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九 平淡 三

章二十九 平淡 三

  “什么叫如果能赢  是一定能赢  ”奥贝雷恩哈哈一笑  再次拍了拍艾琳娜  说:“贝布拉兹和老威廉在几个月前沒能置我于死地  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眼前这场战争  我们已经赢定了  加德勒那个疯子不过是个小丑  再怎么疯狂也做不出什么大事來  都到现在了  你还对我们沒有信心吗  ”言笑之间  一缕刚烈豪迈油然而生

  换作过往  喜好艺术的奥贝雷恩是不会这样豪迈地大笑的  只是在血与火的战场中呆得久了  总会向刚烈果决方向发展  如他  无数次更要在极短时间内作出悠关生死的抉择  自然就沒了多愁善感、犹豫忧柔的心情  然而他这样一笑  艾琳娜忽然惊呼  按住了他因为长笑而剧烈起伏的胸膛

  在身体内部  忽然传來一阵空泛乏力的感觉  让奥贝雷恩的长笑难以为继  后半段笑声即刻哑在了喉咙里  感知着身体的异样  奥贝雷恩平复了呼吸  问:“心脏又破了  ”

  “是  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这么激动  ”艾琳娜的声音有些异样  她再次拉开奥贝雷恩的胸腔  十指以难以形容的灵动  修补着他的心脏

  奥贝雷恩有一颗大心脏  这是旧时代联邦nba中一句非常流行的话  拥有大心脏的人  意味着拥有坚定的意志  奥贝雷恩不仅仅有坚定的意志  他的心脏也名符其实的大  几乎占据了半个胸腔  这是他一身类法术能力的源泉  但是现在  他的大心脏其实只剩下一半  另外一半的破损空缺都是用各种生物材料、新生组织甚至是钢铁纤维之类的东西缝补填充的  现在填充物上破裂脱落了一大块  浓稠的血正缓缓从破损处涌出  它一接触到空气  即刻化成浓浓的红雾  升腾而起  这些血液中饱含能量  一旦暴露就会即刻挥发  流失的将是奥贝雷恩本身的能量

  艾琳娜的十指轻轻掠过伤处  血流的速度减缓  然后在她能量的刺激下  心脏周围的组织疯狂地生长起來  一颗颗蠕动的肉芽将破损填充  然后互相整合纠结  最终把破损堵住  这次的治疗  到这里就算做完了最关键的一步  艾琳娜的脸色有些苍白  身体中空空荡荡的  能量匮乏的感觉让她极度难过  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对于高阶能力者  特别是她这种已经触摸到十一阶门槛的人來说  能量如同毒品  一旦消耗过度  甚至比毒瘾发作还要难忍得多

  但是她仍然坚持着把奥贝雷恩胸前的伤口合拢封闭  才身体一软  躺在了他的身边  奥贝雷恩转头  看着艾琳娜的侧面  她已经沉沉睡去  一头半短的金发随意铺陈在地  全不知已沾染了许多泥土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如今却已不再讲究生活中的任何细节  她可以直接躺在仍然散发着硝烟的地上  衣服、头发甚至身体脏了都不在意  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安稳熟睡  艾琳娜皮肤微黑  也不再有往昔的光泽  侧脸上的一条长长的疤痕破坏了她绝美的容貌  然而  她的变化并不仅仅是这些  即使是体力能量消耗一空  她也在隐约散发着慑人的威势  那是强大力量的直接体现  在连绵的战斗中  艾琳娜同样在飞快地强大着  但是往昔她一身能量全都用于毁灭  不论是敌人还是自己  而现在  她却可以将狂暴能量化作丝丝生命涓流  用于救治和保护生命  从治疗手段上來说  艾琳娜已经不比任何医生逊色  而最切身体会着的  莫过于奥贝雷恩  他那颗受创的心脏上植入的钢带和纤维片都是自己动的手术  而所有的生体组织都是艾琳娜所为  从只会毁灭到可以治疗  中间的过程不过是数月而已

  奥贝雷恩轻轻地叹了口气  只是轻微的声音  已将熟睡中的艾琳娜惊醒  她张开眼睛  就看到了奥贝雷恩那双灰绿的眼睛  忽然清醒过來  抬头去看他胸前的伤口  不过旋即艾琳娜就完全苏醒  感知扩张  察觉了奥贝雷恩沒有任何事情  再次看着奥贝雷恩的眼睛时  艾琳娜似乎在里面看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可是却又把握不住  只是想到奥贝雷恩发出的此战行将获胜的宣言  她忽然心中一颤  思绪不可避免的偏到了另一个方向  清剿了加德勒  打败议长军队的主力  这场战争就该算结束了  贝布拉兹自然有蜘蛛女皇对付  那不是他们这个层面的事情

