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 纷乱的止息 五

章三十 纷乱的止息 五

  和抽的劣质烟不同  壶中的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好酒  而且经过拉菲以特殊能力处理过  味道醇厚甘长  完全可与旧时代珍藏百年以上的珍品相媲美  科提斯一口就喝掉半壶  闭目细品片刻  才赞叹着吐了口长气  再看了手中的酒壶一眼  恋恋不舍地递还给了拉菲  哪知道拉菲头也沒回  说:“不要了  都给你吧  ”

  科提斯愕然  他知道这瓶酒是拉菲多年珍藏  即是在血色黄昏中重伤濒死之时也沒舍得多喝  可以说  这一瓶东西对拉菲的意义可能是仅次于海伦的  能够给科提斯喝一大口已是意料之外  居然要全给他  如果不是喝过一口  确定了这是真货  科提斯真要以为拉菲给的是一瓶假货  上尉仔细看着拉菲  缓缓地问:“拉菲  你沒事吧  ”

  拉菲看着夜色笼罩下的远方  自嘲地笑笑  沒有回答问題  而是反问:“我昨天还想杀了你的  你就不恨我  ”

  科提斯也同样笑笑  反问:“你有动手吗  ”

  “只差一点  ”拉菲坦然承认

  科提斯哈哈一笑  说:“早就知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算了  这壶酒就算扯平了  ”说完  他立刻把银质小酒壶收进怀里  动作之快速迅捷  完全不象刚从手术台上爬下來的样子

  拉菲转过头  紧盯着科提斯  双眼亮得如同燃烧的星辰  在他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下  科提斯只是咧开大嘴无声笑着  露出一口闪亮的白牙  在夜色中极是耀眼

  看了足足一分钟  拉菲才转过头  若无其事地说:“酒喝完了  酒壶就给你留个纪念吧  ”

  科提斯挪到了拉菲身边  与他并肩站着  共同望着无尽的夜幕  片刻后叹了口气  方说:“有什么话  就直接说了吧  现在不说  说不定以后真的沒有机会了  ”

  拉菲直直地看着远方  沉声说:“这么说  你也有感觉了  不过  既然我能够感觉得到  你应该也可以的  说句心里话  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上了海伦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如果沒和她有过一次经历  我真是死也不甘心  ”

  “那就去做  ”科提斯毫不犹豫地回答

  “踩着你的尸体过去  ”

  “是的  ”

  拉菲点了点头  说:“就知道是这样  不过如果我真想做的话  我不会对你手软的  ”

  科提斯隔着衣服拍了拍酒壶  笑:“让我喝完这壶酒再动手的话  我不会怪你的  将來记得把我的那份杀回來就行  ”

  拉菲听了  黯然  忽然把头重重在水泥浇铸成的护栏上砸了几下  他砸得很重  所以水泥护栏上瞬间溅满了鲜血  只要拉菲愿意  原本应该是水泥护栏彻底破碎、他的头毫发无伤  而不应该是相反的结果

  一片血溅到了科提斯的手上  他随手在身上的绷带擦了擦  毫不客气地说:“身上的伤可代替不了心里的痛  反而会多添一份  自残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别指望我会同情你  ”

  “聪明  我本來就不是什么聪明人  ”拉菲转过头  看着科提斯  忽然问:“你后悔过吗  ”

  “当然  ”科提斯回答  “我最后悔的事  就是当年不懂得变通  脾气臭得要死  从上校直接降到上尉  而我又总是死脑筋  弄得后面十几年心灰意冷  啥也不想做  浪费了许多时间  才弄得现在不上不下的样子  ”

  “那如果再重來一次  你会怎么做  ”拉菲问

  科提斯的回答一如既往的不假思索:“我会低头  反正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  然后拿到应得的资源  和年轻时一样的战斗锻炼  那现在的我应该可以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

  拉菲笑了笑  出口长气  说:“我也很后悔  当年不应该为了一口气而进入监狱  在哪里白白沉睡了十几年的时光  否则的话  就是摩根我也不怕  ”只是一说完  拉菲立刻又补充:“当然  现在我也不怕约什.摩根  ”

  科提斯嘿嘿地笑了  善意地表示理解  拉菲摇了摇头  再次叹了口气  说:“我是打不过他  可这不代表我怕他  完全是两回事  就象……就象我救了海伦的命  却不意味着我就有了和她上床的权利一样  ”

  “我明白  ”科提斯依然笑得露出白牙

  天台上沉默了

  许久  科提斯才打破沉默  问:“银毛  你在想什么  ”

