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四

章三十一 未知 四

  战争要结束了

  战争往往因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  也常常于莫名间结束

  特别在动荡的新时代  当整个世界的走向取决于几个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强者意志时  就更是如此

  所以血腥议会的内战在一夜之间结束了

  所有隶属于议长一方的重要势力的首脑  都在同一天被戴克阿维达拜访  他们得到的消息也都是一样:贝布拉兹已经死了  而女皇还活着

  这是个足以颠覆一切的消息  一夜之间  蜘蛛女皇拉娜克希斯过往的手段和事迹重新被这些容易失忆的人们回想起來  然后人人大汗淋漓

  戴克阿维达的话很少  除了这个消息外  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多说  而且他总是突然到來  又悄然离去  除了弥漫不散的黑暗外  來去之间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些势力  无论是大家族也好  独立成编的军队也好  戴克阿维达总能准确找到他们首脑的位置  并且不管他们在干什么  都是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  而这位黑暗散播者选择出现的时间并不总是很恰当  他会在这些人吃饭、睡午觉、甚至洗澡的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  然后很平静地宣布上述消息

  戴克阿维达很平静  可是被宣布消息的人却难以平静  甚至偶尔有人会有过激的行为  比如说喝问辱骂  甚至暴起攻击  他们的攻击当然对戴克阿维达沒有用  黑暗散播者仿如沒有实体的黑雾  无论是子弹还是能量冲击都自他的身体中穿过  把家具甚至是房间墙壁都砸坏了不少  却沒能伤着戴克阿维达分毫  甚至连让他说话的节奏频律变一下都办不到  敢于出手攻击的人都沒有受到惩罚  但是出言不逊的则沒有那么好的结局  从戴克阿维达身上散出的黑雾如同有了生命  成片成片地钻入他们的身体  黑雾入体  就象被成千上万的蚂蚁钻入血管  所有被沾染上的人都滚倒在地  凄厉地号叫着  而戴克阿维达则会放弃这些人  转而找到这个势力中权利第二大的人  把同样的话再重复一遍  然后离去

  当第二天天亮的时候  这个消息已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了血腥议会  一时之间  思及自己在战争期间的所作所为  人人自危  和这个消息同时传开的  还有黑暗散播者戴克阿维达的名字  他过往的曾经辉煌也被有些人一一挖掘出來  于是又有许多人冷汗直流  其中大多数是攻击过黑暗散播者的人

  等到了这一天的中午  临海古堡半边被毁、已成废墟  贝布拉兹和拉格菲尔德失踪的消息又以光速传遍各处  于是蜘蛛女皇的巨大阴影瞬间笼罩了整个血腥议会  连带着信使身份的戴克阿维达也高大神秘了许多

  然而  当戴克阿维达在黑暗中穿行  听到种种对自己或畏惧或崇拜的评价时  心中却是无油的感慨  这些人当然不知道  如今的戴克阿维达早已泯灭了当年的勇武和气概  他所想的  只是在如今惟能仰望的蜘蛛女皇的阴影下  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而已  对于他这样的人物來说  这是个悲剧的结局  但尽管如此  黑暗散播者的高度也不是这些所谓的大人物们能够企及的

  从这个角度來说  于动荡年代  除了巅峰处惟一的蜘蛛女皇外  其余的人生來都是悲剧

  戴克阿维达所走的的路线尽头  只剩下最后一个地点

  在蜘蛛女皇交给他的名单上都是一个个势力或者家族  目标明确  惟有最后这处却只有地点  再无其它信息  不过有沒有足够的信息并不重要  戴克阿维达的黑暗所到之处  即是他感知所及的范围  这与全景图的功能类似  但是范围却比全景图广阔得多  即使是苏所拥有的全景图  感知半径也不到戴克阿维达的一半

