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九 平淡 二

章二十九 平淡 二

  她所起的作用并不亚于奥贝雷恩  甚至杀戮犹有过之  但是在战争中的名气却远不及奥贝雷恩  这一方面是奥贝雷恩在统率全局方面的惊人才华  另一方面也是她甘愿放弃自己名气的缘故  就如此刻  在奥贝雷恩肆意挥洒着毁灭风暴的同时  一片片暗色的火焰则在悄然燃烧  然后无声熄灭  在夜的掩护下  这些火焰几乎无法被肉眼察觉  但是威力却强得让人惊心  每一片暗火燃起  就会有一名敌人被点燃  然后连挣扎的时间都沒有  就被烧成焦炭

  艾琳娜象风一样在夜色下穿行着  每个动作都优雅而美丽  丝毫看不出她正在将死亡洒遍人间  有奥贝雷恩在正面吸引火力  她杀戮得更加从容而有效率  战斗至今  死于艾琳娜手下的敌方能力者至少是奥贝雷恩的两倍

  远方亮起几团不起眼的火焰  片刻后空中响起尖利的呼啸  随后几团桔色的明亮火焰在不远处燃起  强烈的爆炸声即使隔了一公里仍然震耳  在火焰中  依稀可以看到大块的钢铁零件在飞舞着  那是议长军队的重炮  他们的重炮阵地被艾琳娜察觉  然后召唤已方一直蛰伏的重炮进行炮火压制  一举摧毁了对方的全部重炮

  重炮被毁  狙击手损失大半  却还未能给奥贝雷恩造成致命的打击  敌人终于明白  今晚的战斗恐怕又要以失利而告终了  因此埋伏在暗中的敌人开始纷纷撤退  如果是以往  也许奥贝雷恩就会放过对方  毕竟他现在表面上沒什么事  其实已经疲累之极  而且还跟随着他的家族战士已不到十人  此刻不是受伤就是体力耗尽  但是当他扫视战场时  忽然看到一个特别而且熟悉的身影  奥贝雷恩眼中寒芒一闪  立刻追了下去

  刚刚挥出一片暗火的艾琳娜察觉到奥贝雷恩的行为有异  顺着他追击的方向望去  也看到了那正张皇逃跑的身影  于是立刻明白  全力冲刺  向那逃跑身影的前方拦截下去

  在奥贝雷恩前方奔逃着的是一只半狼半人的生物  它四肢着地  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在飞奔着  速度却快得不可思议  然而如果论及速度  类法术域能够操控重力的高阶能力者绝对罕有敌手  奥贝雷恩虚浮半空  身周散发着淡淡的辉光  正迅疾飞行  与前方的猎物距离越拉越近  而艾琳娜则出现在奥贝雷恩的侧前方  看來用不了多久  它就会被艾琳娜拦下

  它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忽然停下  转身伏地  用一双碧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快速飞近的奥贝雷恩  喉咙内不断发出威慑的低吼  它有一个狼头  和旧时代传说中的狼人很类似  不过仍然保留了许多人类身体的特征

  百米距离转瞬而逝  就在奥贝雷恩凝停下來  准备用远距攻击好好教训它一番时  它忽然跃起  身体拉伸  如同一尾鱼在空中游动  瞬间已出现在奥贝雷恩面前  它的速度快得奥贝雷恩都來不及反应  被它扑到了身上  不过狼人的利爪沒能伤到奥贝雷恩  而是在半空中就被无形的护盾拦下

  狼人整个挂在奥贝雷恩的护盾上  徒劳地撕咬抓磨  它的利齿和爪锋不断分泌出浓黄色的液体  这些分泌物具有极其强烈的腐蚀性  与护罩的能量力场接触后立刻泛出大片白沫  嗤嗤声中  奥贝雷恩的防护力场竟然被快速削弱  变得极不稳定  如果换作其它的类法术能力者  或许早就丧命于狼人的爪下  但是奥贝雷恩反应速度远远超过普通的类法术能力者  只需要力场刹那的阻挡  他已抬手  并指定狼人的头  而指尖上一点炽白色火流早已成形

  只要是沒有能量防御的生物体  就无法阻挡奥贝雷恩此刻酝酿中高达2000度的高温射流

  然而  那头狼人忽然停止了嘶咬  望向奥贝雷恩  在火流射出前的瞬间  竟然咧开嘴  向着奥贝雷恩诡异的笑了笑

  奥贝雷恩心头泛起警兆  來不及思索  立刻本能地散去指尖的火流  抱头团身  摆出防御的姿势  火流失去了控制  狂暴的能量即刻迸发出來  形成猛烈的爆炸  而在稍迟一刻  狼人的身体也开始膨胀  发生了更是狂烈十倍的爆炸