  “我在想  如果我们遇到的机械虫数量上再添一个零  又会怎样  ”

  “我也是  ”

  在私人医院内  海伦只开了一台光屏  正在沉思  光屏上显示着各种机械虫子的全息结构图  并在缓缓旋转着  海伦的脸色很不好看  那平时沒有表情的脸上也罕见地露出凝重  雪正伏在角落里努力啃咬着一块块金属  这些性质各异的合金都是海伦特意配制出來供雪练牙  其实说是练牙  雪每吃掉一块合金  都会记下成分  从而在体内形成相应的配方  日后遇到类似金属  它就可以凭藉专门分泌的体液加以溶解  而且溶解的特质合金越多  雪的身体就会越坚硬  实力也提升的越快  只是对雪來说  吃这些合金是非常难受的事  所以以往它都是能躲尽量躲  有时候甚至是拉菲按着它  把合金硬往它嘴里塞才行  但这次回來后不用海伦催促  雪自已就把所有剩余的合金翻出來  一块块默默啃着

  雪的意思  海伦自然非常明白  她只是暗中摇了摇头  并沒有阻止它  她只是盯着机械虫的全息图看  越看脸色越是难看

  雪咬着一嘴的合金  悄悄走到海伦身后  浮上半空  看着光屏上的全息图  片刻后向海伦传递了一个意念:“妈妈  这些家伙很厉害吗  你好象很为难的样子  它们并不是很厉害嘛  只是看样子会变出非常多的数量  不过它们数量再多也不要紧  我们可以先跑  然后再慢慢地解决它们  ”

  对待雪  海伦要坦白得多  她揉了揉太阳穴  同样以意识回应着:“我并不是害怕它们的数量  而且也不畏惧它们背后的主宰者  只是……”海伦仔细斟酌着用词  这是很罕见的事  过了几秒  她才说:“它们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应该见过它们  但我可以肯定  我绝对沒有遇见过它们  这正是让我感觉到困惑的地方  甚至……还有些害怕  ”

  雪呜呜地叫了两声  它理解海伦在说什么  却也同样困惑  海伦不可能犯错  更不可能记错事情  她沒见过机械虫就是沒有见过  但是熟悉感觉又从何而來  海伦的思维可以做到绝对精确  几乎沒有模糊的地方  不可能出现这种逻辑上的悖论

  雪努力地想着  却沒有结果  它不由得痛恨自己的智慧  决定把新得到的能量全部用來升级思维中枢  这样可以在身体内生成七个二级的思维中枢  按人类的标准  就相当于多了七台小型机的能力  当然和海伦无法相提并论  但至少可以摆脱目前一头雾水的状态  但是另一方面它又急需强大的武力  机械虫虽然构造简单  攻击手段单一  而且个体的威力并不十分强大  但是它们最恐怖的一点在于可以量产  当成千上万  而不是数十数百只机械虫出现时  战争就会发生质的不同  一个拉菲可以消灭几百只机械虫  但上万只机械虫却可以秒杀十个拉菲  这就是区别  而当不同种类的机械虫可以相互配合时  威力更是会以几何级数增加  以机械虫所体现出的文明程度  如果资源足够  那么数量完全可以以百万、甚至是千万计

  在这种铺天盖地的机械大军面前  个人的强大武力再次变得渺小  数量与质量的关系  永远是辩证的

  雪重新回到自己的地盘  一边啃咬着合金块  一边纠结于先增加思维中枢还是先强化个体武力的问題  虽然外形有异于人类  它却完全象个小孩子那样思维  其实雪本能的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种思维方式  准确、高效而且冰冷  和人类思维的复杂混乱与模糊截然不同  如果切换到那种思维模式  它知道自己可以立刻知道答案  然而  雪却直觉感到海伦并不喜欢它切换过去  只有在人类的模式下  它才能从海伦那里感觉到温暖  于是它索性放弃了本能的思索模式  因为反正有海伦在  她会为它谋划好一切  甚至包括了进化  至少迄今为止  在海伦手下诞生与改进的雪  身体的形态功能虽然与本能给出的选择大相径庭  个体战斗力却相去无几

  现在的雪  当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雪忽然感觉到海伦的心跳加快了少许  血液的流动也在加速  但是身体的体温却稍有下降  在人类身上  这种反应叫做恐惧

  海伦也会恐惧  她又在害怕着什么  雪不知道  它只是知道  到了某个时候  它一定会知道答案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