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二

章三十一 未知 二

  摩根看了看手中的咖啡杯  才发现咖啡早已经凉了  于是微笑点头  将咖啡杯交给了女秘书  她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高跟鞋的声音沿着走廊一路远去  摩根忽然想起  她会把这杯冷了的咖啡倒掉  再重新换一杯新鲜的端进來  在过去这也沒什么  可是现在各类物资奇缺  就变成了不折不扣奢侈  这可和他的习惯不符  不过想了想  他并沒有去阻止女秘书  一方面是因为咖啡是他平生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另一方面  年轻的女秘书也需要用这个來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不然的话  就如那些被放弃的暗黑龙骑  她也会惶惶地度过每一天

  “真是老了  ”约什.摩根感叹着  只有老人才会想起许许多多琐碎的事

  海风顺着半开的窗户涌入  强烈的湿寒气息让摩根也感觉到有些难受  壁炉的火依旧燃着  却似完全无法驱散这种寒意  其实以摩根的能力  不要说这种程度的冷  就是零下一百多度的极寒也能抵御  之所以感觉到冷  只能说明他的心正在阴沉着

  “又快到冬天了  这场战争也快要结束了吧  ”约什.摩根自语着  又象在说给什么人听

  办公室角落里的阴影突然涌动起來  大团的黑暗弥散开來  让本就昏暗的壁灯灯光完全退进角落  从黑暗中走出了戴克阿维达  他依旧是高级管家的服色  迈着从容的步伐  來到了摩根将军的面前

  约什.摩根看着黑暗散播者  笑了笑  说:“这么多年了  看到你现在的装束  我还是感觉到很不习惯  现在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现在看來  还是当年更值得怀念些  ”

  戴克阿维达说:“这么多年过去  我们也沒见过几次  你感觉不习惯也很正常  我自己倒是天天看着  已经完全习惯了  呵呵  怀念往日  可是老了的征兆啊  ”

  “我们不都老了吗  ”约什.摩根说

  “不  你我已经老了  可是女皇陛下依然是当年的样子  ”戴克阿维达纠正着

  约什.摩根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  说:“拉娜克希斯……这么说  她已经成功融合完整体了  ”

  “女皇陛下的事  我并不清楚  ”戴克阿维达回答得滴水不漏

  约什.摩根怔怔地站了片刻  才重重地叹了口气  问:“好吧  她让你來找我  想要说什么  ”

  “贝布拉兹已经死了  女皇陛下的意思是  闹剧该收场了  ”戴克阿维达说

  相比于拉娜克希斯对于这场席卷了若干个大势力的内战的评价  显然前一个消息更加令约什.摩根震惊:“贝布拉兹……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难道是和拉娜克希斯战斗  ”

  戴克阿维达摇了摇头  说:“不是女皇陛下  贝布拉兹先生抵达深红城堡前就已经死了  他的死因是  在融合完整体的同时服下了基因崩解药剂  ”

  摩根将军震惊之色更加明显:“不是拉娜克希斯  那会是谁  谁能逼得贝布拉兹使用完整体  威斯特伍德在干什么  ”

  戴克阿维达苦涩地笑笑  说:“如果我感觉沒有错误的话  他已经战死了  ”

  约什.摩根沉默了片刻  缓缓地说:“当年的老朋友  也沒剩下几个了  有想法人都活得不长  只有你我这类不再思进取的老家伙  还能活下來  好  拉娜克希斯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

  戴克阿维达点了点头  沒有再说什么  而是化成一团黑雾  悄然而去

  约什.摩根凝望着窗外无尽的深海  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是脸上的皱纹变得更加深了  办公室渐渐暗下去  不是因为戴克阿维达散发的黑暗  而是天已经黑了

  天刚刚黑下來的时候  帕瑟芬妮已经吃完了晚餐  慵懒的靠在沙发里  拿着一本旧时代的小说正读得入深  而在房间的另一端  苏正忙碌地擦洗着地板  如果不是在这个时代  这应该是一幅很温馨也很平常的家庭生活场景  等苏忙完  帕瑟芬妮打了个哈欠  懒懒的说声困了  就向卧室走去  苏认真细致地把手上的活做完  看到整个房间都变得一尘不染  这才满意地收拾好工具  也准备睡觉  在能源短缺的现在  日落而息又成了许多普通人自然的选择

  就在苏向卧室走去的时候  忽然一种奇异的感觉袭上心头  那是在不算太远的地方  让他起了某种隐约的感应  如同对离体的入侵者的感应  现在苏的感知已极度敏锐  再也不象当年那样模糊  当感应浮现时  他即刻反向追踪  已经清楚地感知到某些应该属于自己的细胞被大量繁殖  并且正被人以某种方式同化控制  现在的苏已经和以往不同  他向门口走了几步  又停下脚步  向卧室的方向看了看  收回了开门的手  苏很珍惜现在的温馨宁静  哪怕知道这只是虚假的幸福  他也愿意多持续哪怕是一分钟  苏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只是向着感觉传來的方向冰冷地笑了笑  把遥远感觉的所有细节都刻印在心底

  在卧室门口  放着一面落地的镜子  苏走过镜前  忽然停下  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是一个漂亮得难以置信的男人  一双碧色的眼睛深不见底  淡金色的碎发自然垂落  在苏身上  人类这个种族所能达到的美感已经被发挥到了极致  现在的苏  甚至比当年与帕瑟芬妮初次相遇时还要漂亮几分  但是当年的苏仍然是人类  无论从身体结构还是内在基因都是如此  只有右眼不是  而现在的苏  只有外表的样子还是人类  从内在结构到基因构成都已经截然不同  甚至苏的基因成分与结构都与人类抑或是这颗星球的生物产生了偏差

  以十一阶的感知  苏对自己的身体细节自然了如指掌  甚至潜藏于右眼深处的那些神秘符号都可以感知得到  苏不想去触碰那些符号  任何力量的获得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苏隐约感觉  使用符号中包含的知识和力量  或许会让他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卧室中传來均匀的呼吸声  帕瑟芬妮已经睡熟了  苏也就不急于进去  而是推开了客厅的窗户  寒冷的夜风从窗口涌入  和风一起出现的  还有一只觅食者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