量看  此时围绕在奥贝雷恩周围的狙击手至少也有十几名之多

  这里是一处非常关键的战场  是亚瑟家族领地外围一处核心的战略要地  多日以來  议长麾下军队主力已经转进到了这里  发动连绵不绝的猛攻  毕竟此时此刻  女皇麾下的势力已经所余无几  大多被议长军打得溃不成军  成建制的部队几乎不存在  所有的永固据点和工事都被拔除  放眼整个血腥议会的版图  除了蜘蛛女皇所居的深红城堡  最醒目的目标就剩下亚瑟家族了  龙城是另一块不被战火波及的地方  当然  这仅仅是在地图上  事实上双方早就把战场延伸进了龙城内部  只是都小心翼翼地把交战范围控制在暗黑龙骑总部周围一百米的范围外  以免招惹到摩根将军  而在几个月之前  这条无形的边界线还是一公里  作为扈从最多的龙骑将军  摩根的扈从规模正在迅速减少  特别是底层扈从和佣兵  不断被交战双方以高额报酬挖走  而摩根似乎对此视而不见  因而在战争进入中期后  双方挖人的动作就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  特别是处于劣势的女皇一方  所以摩根将军的扈从数量从近万变成几千  再变成几百  以及到目前为止的不足一百  但是留下來的都是真正核心的高阶扈从  他们才算是摩根将军的嫡系  也是家族力量的中坚  所以其实摩根家族的真实实力并未受到太多的影响

  一个多月以來  亚瑟家族已经成为整个血腥议会关注的中心  它如一座孤岛  矗立在墨色的深海中央  而议长的军队有如晨昏之潮  一波波一群群拍击着孤岛

  战争艰苦卓绝

  亚瑟家族几乎是以一已之力在抗争着大半个血腥议会的实力  而且对面的威廉家族实力并不弱于亚瑟  无论是家族战士的数量、质量  还是代表着家族底蕴的高阶能力者数量  在一场场看似绝望的战斗中  奥贝雷恩的名字逐渐为人所知  所惊讶  最终是被震慑  他每每于绝境中扭转战局  不光展示自身在类法术上惊人的天赋  还显示了作为指挥官的敏锐直觉  在初期的战争中  奥贝雷恩率领着家族战士转战千里  充分利用了战场的每一寸空间  任何一场战斗都是以弱击强  甚至过半情况下处于绝对劣势  在战争初期  奥贝雷恩可说是每战必败  但是却不会败得沒有反击之力  而且想要击败奥贝雷恩  往往要付出数倍伤亡作为代价  慢慢的  就连对手们也明白  如果手上只有微弱优势的兵力  那么和奥贝雷恩决战纯属自取灭亡  而在高阶能力者的决战中  奥贝雷恩同样展示了恐怖的战斗天赋  当他拥有九阶类法术能力后  几乎可以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格杀一切九阶能力者  至少议长的军队中还沒有能够单独与他决战而不败的九阶强者

  奥贝雷恩并非不死之身  他身上的伤始终不断  甚至伤口多得自己都数不过來  就连跟随他作战多时的家族老兵都不知道  究竟是什么支持着这个原本热爱艺术、性格敏感的少年屡次压倒死神  一路走到今天  惟有一点可以确定  奥贝雷恩是有信仰的  或是疯狂的执着  因为惟有狂信徒或是偏执狂  才有可能带着破碎的身躯  从死人堆中一次次站起  连舔净伤口都不及  就又投入到下一次战斗

  这场看似绝望的战争  在一个多月之后  竟然奇迹般的被奥贝雷恩扭转了局势  而其中关键  就是死在奥贝雷恩手下那诸多的强者  从而使双方的战损对比过于极端  慢慢改变了局势

  在战争中  其实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  艾琳娜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