  艾琳娜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知道战争拐点已现  那么结束就已不远了

  她犹豫了一下  终还是说:“奥贝雷恩  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  就把我们之间的约定履行完吧  ”

  奥贝雷恩一怔:“你是说要个孩子  这个当然沒问題  前面两次你不是不满意吗  也许战争结束后  我们会有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

  艾琳娜摇了摇头  说:“不需要聪明  只要有就可以了  然后  我们之间的约定就结束了  ”

  “你要走  ”奥贝雷恩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

  “嗯  战争结束  我也该走了  ”说出了心事后  艾琳娜显得轻松了很多  她仔细看着奥贝雷恩  似是想将他的一切细节都刻印下來  然后说:“我毕竟曾经是贝布拉兹的人  当初帮着他杀了不少的人  在他失败后  那些仇人都会找上來的  就算他们沒有当时发难  也会给你带來不少的麻烦  这是政治  虽然我不喜欢  但是我懂  而且  战争结束后  你也应该能找到梅迪尔丽的下落了  现在的你很出色  也很优秀  并不比苏差  我相信你有很大的机会得到她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奥贝雷恩微笑着问

  艾琳娜轻叹了口气  说:“你的身体  特别是心脏已经到了极限  一定要注意  我能做的一切都已经做了  现在沒别的办法了  如果心脏再受到重伤的话  恐怕你……只能再活三年  ”

  奥贝雷恩微笑着说:“三年可以干很多事了  ”

  艾琳娜盯着他  忽然堆上一个美丽的笑容  说:“如果你三年后就死了  梅迪尔丽可就是别人的了  你可要想好了  ”

  “我可沒那么容易死  你放心吧  我会好好活下去  并不是为了梅迪尔丽  而是为了你和我们的约定  ”

  奥贝雷恩的话让艾琳娜全身一震  她讶然看着他  声音都有些颤抖  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

  奥贝雷恩有些顽皮的笑了笑  说:“什么意思  等战争结束后才会告诉你  所以  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

  “当然  ”

  在血腥议会的生化实验室最深处一间严格保卫的房间内  光屏上忽然闪动大片的数据  随着一根进度条到达尽头  靠墙竖放着的四座培养槽中有一个接通了能源  然后是多达数百项的自检  待整个自检过程完成后  那座培养槽边缘数十根试管全部下沉  将里面盛放着的液体注入到培养槽舱室内  培养槽内如同开了锅  液体沸腾着  一粒小肉块迅速凝成  并且翻滚着不断扩大  转眼间就有了拳头大小  数根通向培养槽的粗大电缆开始接通  庞大的电力需求瞬间形成了能量黑洞  让整个实验基地的灯火都为之一暗  有了充足的能量供应  培养槽内肉块飞速增殖  转眼间就有了生物体的雏形

  不久之后  培养槽的舱盖掀开  从里面走出一头奇异的生物  它有两只反关节的下肢  尽头是昆虫一样的利爪  上身如同人类  但覆盖着一层厚而坚韧的钢毛  头部依旧如狼  右臂还是人类的手臂  但左臂末端却是长长的刀锋  它睁开四只复眼  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  踉跄着走了两步  來到光屏前  仔细看着一排排数据  然后又向墙壁上的一面镜子看了看  看到了里面自己的清晰映像  他看了足足几分钟  再抬起左臂看了看末端的刀锋  以低沉的野兽般的声音自语:“1小时15分钟就重新生成了新的身体  看來我的力量又有所增加了  这只刀锋  就是高级生命形态必备的武器吗  我能够感觉得到它的力量  嗯  内部结构和已知生物完全不同  如果用力的话……”

  它四下看了看  大步走到一个厚重的仪器前  刀锋如闪电般一击劈落  仪器无声无息地分成两半  厚达一厘米的合金外壳断口异常平滑  它显然对这成果非常满意  继续自语着:“……果然可以斩开最高等级的合金  只不过现在力量的增长有些缓慢  和计算中的不符  究竟是什么原因  按照我的计算  这种基因应该沒有进化的尽头才对  而我现在……”它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或许连十一阶的实力都沒有  怎么感觉不到力量的提升了  难道应该让自己的血脉更加纯粹些  ”

  它在实验室中來回踱步  显得烦燥不安  过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只要有强大的力量  是不是还有加德勒的血脉并不重要  只要我记得自己是谁就可以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