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一

章三十一 未知 一

  战争往往因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

  就如血腥议会的内战  起因不过是件很小的小事  却牵连日广  最后连三大豪门中的两家都深深卷入  原本发展了十几年、初现繁荣的领地又被战火摧残得如同废墟  就连龙城都毁灭了小半  许多对于普通人类生存发展至关重要的设施也毁于战火  比如说合成食物工厂、核电站、常规电站  以及各种冶炼工厂等等  在内战同时  外敌也找准时机侵入  只是原本血腥议会最大的敌人圣辉十字军不知为何  竟然突然分崩离析  才让北方军团成建制地保存了下來  但是灾祸之蝎的疯狂进攻仍然使血腥议会失血不少  主要受损的是亚瑟家族  如果不是奥贝雷恩的强势回归和艾琳娜的突然倒戈  或许亚瑟家族就会在这场战争中被毁去根本  虽然在局势最危急的时刻灾祸之蝎的兵锋突然转头向西  但是亚瑟家族处境也并未好过  在随后的局势中  亚瑟家族成了女皇方面军队惟一的中流砥柱  承受着几乎是整个血腥议会的进攻  如果不是奥贝雷恩惊才绝艳的表现  亚瑟家族早已从历史中消失

  而议长方面的中坚力量  威廉家族的处境也未能好到哪里去  奥贝雷恩所有的辉煌战绩  可以说泰半是建立在威廉家族战士的鲜血与尸骨上的  与奥贝雷恩相比  鲁登道夫就显得稳重守成得多  但在这场战争中  稳重早已成为贬义词  在转折点的伍兹森林之役  加德勒再次失败退走之后  鲁登道夫再也承受不住沉重的伤亡  不得不率领着残存的家族战士撤退  这意味着首先是他们承受不住失血  而非亚瑟家族  对这场战争而言  这就是一个转折点  但并不意味着必然如此

  真正上层人物都很清楚  决定战争结局的并不是军队或者是普通、甚至是高阶的能力者之间战斗的结果  而是极少数站在人类巅峰的强者才能决定  他们的名字包括拉娜克希斯  贝布拉兹以及约什.摩根  只要他们还沒有参与进來  战争就还沒有结束  或许  在少数人看來  现在这个名单中还要加上苏

  血腥议会内战延续的时间并不长  对普通人來说造成的灾难甚至仍在旧时代的世界大战之上  原本在血腥议会疆域内生活着的数百万平民死伤比例接近一半  对任何生物族群來说  这都相当于灭顶之灾  哪怕是如今人类的发育速度大为提前  生育周期也大幅缩短  仍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数量的

  战争也有另一方面  旧时代战争是资源重新分配以及科技飞速发展的源动力  而在血腥议会的内战中  则是能力者层出不穷、能力位阶飞速提升的阶段  时至今日  如果以中高阶能力者的数量來看  血腥议会不降反升  有心人猜测  这种局面或许正是蜘蛛女皇所需要的  她一向认为能力者才是新时代的柱基  贝布拉兹素來希望恢复旧时代的秩序  重回人人平等的时代  然而要实现理想  他却又只能靠能力者來抗衡对方的能力者  而他自己  也惟有借助完整体的力量  才对对抗蜘蛛女皇  因为她也拥有完整体

  战争摧毁了旧的世界  又会在废墟上建筑一个新的世界

  在西北的荒野上  十几个人排成长长的一线  正在迅捷无声的移动着  他们数量虽然不多  但是破坏力却不亚于旧时代的重装部队  队伍中除了少数格斗域以及一名灵能域狙击手外  其余都是五阶以上的类法术能力者  奥贝雷恩和艾琳娜也赫然在列  奥贝雷恩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感知早已远远地放了出去  到了所能达到了极限  在他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小镇的轮廓  这是一座半废弃的城镇  看上去了无人烟  但奥贝雷恩却知并非如此  这座小镇是议长军一座重要的补给中转站  也是退守后新设防线的中枢  他这次尽管伤势未愈  却带上家族部队主力  准备一举拿下这个颇为重要的地点  防止议长军恢复元气

  奥贝雷恩知道这座小镇肯定防守严密  因此在距离几公里外就停了下來  让一名感知域能力者前出侦察  其余人则在原地休息  他的目的是屯于小镇中的补给物资  而非歼灭敌方的能力者  因此不怕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进攻意图  如果能够让守军慌乱或动摇  那自然再好不过