  奥贝雷恩象一颗石子高高飞起  被爆炸的冲击波推送到百米之外  再如一袋面粉般摔在地上  他仰天躺着  一身黑衣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  露出伤痕累累的身躯  他的胸腹间有一道恐怖的伤口  看痕迹是旧伤  但还沒痊愈就重新被撕开  五十厘米长的巨大伤口几乎将他整个胸腔剖开  露出内部还在蠕动着的内脏  和所有的高阶能力者一样  奥贝雷恩的内脏已经与人类传统意义的内脏有所不同  异变的内脏才能够承担能力所需的巨大能量消耗和供应  但是仅仅从伤口看进去  就可以看到他的内脏并不仅仅是异变  很多痕迹明显是伤痕  甚至新伤也有不少

  他仰躺在地上  看着夜空中仍是火色的云层  喘息着  随着胸膛的起伏  无数伤口  特别是中央那道巨大的切口也在一开一合  涌出血水  内脏上的伤痕也开始破裂  而身体表面许多反复撕裂的伤口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处理  甚至已经有了腐烂的迹象

  战场上的爆炸声逐渐减弱  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又一次以奥贝雷恩的胜利而告终  而且议长一方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  奥贝雷恩脸上就浮起淡淡的微笑

  夜幕下  艾琳娜悄然出现  她跪坐在奥贝雷恩身边  用手轻轻抚着他满身的伤口  她的手不再洁白细腻  而是染上了黑褐  并且变得粗糙  而且遍布细小的裂口  只有手势依如往昔的温柔  不仅仅是手  她身上、脸上的皮肤都不再白晰柔腻  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和往昔同样的美丽  她的动作快而温柔  抚平奥贝雷恩的伤口  摘除腐烂的肉块组织  用自身的能量刺激伤口周围的组织  促使它们生长同时止血  她微微垂着头  不让人看到她的神色  但是手却微微在颤抖着

  奥贝雷恩轻出了口气  说:“这家伙比以前更加阴险了  自爆  哼  真沒想到它会用这么一招  不过  不要紧的  这说明他的进化已经出现了瓶颈  沒办法在正面战斗中压倒我  只能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了  这是好事  不是吗  ”

  艾琳娜幽幽的叹了口气  终于把手放在了他胸前的伤口上  一边做伤口的清理  一边有些恍惚的说:“是啊  是件好事  不过他是的确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  你忍着点  这次伤得很重  看來我需要多花点时间  ”

  说着  她咬了咬牙  把手插进了奥贝雷恩的胸口

  奥贝雷恩悄悄握拳  身体沒有动  但伤口裸露出來的肌肉组织的抽搐却暴露了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他感觉到了艾琳娜的紧张  于是问:“加德勒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

  “加德勒  ”艾琳娜怔了怔  开始努力回想:“他以前不是什么大人物  只是康纳博士的一个助手  我曾经见过他一次  人不是很聪明  长得也猥琐  当时沒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不知道为什么议长会突然重用他  也不清楚他那身奇怪的能力是哪里來的  或许是实验室的某个秘密项目吧  我以前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而且一年中有大半年是在沉睡中度过的  所以并不清楚这些机密  当时  他给我留下的惟一感觉就是这个人可能会很疯狂  ”

  说着话  或许是因为分散了注意力的原因  艾琳娜紧绷着的身体终于放松下來  看到这一幕  奥贝雷恩笑了笑  却又被突然的剧痛弄得眉头一皱  他再次出了口长气  略有感慨  说:“加德勒的确是个疯子  疯子是最难对付的  如果不是这次战斗中他终于表现出了进化瓶颈  我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

  “可是这次战斗差点要了你的命  ”

  奥贝雷恩笑着说:“差点沒命又不止是这一次  放心吧  我运气很好  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而且  以后会越來越好  不是吗  ”

  艾琳娜忽然爆发了:“为什么你要一个人承担这么重的责任  亚瑟家族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你何必把整个战争都揽到自己身上  不是还有帕瑟芬妮吗  肯定可以找到她的  只有你一个人  打得赢这场战争吗  ”

  “可我们不是已经快赢了吗  ”奥贝雷恩微笑着说

  “可是……”艾琳娜无从反驳  这场看似绝望的战争  的确是眼前这个男人通过一场场战斗  一点点微小的胜利  在绝望的境地下悄然扭转局势的  但是她又觉得奥贝雷恩说的不对  为了达成奇迹般的胜利  他又付出了多少  或许知道这些的  也只有由始至终都和他并肩战斗的她

  奥贝雷恩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质询  而是勉强抬起手  轻轻拍了拍艾琳娜  说:“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还有你呢  如果沒有你  我自己可沒法打赢贝布拉兹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