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五

章三十一 未知 五

  两个人  外加一辆破车  就这样在荒野上漫无目的地开着  似乎可以走到地老天荒

  真的地老天荒是不可能的  这样开到夜深时分  越野车油箱里的油终于见底  不过苏也到了目的地  同样是一座小镇  远远就能看到灯火  里面看上去有不少人  镇中的制高点可以看到隐约的人影  有些警戒  但远谈不上森严  但苏知道  眼前的这个小镇哨兵多点少点  甚至有或沒有都沒什么区别  在小镇中有两个异常强大的气息  虽然掩藏的接近于空无  却无法瞒过苏的感知  有这两个人在  哨兵仅仅是个摆设

  越野车在距离小镇一公里外停下  苏熄了火  跳下越野车  帕瑟芬妮也下了车  她默默地看着苏  灰绿色的眼眸中映出苏的身影  平静得如同北极的冰湖  她沒有任何特殊的表情  然而不解和些微的哀怨却通过双眸尽数传递过來  她眼中的疑问很明白  不知道为什么要结束平静温馨的二人世界  她当然知道平静生活早晚都要结束  但沒想到结束得如此之快  局势正在变得平静  不是吗

  不过帕瑟芬妮也只是通过这种方式稍稍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并沒有进一步追问的意思  从始至终  她都是默默听从着苏的决定  比如说突然离开在生命中留下浓重一笔的小镇  并且來到这里  开始新的分离  帕瑟芬妮会表达不满  也会用自己的方式來挽留  比如说以极具杀伤力的肢体小动作挑动苏的忍耐极限  大多数时候她都成功的把苏变成了野兽  然后在激烈的搏战后  沉沉睡去

  即使是睡着了  她也是不安的  会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苏  也只有在睡梦中  帕瑟芬妮才会稍稍掀开掩藏的心事  在最激烈的缠绵中  帕瑟芬妮也会偶尔的触摸到苏的内心  那里充斥着最原始的火热欲望  还有浓冽得化不开的深沉爱意  然而  在那片燃烧的世界中  始终有着一个冰冷的角落  是她不曾触摸  也无法触及的地方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  在那个地方  一定有与她相关的东西

  帕瑟芬妮也不知道为何会进入苏的内心世界  但是她并沒有刻意的探究什么  经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  死生也同行过  帕瑟芬妮已经学会了平静面对  并珍惜着已经拥有的一切  何况  苏心中那些烈焰都是为她而燃  这就足够了  现在的苏已经成长并且强大到了可以呵护她的程度  两人初遇时亦真亦假的约定  这一刻已然实现

  苏  已经成为帕瑟芬妮的保护人  名符其实

  对于帕瑟芬妮的疑问  苏自然不会不明白  但是他沒有说什么  而是走到帕瑟芬妮的身边  拉着她的手  向不远处的小镇走去  帕瑟芬妮温顺地跟着  什么都沒有说  她觉得不需要说任何话  因为苏必然有他的理由  如果他想要告诉她  自然会说的

  一公里的路  以普通人散步的速度走还是很远的  可是再远的路  在苏和帕瑟芬妮的眼中  现在也短得可怜  当小镇的灯光已能隐约照射到苏身上的时候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望着帕瑟芬妮  犹豫着说:“芬妮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感觉  应该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然的话可能会有不可控的危险  可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危险  也许是……”

  他说到一半  帕瑟芬妮就轻轻地按住了苏的嘴  很认真地说:“不用解释  我相信你  ”

  苏无言  只能点点头  再携着帕瑟芬妮向小镇中心走去  两个人早已暴露在小镇哨兵的视野内  但是哨兵的视线扫过二人  却似乎什么都沒有看到  直接掠过  转向另一个方向  帕瑟芬妮若有所思  那个哨兵有着六阶左右的感知能力  红外视觉和微光视觉是必备的能力  黑夜自然不是障碍  若要屏蔽他的感知  神秘学中的一种高阶能力:心想事成可以做到  这个能力可以影响目标的心灵  使对方感觉到自己想要他看到的东西  不过苏似乎并沒有具备如此高阶的神秘学能力  他似乎是使用感知领域的某种能力  扭曲全景图范围内的光线和其它可被感知的波与力场  从而掩藏起两人行迹  这说起來简单  可是真要实施起來  特别是瞒过经过专门训练的高阶感知域侦察兵  所需的瞬间计算量简直大得不可思议  帕瑟芬妮自己也是极聪明的  但是想想就感觉到隐隐的头痛  根本不敢认真推算其中所包含的信息处理能力  或许只有海伦能够做到  可是她却沒有任何能力  除了不可思议的智慧外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  也不可能做得到这一切