  一百多公里的距离  在戴克阿维达脚下不过是半小时的事  而且只是散步的速度  在他经过的地方  普通人只会感觉到似乎稍暗了一下  然后就恢复正常  在戴克阿维达所经过的百里荒野上  却沒有普通人能够看得到他  这是一片依然燃烧着战火的荒野  几乎看不到活的普通人类  尸体倒遍地都是  很快  在戴克阿维达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小镇

  和战火处处的荒野相比  小镇的周围祥和而宁静  竟然显得有些突兀  小镇周围数十公里的范围内  战斗的痕迹少得可怜  而小镇本身所受到的破坏微乎其微  几乎沒有受到战火摧残  小镇郊外  一个巨大的垃圾堆有些显眼  在十几公里外  戴克阿维达就看到了垃圾堆上层层叠叠的尸体  从服色上看  这些尸体从武装暴民到议长军的精锐特种部队  什么样的身份都有  而在进入小镇的道路旁  竖立的路标上还挂着几个尸体  身上被喷上了大片红漆  几具尸体被处理得如此高调醒目  自然是为了让别人能够轻易地发现他们  而且他们的身份的确有让人发现的价值  一眼看过去  就连戴克阿维达都认出了其中一个人  那是议长军某只特种部队的高级教官  格斗域七阶的能力者  沒想到被挂在路标上  当成了恐吓來往不轨分子的稻草人

  “还真是张扬  ”戴克阿维达摇了摇头  有些无奈地想着  但也有些佩服住在小镇中的人的勇气

  就在两天前  贝布拉兹的势力依然如日中天  敢在这个时候把议长军中的重要人物尸体挂在镇外  真的需要些胆量  虽然这里地处血腥议会势力边缘  位置偏僻  但从垃圾堆上的尸体数量看  ‘路过’的有心人仍然为数不少

  一时间  黑暗散播者到是对最后一个目标有些好奇  他从阴影中走出  以普通人的速度  从从容容的向小镇内走去  他相信  能够击杀七阶能力者的家伙  肯定不会感知不到自己  因为他并沒有特别隐藏  而黑暗散播者更加好奇的是最后一个人的身份  至少要相当于某些实力家族的族长  才会让蜘蛛女皇单独点出吧

  小镇内很安静  充满了生活气息  甚至还缭绕着淡淡饭菜的香气  这是余香了  几乎无法分辨  但仍然瞒不过戴克阿维达  他吸了吸鼻子  露出微笑  对于厨师的手艺很是赞叹  小镇完好的部分不大  加在一起也就五六栋建筑  所以戴克阿维达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目标  一座加油站和它的附属车库

  车库已经被改造过  用废弃钢铁焊成了库门  门沒有锁  只是虚掩着  但在推开车库门的瞬间  戴克阿维达的手忽然震动了一下  他停下脚步  仔细地看着半开的门  越看越是露出惊讶之色  库门表面是两层钢板  中间夹杂着各种铁块钢筋之类的填充物  填充物什么都有  显得杂乱无章  大部分是被焊死的  少部分则可以自由移动  但是一推门  从手上传來的反冲力就让戴克阿维达感到  库门上一处受力  竟然被那无比复杂的结构传递到了整个门上  他的目光又转向门栓  果然这里也通过特殊的结构把冲击力传递到墙壁  而墙壁外表及内部钉入的钢筯铁丝等则会把冲力同整面墙壁连接到一起  也就是说  假如有人一脚踢在库门上  那就相当于踢在墙上  除非有把整栋墙壁一脚踹倒的力量  否则的话别想把库门踹飞  而想让车库门变形  就更需要数倍的力量  以戴克阿维达的眼力  一眼就看出沒有八阶力量别想踢烂车库的门  七阶是肯定不行的

  就靠着一堆再普通不过的材料做出堪比军事永备工事的大门  秘密自然全在细部的结构上  戴克阿维达再试着推了推库门  感受并计算着力量的传导走向  然而瞬间数据就爆发到了不可思议的庞大  让他感觉到脑中微微眩晕  他后退了一步  脸色变幻  变得越來越凝重  仅仅是通过一扇库门  就让戴克阿维达感到这里的主人有让他尊重的资格

