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 纷乱的止息 二

章三十 纷乱的止息 二

  剧烈的刹车让海伦啊的一声惊叫  从沉沉的睡梦中醒來  还好车速不快  又有雪呵护着  不然的话她多半会被撞伤  而拉菲早已下车  他甚至连车门都來不及打开  直接撞飞了车门  跳下车去  科提斯比他慢不了多少  大脚一撑  同样将车门踢飞  从车里跳了下來  他一下车  即刻从车后盖上摘下一根粹炼过的合金重棍  握在手里  而雪则灵动地从车窗中冲出  直接翻上了车顶

  第二波能量光雨从天空中落下  笔直对准了停下不动的越野车  雪伏在车顶  把自己的身体彻底舒张开來  瞬间变成一张把整个车厢覆盖在内的毯子  皮肤的间隙中则泛出颗颗碎钻般的晶体颗粒  高能光束落在雪的身上  大部分被这些晶体颗粒反射或是散射掉  小部分则被皮肤直接吸收  但是强行抵抗了一波光能光束攻击后  雪也一声低鸣  显得十分痛苦  它这样瞬间变形虽然将整个越野车体都保护在内  自身的防御能力却也因此下降了许多  好在科提斯一声低吼  整个人跃上了越野车顶  把手中合金重棍高高举起  合金重棍周围空间似乎发生了扭曲  第二波高能光束降落后纷纷偏转方向  轰击在合金重棍棍头  铸成这根重棍的合金熔点极高  但在高能光束的照射下  居然一秒不到的时间就开始泛红  然而科提斯的黑手坚定有力  握着一根通红的金属棍全无感觉

  有了科提斯的卫护  雪即刻恢复了原形  然后低吼一声  胸腹间亮起数点光芒  数个反重力力场叠加  身体随之腾空而起

  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数十架大小不一的机械虫  最低的距离地面已不过数十米  而在千米之上的高空  还有数以百计的机械虫正呼啸着高速飞來  机械虫有大有小  小的只有拳头大小  自带一个悬浮引擎  以及一门微型光束炮  而最大的一只机械虫足有越野车大小  它体型臃肿  移动速度并不快  自身火力也不足  然而可怕的是它舰体上搭载着数以百计的最小型机械虫  完全是一艘微型航母

  拉菲仰天望着  眯着眼睛  露出十分危险的微笑  他在原地站着  然后忽然消失  重新出现时已在百米高空  出现在第一波机械虫中间  他双臂猛然张开  发出一记无声咆哮  圈圈波纹几乎肉眼可见向四面扩散开去  凡是被波纹涉及到的机械虫纷纷发出噼噼啪啪的火花声音  不少冒出滚滚浓烟  失去了动力  摇晃着向地面坠去  只此一击  第一波机械虫就被消灭了大半  而这个时候  雪仍然在努力浮空  还沒有爬升到拉菲的高度  最让它痛恨不已的是  在升空之前  拉菲竟然还非常多余地理了理那头燃烧着的银发

  雪一声呼叫  反重力力场功率再度提升  速度骤然增加  一举越过拉菲  向高空中的机械母船冲去  它的复眼不断闪烁  从中射出的光芒构成了一个新的防御力场  将周围射來的高能光束挡掉  雪在空中呈现出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机动性  远比机械虫要灵活  高能光束炮的炮口只要对准它  它就会先行移开  而机械虫的高能光束炮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填充能量才能发射  这点时间足够雪闪移十米了

  在空中的雪和在地面上沒什么不同  甚至速度还要快些  看來天空才是属于它的领域  它在重重高能光束的集火下穿行着  如游鱼般躲过条条致命的光束  转眼间已出现在微型空母的上方  空母吃力地掉头  看样子是想要逃跑  速度比雪慢了数倍的它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雪如幽灵般落在它上方  几根节足划动  瞬间就将一圈吸附在微型空母上尚未起飞的机械虫剖成了两半  它的两根刀锋则深深刺入微型空母舰体  从嘴里发出阵阵超高频率的震波  顺着两片刀锋传入空母内部  一瞬间  借助反馈回來的震波  雪已经大致掌握了这艘微型空母的内部结构  在空母应变之前  雪就在一瞬间改变了数十次震波的频率  每次频率改为  空母内就会有一个微型智能芯片就此爆开  十分之一秒不到的功夫  这艘微型空母就彻底瘫痪  它的动力、弹射、回收和维修系统却仍保持完好

  雪为自己的攻击感觉到十足骄傲  不禁仰天一记无声的高频咆哮  这是它从无数历史资料中学來的  旧时代的人们  特别是中古时代及以前的英雄人物  每每做了得意的事情  总要仰天咆哮  以示壮怀激烈