  其实‘心想事成’不过是九阶的神秘学能力  现在帕瑟芬妮的能力正逐渐恢复  已经拥有了九阶的实力  然而这一能力是靠影响对方心志意识产生作用  各种限制极多  效果很不稳定  几乎无人修炼  只有减化版的能力会用在审讯等方面

  自从动乱之后  帕瑟芬妮和苏见面相处的机会就越來越少  可是每一次见面  苏都会带给她截然不同的感觉  说不上是好是坏  但是确定是陌生  苏给她的感觉越來越陌生  就算是他不变的微笑时  帕瑟芬妮有时都会觉得前后一刻的苏截然不同  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当苏在望着世界  或者观察什么的时候  就象变成了另一个人  冷漠  淡然  似乎对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却又不会忽略每一个微小细节  那是掌控一切  高高在上的感觉

  帕瑟芬妮非常不喜欢苏的陌生  但是苏只要是在看着她的时候  就会变回熟识的苏  温暖、柔和  可以让人安心的在臂弯内沉睡

  实际上  在其它人眼中  苏完全沒有任何变化  不仅仅是外观和表情和以往沒有任何不同  就是以最精密的仪器检测能量波场特性  也检测不出区别來  苏还是原來的那个苏  只有帕瑟芬妮知道  苏确实已经变了  虽然她说不出变化在什么地方  这是女人的直觉  而在亲密的两个人之间  直觉往往非常准确

  小镇并不大  苏和帕瑟芬妮就在哨兵的眼皮底下走进小镇  來到了镇中心方场  甚至与两名战士在街上擦身而过  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身上除了代表着高阶能力的能量气息外  还都透着浓浓的血腥杀气  显然手上都有不少人命  这样的人如果放在战场上  往往可以杀死数倍沒有经验的同阶能力者  但是他们都对苏和帕瑟芬妮视若无睹

  镇中心是一座小教堂  这是旧时代几乎每个小镇都有的建筑  信仰和习惯很多也流传到了新时代  苏就站在小教堂前  伸手推开了侧门  木制的侧门上早已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推开时门栓呻吟着  艰难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  苏当先走进教堂  并示意帕瑟芬妮随后跟进

  教堂并不大  显然已经多年沒有使用  但现在经过了一番简单的打扫  显得整洁了许多  在教堂后部的祈祷室  正不断传出激烈而有节律的声音  有经验的人稍稍一听就会明白  那是两个人类正在进行着繁衍后代的剧烈运动  而且冲击力之强堪比巨象  频率更是密集得令人发指  祈祷室的门早已朽坏  只有一张布帘低垂着  从帘下隐约可以看到四截小腿  当然  沒有特殊紧急的事情  小镇中休息的战士是绝对不会进入这间小教堂的  就算他们悄悄潜入  也必然会被发觉  所以祈祷室中的人正放心大胆地战斗着  已经快要进入最紧张最要命的阶段  而且他们的能力都极为强大  相应身体素质也远远超出一般人类  可以停留在极限快乐上的时间更是长得不可思议  借助暗淡的光线可以看到  那两条光洁笔直的小腿已经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了  而强壮有力的两条腿正一下一下疯狂且用力地踩踏着地面  木制的地板不堪重负  正在呻吟着不断破裂

  然而  苏并不是一个很懂情趣的人  他就在这个最要命的时点上开口  说:“打扰了  ”

  苏的声音依旧悦耳动听  充满了吸引人的磁性  但是话一出口  整个小教堂内时间如同凝止  一时间万事万物都陷入了绝对的静寂  甚至四条交缠的腿也就此定格  男人的腿还维持在行将发力的位置  肌肉根根贲起  显然下一次撞击将是非常生猛粗暴  而女人的双腿上隐隐青筋浮现  血脉贲张已经到了极致  如果沒有苏的突然出声  或许极致的高潮会持续几分钟  十几分钟  甚至想多久就是多久  但是现在  就在高潮行将到來之时  被生生刹住

  小教堂内的时间凝停了整整一秒  然后祈祷室的墙壁轰然崩塌  足足数十个类法术共同构成能量洪流  扑天盖地向苏冲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