  他缓步走进车库  仔细看着  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都不放过  车库不大  但被隔成了几间  厨房、浴室、卧室和客厅一应俱全  房间中打扫得一尘不染  墙壁和地板重新粉刷过  几株绿色植物则点缀得恰到好处  竟让这简陋之居有了神韵

  厨房里厨具摆放得整整齐齐的  摊开的案板上还放着两个鸡蛋  卧室的被子是新叠的  浴室的热水器开关已在启动状态  在房外  柴油发电机仍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为这间小而精致的房屋提供着动力和温暖  时间似乎在这间房屋中凝固  这里的女主人正要准备早餐  而男主人则一时兴起  要去整理外面的花园  干累了再回來淋浴早餐  于是叫了她一起出去  时间就是停留在这里

  问題是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戴克阿维达看了看表  眉宇间再度流露出一丝凝重  显然  居住在这里的人感觉到了什么  已经提前离去  如果是按正常休息日  早上九时起床收拾早餐的话  那么他们的感知也绝对敏锐得可怕  要知道那时戴克阿维达还沒有向这里出发呢  直到现在  黑暗散播者还不知道这里主人的身份  整个房间中沒有留下任何一点可供参考的信息  干净得可怕  惟一有的线索就要算是库门和墙壁的复杂结构了  但这种结构除了告诉戴克阿维达建造者的计算能力远远超过他之外  并沒有留下其它的信息

  沉吟了片刻  黑暗散播者走出了车库  在他踏出大门的瞬间  浓郁的黑暗猛然迸发  将整座小镇都笼罩在绝对的黑暗之下  几分钟后  黑暗渐渐散去  戴克阿维达站在小镇中心  面色铁青  他已动用了全力  竟然在整个小镇都找不到一丁点的线索

  不  严格來说  线索还是有的  比如在小镇中有两处奇异生物留下的痕迹  一个是几个爪痕  另一个则是一小堆粪便一样的排泄物  可以肯定的是  戴克阿维达从沒有见过类似的生物  但是他很少离开深红城堡  又非全知全能  有不认识的生物非常正常  所以  线索到这里还是断了

  默然肃立片刻  戴克阿维达终于摇了摇头  悄然离去  在他心中  那张路线图的终点处  画上了一个代表着失败的x

  当一片不起眼的淡淡阴影离开小镇时  在一百多公里外  一辆满身弹孔和伤痕的破旧越野车正在悠然开着  车里早已收拾干净  但是破损的玻璃无法修补  越野车开得并不快  在崎岖的路面上艰难地走着  不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  车厢里  帕瑟芬妮踡在前座上  一头苍灰长发慵懒地垂在胸前  双腿架在前台上  她一双腿即直且长  虽然已经把前座向后挪了  且越野车内空间很宽大  但是腿仍然从破损的前窗中伸出去长长一截  一双高跟鞋挂在脚尖上  在风中荡啊荡的  好象随时都会掉下去  让看的人心始终提得高高  而她露出來的纤细脚掌及曲线优美的半截小腿  更时时让人紧张得口中发干

  苏当然不紧张  不过目不转睛地看着帕瑟芬妮  视线从上扫到下  又从下扫到上  如果是旧时代  苏这种开车方法早不知道撞了多少回了  不过有全景图在  看不看路其实都沒关系  帕瑟芬妮双眼微闭  显得有些困了  她当然知道苏那火热的视线正在身上扫來扫去  但却挪动着身体  以便让他看到更多的内容

  不过内容再怎样多  也看不到重点  这就叫做艺术

  当然  这对苏來说可不是什么问題  需要的话  他可以直接停车  然后把帕瑟芬妮就地镇压  但是那样做的话  可就等于是把最精华的部分给生吞活吃了  帕瑟芬妮这个妖孽  最让人恨得骨头里都在痒的时候  不是啥都不穿  而是穿得整整齐齐的时候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