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三

章三十一 未知 三

  觅食者的外形和最初有了些变化  它的身体更加修长  肤色偏向青黑  并且在背部覆盖了一排布满剧毒的利刺和锐鳞  它仍然能够飞行  但是是通过一个反重力器官达到短途飞行的目的  六只节肢即可以让它在全地形中迅速移动  也是可怕的攻击利器  这是觅食者为了适应这个星球环境而主动产生的变化

  看着觅食者  苏伸出了手  如一只小狗大小的觅食者人立起來  搭住苏的手臂  从嘴里吐出一枚拇指大小的能量晶体  然后反身跃出  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晶体不大  里面却象有火焰在燃烧着  不住放射出变幻不定的光芒  苏可以感觉得到这颗晶体中蕴含的庞大能量  形象点说  苏就象在手心中捧了一枚微型的核反应堆  这枚高能能量晶体  就是苏日后主要的粮食  而它在研究上的价值根本不可估量  因为这就是通向能量文明的钥匙  不过苏只是在把玩了片刻  就打开客厅角落上一个有些锈的铁箱  把能量晶体随意地扔了进去  铁箱打开的瞬间  一道七色光华顿时缠绕着冲上天花板  浓郁的能量气息可以让普通人瞬间心脏爆裂而亡  过于强大的能量场给普通人带來的是恐惧  而对苏來说  却是无上美味  不过他都沒向铁箱中看上一眼  就盖上了箱盖  把能量气息隔断  由觅食者凝结而成的能量晶体一枚所包含的能量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类一生所能吃掉的粮食  而且完全契合苏现在的体质

  不过苏宁可吃饭  特别是帕瑟芬妮做的饭

  他关上了窗户  熄掉客厅的灯  走进卧室  在帕瑟芬妮的身边睡下  苏现在根本不需要睡觉  颅腔中多达近百个二级思维中枢可以轮流休息  只需要三两个活跃着  总体的思维能力就相当于旧时代联邦议会的总和  要知道议员们或许不会特别聪明  但也绝对不笨  而且他们肯定比绝大多数人精力充沛  总是会不停地思考  或者作出不停思考状  所以他们思维能力的总和绝不是个小数字

  房间中很安静  帕瑟芬妮幽淡的体香和平稳的呼吸让这间临时改造出的小卧室显得无比安宁  苏幸福地叹了口气  停止了最后一个思维中枢的运转  进入睡眠

  绝对的黑暗与宁静后  苏的身体被预定的信号启动:那是早餐的香气  他满足地伸了个懒腰  活动了一下身体  同时镇压了本能发出的抗议  慢慢地起了床  完全是一个普通人类男人起床的表现  而本能虽然知道抗议无用  但仍然不懈地抗议着  指出苏现在的一切作为都是毫无意义且是在浪费时间

  苏当然不与理会  本能只会从单一的角度看待世界  它根本不可能理解眼前平淡生活的意义和珍贵  这是苏有生以來最为安宁祥和的日子  当然也有遗憾  比如说仍然不知梅迪尔丽的下落  也不知道贝布拉兹何时会找到这里

  几百公里的距离对于苏和贝布拉兹这种程度的能力者來说根本不是障碍  就是横跨大陆也仅仅是时间问題  所以藏得远些近些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瞒过对方的感知  就这点而言  苏有足够的自信  贝布拉兹的感知能力强横  却也沒到当日使徒在平行位面穿行的本事  就算有感知域强者扫描到小镇  苏也能够屏蔽对方的感知  甚至直接击杀  全景图的范围可比绝大多数能力者的感知范围大得多

  当苏走出卧室时  帕瑟芬妮已经将早餐摆在桌上  于是两个人开始慢慢享用早餐  开始了一天悠闲的生活

  “今天好象出奇的安静呢  沒有人再來找麻烦吗  ”帕瑟芬妮问

  “都处理掉了  ”苏头也不抬地回答  很专心地对付着刚刚出炉的面包

  “不过今天沒有新的麻烦  倒是有些奇怪  议长方面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了  ”帕瑟芬妮仍然觉得有些奇怪

  苏抬起头  思索着

  的确  这个早上有些太过安静  安静得有些奇怪  平时偶尔也会有溃兵路过这里  并且习惯性地试图打劫一番  最后总是会变成垃圾堆的一部分  哪怕苏需要理由才会杀人  他们也会提供足够多的理由  多得可以让他们死上十几次  相比女皇方的溃兵  倒是议长一方的部队來得次数要更多一些  如果进犯小镇的人中有个别强大的能力者  那么苏会把他的尸体特别地抛在小镇周围的道路上  以此作为原生态的警告  在战争时代  这种警告是惟一有效的方式

  在战火肆虐下  小镇依然有着生气  并且富于生活气息  无论是在溃兵还是正规军队的眼中  这都是极具诱惑力的目标  意味着这里有人  有食物  有财富  甚至可能有漂亮的女人  所以苏和帕瑟芬妮的生活总会受到些打扰  而苏的责任就是把所有的麻烦都处理掉  用这个时代的方式

  不过经过帕瑟芬妮的提醒  苏才想起已经有三天沒有任何强盗來到小镇了  武装流民已经都被双方收编成炮灰  女皇方面的溃兵越來越少  倒是议长的军队多得象雨后的蘑菇  拔了一批还有一批  三天沒见到议长方面的部队來打劫  还真是不容易

  但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能够宁静的生活才真正重要  哪怕是明知道这种虚假的幸福持续不了多久

  苏懒洋洋地启动了几个思维中枢  稍稍多消耗了一点点能量  开始从全局來思索  在花了近半分钟分析了近期所有感知到的侵入者活动规律后  苏忽然发现  议长方面部队的活动似乎是突然停止了  而且就在昨天  在全景图的范围内一支议长军中等规模的队伍  突然发生了混乱  然后分成数支小队  各奔东西

  结合所有感知到的信息  苏得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相信的结论  议长方面的势力似乎发生了重大的变故  战争竟然出现了结束的征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