  雪也想学学  虽然它现在的咆哮根本超出了人耳的自然听力范围  而且高频震波杀伤力十足  任何五阶防御以下的能力者如果听了  轻点的也是七窍流血  严重的大脑都可能变成一团沸腾的浆糊  虽然杀伤力大了点  且也沒有声裂九天的激越  但是雪已经十分满足  威力强悍也是一种境界  不是吗

  就在心情正好时  雪的视野中忽然有一缕闪亮的银色飘过  让它的心情立刻沉到谷底  下意识地加大了咆哮的威力  可是那缕银色火焰就是顽强地燃烧着  顽强得极度令人讨厌  讨厌得一如这火焰的主人

  果然  银色火焰之下就是拉菲那张阴柔的脸  而且很贱的笑着  虽然雪不得不承认  无论是以人类的眼光还是纯以强力生物的角度看  拉菲都是非常美丽的  但是雪就是不喜欢他  还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这种不喜欢的情绪十分奇怪  按说不应该出现在雪这种高等生物身上  可是它就是控制不住  而且还会因为种种细节被撩拨起來  比如说  拉菲现在的微笑

  放在任何人眼里  拉菲的微笑都是魅力十足  可是雪看着  总是觉得他笑得别有用心  很贱  非常贱

  果然  拉菲同样一记高频咆哮  无形震荡瞬间把所有的机械虫都笼罩在内  他的高频震荡更加野蛮暴力  还混杂了电磁场的剧烈震动  对于所有机械体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雪是技术流的话  那么拉菲就是彻头彻尾的暴力  这种暴力美学  让雪更加的不爽  它并不是不知道如何发出拉菲般的咆哮  甚至知道十七八种更具杀伤力的超高端吼法  可是它吼不出來

  能量不足  这是硬伤  而硬伤无法避免

  高空中的机械虫纷纷洋洋的掉落  就是被雪咆哮给震坏的机械虫  也会发生二次爆炸  而且声势更胜之前  拉菲一声咆哮过后  雪目力所及  天空中竟然为之一清  再也看不到一只机械虫  只有雪踏足的微型空母完好无损

  从雪的角度  这无疑问  这是最严重的挑衅

  不过拉菲并沒有给雪报复的机会  他身形闪烁之后  就又出现在地面上  站在海伦的身边

  海伦扶着越野车  脸色是病态的苍白  就是简单的站着  她也显得很吃力  冷汗一滴滴从前额落下  海伦望向天空  从她的角度  只能隐约地看到空中朵朵绽放的烟云  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拉菲站在她身边  右手若有意若无意地扶上了她的腰  另一只手指向天空  说:“还是上次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不过你看  已经全部消灭了  这种东西  也就是第一次偷袭的时候有些用处  再來多少都不会有事  ”

  对于拉菲手上的多余动作  科提斯重重地哼了一声  拉菲则回以一记凶狠的眼神  科提斯的脸色立刻阴沉下來  浑身肌肉蠕动  眼看就要动手  海伦先是回头看了科提斯一眼  立刻让洪荒凶兽般的上尉安静下來  然后她才安静地看着拉菲

  拉菲依然大笑着  手用力地捏着海伦的腰  而且还在往下移动  甚至快要摸上屁股了  海伦依然平静地看着拉菲  就象那只手不存在  或者只是一具冰冷的器械

  拉菲终于摸上了海伦的屁股  并且用力的捏了下去  但是他沒有察觉  自己的笑容正在变得无比僵硬  而且鼻尖正在不停地冒汗

  天空中响起异样的尖啸  雪直接俯冲而下  眼看着就要撞上拉菲  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顷刻间悬浮在空中  完全违反了物理定律  它看着海伦  海伦什么都沒说  也沒向它看上一眼  但冷冽的气质却让雪明白了什么  于是安静下來  只是盯着拉菲  下意识地摩擦着刀锋

  “我的屁股摸起來舒服吗  ”海伦问

  “…….当然舒服…….”拉菲这句话说得很有些中气不足  海伦的目光很宁静  却让他觉得无比刺眼  下意识的竟想避开

  海伦竟然笑了笑  问:“那还想多摸摸吗  还是要再摸点别的地方  还是下面  ”

  豆大的汗滴滚滚从拉菲头上流下  脸色白得象涂了粉  手依然紧紧地捏着海伦的屁股  可是指节关节已经发青  好象握在手中的不是一块极富弹性的肉  而是块根本捏不动的合金  他张了张嘴  却说不出话來

  海伦依然用永恒不变的机械声音说:“科提斯和雪都不是你的对手  你可以杀了他们  然后强奸了我  你一定有办法让我不能自杀  所以你想玩几次就是几次  想多久就是多久  只是要消耗些精神  防着我自杀而已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我不会自杀的  只要能活着  我就会一直活下去  ”

  这话已经诛心了  拉菲已经全身僵硬  右手如同铅铸  重得完全抬不起來  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海伦已经把他午夜梦回时内心深处最阴暗的角落给揭了开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