  在侦察兵潜行向前后  狙击手也找好了埋伏的阵地  开始通过瞄准镜观察目标  看了一会  他忽然向奥贝雷恩发出讯号  奥贝雷恩即刻潜行过去  这里距离小镇仅有一公里多  能够狙杀到敌人  同样也能被对方狙杀  虽然他并不怕狙击  但无论是谁  都不会愿意被一把狙击枪指着  通过望远镜  奥贝雷恩意外地发现小镇中出人意料的冷清  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空旷的街道上到处是散乱的纸张  一阵风吹过  就会卷起片片雪白  几处绝对重要的位置上完全沒有哨兵的影子  如果这里都沒有布置人手  那龟缩在小镇中就变得非常危险  因为很难防御少数强力部队的偷袭  比如说奥贝雷恩现在的这只队伍

  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奥贝雷恩不为人知的皱了皱眉  正在思索着  感知中出现了前出的侦察兵  他飞速奔回  但也沒忘记掩藏行迹  來到奥贝雷恩身边后  侦察兵第一句话就是:“镇里是空的  ”

  “空的  ”奥贝雷恩一怔  从缴获的敌方单兵智脑中获悉  这座小镇就在昨天都有重兵把守  一天时间肯定无法完全撤退  除非丢弃部分物资

  “是空的  我已经仔细探察过了  镇里一个人都沒有  能够瞒过我感知的人不多  ”侦察兵很肯定地说  他已经经历过许多生死战斗  能力绝对值得信任  所以奥贝雷恩点了点头  拍拍他的肩  然后示意艾琳娜跟上

  几分钟后  奥贝雷恩已经站在小镇的中心  小镇一片狼藉  许多笨重的战略物资  比如说食物和弹药  都散乱堆放着  看样子已彻底被放弃  重要的战略位置上都筑有完善的工事  然而个别火力点甚至连高射机枪都丢下了  显然驻守军队撤退的极为仓促  小镇中心的教堂早已被改造为军火的存放点  里面堆满了各种战略物资  而地下室则是储存油料的地方  一桶桶汽油和航空煤油整齐地码放着  就这么被丢弃了  看样子守军连点一把火或者是放个炸弹的心情都沒有

  风呼啸而來  穿过建筑中间的空隙  发出凄厉的呜呜呻吟  站在镇中心的奥贝雷恩  环顾四周  忽然感觉到一种不真实的荒凉与孤寂  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也不明白这种情绪从何而來  而且明明艾琳娜就在身边  可是看着仿若一夜空城的小镇  却使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那是紧绷过后突然的松驰  即使是奥贝雷恩  一时也有些无法适应

  艾琳娜走到奥贝雷恩身边  问:“为什么他们会突然逃跑了  而且还扔下了这么多的物资  ”

  奥贝雷恩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虽然觉得匪夷所思  却越想越是有可能  于是缓缓的说:“或许  这场战争已经快结束了  ”

  “啊  ”艾琳娜对这个消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在龙城  暗黑龙骑总部是少数沒有被战火波及的重要建筑  门口两名龙骑列兵依然精神饱满、站姿笔挺  他们的制服也整洁鲜亮  哪怕是在最艰苦的时期也沒有变过  不过虽然排场依旧  但是暗黑龙骑在血腥议会中的地位却已大幅下降  这是因为约什.摩根的中立  也是因为他的不作为  在战争期间  对于各方势力抽调属于本方的龙骑参战一事  摩根从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不闹到他面前  就权作不知道  如此一來  自然会听从总部调遣的龙骑大为减少  另一方面  作为战争的起因  身为暗黑龙骑将军的帕瑟芬妮被剥夺军职  受到通缉  也让为数不少的暗黑龙骑暗自心寒  萌生了退意  现在在龙骑总部大楼中  昔日将军只剩下约什摩根一个  曾经数以百计的工作人员现在只有寥寥二三十人  除了秘书这些人  正规的暗黑龙骑就只有胡里奥中校这类不能战斗的文职了

  摩根依旧站在窗前  端着咖啡杯  看着窗外的大海  时光似乎在他的办公室中凝固  这里看起來和以往沒有任何区别  当然  细微的差别还是有的  比如说他手里那杯咖啡的品质就下了不止一个档次

  现在临近黄昏  天色已经开始暗了  海上的云层被强风吹开  透下束束红色的日光  在海面上倒映出大片闪亮的光鳞  和窗外的景色相比  摩根的办公室却显得有些过于阴暗  灯光比往日弱了许多  让古典风格的办公室平凭几分阴森与压抑  这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打断了他的思路  依然年轻貌美、身材火爆的秘书从门外探了个头进來  问:“需要给您换一杯咖啡吗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